返回上一頁 第六百九十九章 天命已定 回到首頁

第六百九十九章 天命已定
無限道武者路第六百九十九章 天命已定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葉的第一式神掌無從發出!真不愧是女媧氏無上神功,秦始皇賴以一統天下的曠世絕學!這一個腦子不大清醒的狂人強絕如斯,其禍只怕大矣!”虬髯客身為觀戰者中實力最為接近兩人的高手,見狀心中驚嘆且憂,復而又心中一振:“不過朝陽這般一味壓制,不加疏卸,豈不給摩訶葉借機不斷積蓄掌力反攻的機會。看來他腦袋依舊不清醒,摩訶葉還有勝算!”

虬髯客與朝陽都是出身正一道,不過相比他將“正一純陽功”另辟蹊徑自創“虎嘯皇拳”而晉升當世絕頂高手之列,只是抱殘守缺的朝陽成就其實一直在宿敵摩訶葉之下。哪怕朝陽曾受天妖之靈蠱惑,修煉“天妖屠神法”,也仍敗在摩訶葉自斷六識,以如來破極修成“如來神掌”之下。此后,朝陽一度被山寨水貨版紂王——天魔楊廣的天魔四蝕弄成廢人白癡,但卻被道法天才兼中二青年袁天罡所救,還教他取得僅缺金晨曦、玄宇宙的八枚天晶,將七層渾天寶鑒修至爐火純青揮灑自如,與“正一純陽功”完美融合,功力再有飛躍,這才與虬髯客平分秋色,但仍無望勝過摩訶葉。

不久前,朝陽拜袁天罡為軍師,以“天可汗”之名召集東西突厥、高麗等外族兵馬于大漠誓師,合鐵騎百萬以謀中原,又乘諸多中原高手在“玄武門之變”中元氣大傷之際,將李世民綁來塞外,讓其師摩訶葉與準岳父虬髯客攜天晶前來贖人。而后他借血蒼穹天晶施計重創虬髯客,歷經一番周折取了金晨曦天晶,憑著以前的無比深厚積累才得以瞬息速成就“金晨曦”與“血蒼穹”兩層。虬髯客還只道如此囫圇吞棗速成,必定根基不穩,隱患巨大,多半外強中干,卻不料朝陽依舊強得大大超乎預計。

其實虬髯客沒有猜錯,朝陽僅僅速成“金晨曦”還罷了,居然又還不知足強行速成“血蒼穹”,那已是豁出命去搏一把的舉動,雖因冥冥中的“天命”加持得以勉強成功,但已徹底掏空了底子。照常理,他最多也就一鼓作氣接摩訶葉的兩招如來神掌,最終仍難逃敗壞“渾天寶鑒”的名聲去助長神掌威名。但王宗超看似隨手拍那么兩拍,卻無形中已將朝陽體內一切淤結紊亂理順,又打入自己的一道血蒼穹真氣為引,這才化腐朽為神奇。如今的朝陽的血蒼穹境界雖還未能隨意轉化天地元氣為自身生命力,但氣血真元已能如膠水染料般不斷裹脅同化天地元氣,隨著時間推移,駕馭的天地元氣越是龐大,漸漸已足以比擬“天驚地動”前三式的程度,而且能夠持久發揮,絕非一波流那么簡單。

此時此刻,摩訶葉身周的佛光已被壓縮到只能外放不足三丈,原本虛無的光華已濃烈到宛若水銀金液。驀地,摩訶葉手上印法改變,由“一心印”轉化“不動根本印”,頓時佛光徹底凝作實質,由至光至明、至浩至凈轉化為至大至剛、至厚至重,渾厚磅礴的光暈勢如一座須彌之山拔地而生,越來越是巍峨龐然,雖被渾厚無比的血蒼穹氣勁壓回,但彼此沖擊之際,血蒼穹氣罩也隨之不正常地鼓脹動蕩,顯然朝陽也開始感到吃力了。

一道光暈未消,另一道光暈已生,看到每一道光暈生成,所有旁觀者都直覺心頭被多壓了一座沉甸甸的大山一般。如果說先前的佛光自有一種光明敞亮,教人認清內心,不復晦暗混沌;此時卻讓眾人進一步清楚感受到自身每一個執念、每一道心障就如重重山岳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若不能移山破障,必然不得自在,難證真如!

一時在血蒼穹死死壓制之下,渾凝厚重的光暈重重交織,漸漸竟在摩訶葉身周形成重巒疊嶂,萬山層疊氣象。也襯得他魁梧的身軀屹地撐天,不動不搖,不減不退!血穹氣罩卻仿佛無時不刻都在承受千山萬岳沖擊一般,朝陽雙目盡赤,面目血管筋絡暴突,口鼻已開始有細微鮮血溢出,但卻依舊咬牙死撐。

下一瞬,摩訶葉手上印法再變,結天鼓雷音印,胸前向外一鼓,緊接著全身猛然一震,身周兩柄神掌法器也一并豪光大作,共振共鳴!

一聲說不清是沉悶還是洪亮的巨音沖破血穹氣罩的困鎖,向四面八方無遠弗近地擴散,已經完全不需要以耳朵去接受,而是直接可以憑皮膚、憑骨骼、憑天地大震、憑心靈的共鳴共震去感受到的振聾發聵天崩地裂萬雷齊鳴。空前宏大震徹的梵音佛韻,驚醒一切迷妄,喝破一切心障,辟易一切兇魔!一時間,只見血穹氣罩向外猛地鼓漲逾倍,緊接著開始不可挽回的崩潰瓦解……

“竟然是‘佛光初現’、‘佛動河山’、‘佛問珈藍’三式如來神掌齊發!好,這一對宿敵的氣運糾纏果然能夠出奇跡啊!”王宗超看得興致勃勃,朝陽的血蒼穹氣勁完全在他全盤掌控之下,這一戰其實也等同于他親身體驗摩訶葉的如來神掌一切細節。而更重要的一層是——他又試探出這個世界的某些“天命”作用機制。

照理說,在他強化之下,摩訶葉已不是朝陽對手,但兩人氣運命格卻存在微妙的相克,幾乎命中注定朝陽就是摩訶葉的手下敗將。在這個世界“天命”的強勢操縱下,比雄霸的“一遇風云便化龍”還要板上釘釘。朝陽若是“道高一尺”,摩訶葉就注定“佛高一丈”,此時在朝陽強勢壓迫之下,摩訶葉竟然也突破了自己極限,將三式如來神掌合一,一鼓作氣全盤打出!

就在此時,超乎所有人意外的一幕發生了,朝陽竟然不顧自身負荷,將殘破血穹強行變形兜住三式合一的如來神掌。一時乾坤挪移,日月易轍,巨大血穹、四靈血獸與紅月、赤日裹脅著如來神掌,轟轟烈烈摧枯拉朽連鎖殉爆地向以東西突厥、高麗一眾可汗、君主為首的四夷兵馬橫掃席卷而去。

天災武學用于屠戮普通兵馬究竟何等效果自是不言而喻,更何況此時此刻乃是朝陽醞釀積蓄到一個極限的血蒼穹,連同摩訶葉的三式如來神掌一并打出,威力之巨已幾乎不遜色驚天動地五式齊轟!而四夷兵馬中雖也高手眾多,卻都缺乏與兩人同等級數的高手,又是在袖手旁觀兩虎相爭,猝不及防的情況下突逢驟變!

“果然如此,我提升朝陽的功力的同時,他身上的殺劫氣運也隨之水漲船高,而這些四夷兵馬身上的血災之氣也相對越發濃郁,一切又是‘天命’注定!”王宗超早有所料的一旁看著,也不出手制止,畢竟這些外族兵馬都是存著坐山觀虎斗,乘機將中原高手一網打盡,再鐵騎踐踏,縱兵劫掠中原的心思而來的。出來混,遲早要還!加上“天命”也想他們死,那就真的死不足惜,死不足奇了。

一時間,壯觀浩大的死亡沖擊波徹底將數十里呈扇狀徹底鏟了個底朝天,殘破的人體馬匹、斷折的灌木、粉碎的土石就如斷線的風箏、狂風中的雜草般到處橫飛亂撞,真正死無全尸,血流浮櫓。由于大漠平原地形缺乏遮擋,殺傷力更是發揮到淋漓盡致。在一派血雨腥風中,朝陽不顧強行挪移如來神掌導致反噬重創,自顧仰天長笑,淚流滿面。摩訶葉似是已料到他用意,也不乘機發招攻擊,只是收起兩柄法器默然罷手。在場虬髯客等中原高手都被刻意避過未受波及,此時此刻一個個震驚、意外、不忍之余又長舒了一口氣,暗自慶幸中原眼看著因此又免了一場兵災浩劫。唯有袁天罡一人面色慘變,惱羞驚怒交集!

王宗超看在眼里,心中冷笑,他清楚這個世界由于“天命”的強勢,自然也出了不少不忿被其左右而逆天強行之人,但基本都是作為反派被打倒。而玄術絕高,能夠看清“天命”,預知未來的袁天罡也是意圖逆天改命之人。不過這個修道修到腦子壞掉的中二叛逆青年所干之事,竟然是將未來屬于李世民的“天可汗”名號安到朝陽頭上,借朝陽的武力外加一番前知的經營計算,召集塞外諸夷意圖顛覆立國不久的大唐,以徹底改變一個時代大勢來證明自己。至于神洲陸沉,中原淪陷,萬民涂炭究竟會死多少平民百姓,這家伙是壓根不放在心上的。

但這家伙雖能前知天下,卻連人心都計算不清楚。那些應召而來的四夷可汗、君主全是把他當冤大頭,存著有機會就殺光包括他在內的所有中原高手的心思。而朝陽卻也是將計就計,偽裝神智還未在天魔蝕魂之下恢復,尋覓一個將四夷君主、可汗全部集中在一舉全殲的時機,為中原一舉盡肅邊患,彌補自己曾入魔為孽,敗壞正一道名聲的過錯,這才有之前一系列舉動。

在王宗超看來,袁天罡這小子自是百死不足惜,但他的所作所為,的確也讓“天命”的軌跡在一定時間段上出現紊亂。雖說大唐鼎盛,鎮服諸夷的既定大勢依舊不變,但其間熵變混亂的意味,卻讓一切更易趨于崩毀。也就是說,為了拐回原有的軌跡,必須死更多的人,付出更為沉重的代價。

此時此刻,眼看著諸夷頭領已將被一鍋端。不料突然有一位年輕人身化疾電而至,六神法相盡出,佛光綻放,梵音如雷間,已將血蒼穹匯同如來神掌大而散漫的毀滅洪流擊潰了三成,恰好地位最高的幾名可汗、君主救下。

只見來者面容俊朗,雄姿英發,皇者仁君氣概照人,卻正是當代主角,眼下還未登基的秦王——李世民。在盡展不遜色朝陽、摩訶葉之下的絕強武功境界的同時,他只對朝陽洪聲宣告,擲地有聲:“有本王在此,絕不容你再濫殺無辜!”

朝陽自是不忿,當即不顧傷勢,直接懟上欲保四夷可汗、君主的李世民,激戰再起。

“果然,朝陽與李世民一動手,氣數就急劇衰落,身上的殺劫氣運全部轉嫁到李世民身上了,而且還要加倍壯大!也就是說,以朝陽的命格是不足以承受這股殺運的,但是李世民卻可以,所以成了‘天命’選中的‘接盤’。”

王宗超只是看了廝殺中的兩人一眼,隨即仰望天際,只見天空一道鋒芒畢露的赤紅星光綻放,但星光中卻醞釀著無窮的血腥與不詳。

“這顆星,就是李世民的帝星了……這星空不是正常的宇宙星空,而是對宇宙星空的一種微妙玄奇扭曲變化,以星相為引,操控、呼應對應人物的氣運,這種感覺,有當年‘九州結界’的意味。說起來,當年穹冥帝君似乎還因此非要死上一次以擺脫星相對他氣運的操縱。莫非這個世界的幕后大能就有兩儀清微玄天帝君在其中,甚至可能還存在他的金仙轉世化身?那么這個世界的嬴政下場丑陋,成為唯一享受反派待遇的前主角,似乎也理所當然了……”

王宗超對一切大道起源都了如指掌,雖不能像金仙一般隨意變通操縱所合大道,但對于諸般無相無形的大道變化運作的洞若觀火。他很清楚兩儀清微玄天帝君除了與仙秦嬴政爭奪帝江大道之外,還要合部分天吳大道,也就是說,他的大道除了宇空之外,還涉及天數、氣運方面,特征明顯,不難分辨出來。

故地重游,如今的王宗超已不再僅僅關注各種神級武學而已,而是要進一步弄清這個世界的運作機制,以及它背后的真相。

就在王宗超抬頭看天之際,傷勢發作,不復狀態的朝陽已在李世民“六神訣”之下越來越落于下風,顧不得追殺幾名撿回一命的可汗、君主,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含恨領殘兵撤走。其間,李世民甚至還有暇對他們誠懇致歉:“各位君長,過去我們中原人以天朝自居,視你們為蠻夷戎狄,此乃我們的不是……我登位后定會痛改國策陋規,可否先且退兵,以熄烽火!”

其實大漠各族騎兵聲勢浩大,許多都不在此地,朝陽之前所滅的也不過是集中在附近的數萬人而已,雖然是直屬于各族可汗、君主的最精銳的部分,但若這群頭領逃了,說不定還能卷土再來。

王宗超心知這個世界的李世民別說是什么城府深沉的皇者梟雄,甚至連一個合格的軍政領袖的算不上。不過在這個世界,只要天命眷顧加上武功夠強,當皇帝卻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如今這位壓根不知多少自家民間疾苦的天命之子被擄到塞外這段時間,倒是深入體驗到塞外的苦寒與牧民之苦,加上袁天罡的人有意蠱惑,反而開始同情這些外族。而且他又剛剛接受來自天竺的神掌六護法灌頂,開啟六識通,晉升當時絕頂高手,更是越發慈悲為懷,見不得殺戮了!

但此時此刻,天命殺運已轉嫁于他身上,老天正要他大殺特殺,屠城滅族無數以糾正被扭曲的天命大勢,豈容他繼續“佛系”下去,接下來必然要趕鴨上架,逼他黑化入魔了,而后,如果“天命”又需要他做回一代仁君,只怕不惜上演洗腦奪舍都要將他強行扭回來。

雖然心知這樣下去,被“天命”全盤操縱的李世民命運會是何等悲哀,王宗超仍忍不住通過氣機心神感應,借朝陽之口發聲喝問:“戎狄熾強,屢犯中土,這數十年間燒殺擄掠的人口何止百萬,多少中土百姓因此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如今諸夷又盡起大軍欲滅大唐,若不滅其君主,盡剿其軍,中土百姓之禍大矣!你貴為大唐皇子,不思殺賊報國,反阻我殺賊,莫非鬼迷了心竅不成?”

李世民卻理直氣壯,雄辯滔滔:“冤冤相報何時了,這般一味殺下去,只會加深諸國的仇恨!先賢有云: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大可求同存異,互通往來。何必區分彼此敵我,彼此仇視?”

“善哉、善哉!”

剛剛為李世民完成灌頂,為他開啟六識通的天竺六圣僧聞聲大慰,隨即各自飄然離去。王宗超放眼看去,只見他們明顯依佛門戒律,在“天命”洪流之下保持自身相對獨立超然,本就不理世事。若非摩訶葉、李世民師徒的極樂正宗乃是佛門死敵,又竊取了兩柄法器逃亡中土的婆羅門后裔,他們也不會受袁天罡之邀自天竺而來。不過李世民有“天命”欽定的“降魔尊者”的身份,自然不難反受他們認同,反而獲得極大好處。眼看著李世民即將當好一個“佛系”仁君,一切已有了圓滿交代,他們自然不會再介入中土與大漠各方恩怨,自顧放心離去。

“你的幾個極樂正宗師兄弟的頭顱都被他們挑在長矛上扔你面前,你都能忍下這口氣,看來你這個人實質薄涼得很!”朝陽的語氣當即轉為森然:“你若要替別人寬恕,不妨先想一想如果你最愛的女人被他們凌辱殺戮,你是否還會選擇寬恕?”

李世民受了言語刺激,俊臉一沉,手下加勁,化作千百掌影亂舞紛紛,驀地一腿迅若雷光踢中朝陽胸前,踢得他當場吐血。

“無論如何,我都要殺了袁天罡那一伙背祖賣國之輩!”朝陽心中狂怒,再次催動金晨曦、血蒼穹兩柄天晶,金紅交錯的氣柱直沖天際,化作漫天凌厲赤金血箭如暴雨四面攢射,打得遍地瘡痍,來了個無差別殺傷!

就算李世民此時占據上風,但以朝陽的武功境界,不顧一切在死前殺掉在場的大半人也是完全可以的。李世民一邊化作縱橫疾電四處遮攔血箭救人,一邊游刃有余地吐字出聲:“此人由我應對即可,諸位還請暫離此地。”

在場所有高手都已看出朝陽已是強弩之末,而李世民神完氣足大占上風,當即包括有傷在身的虬髯客在內都紛紛作鳥雀散。只有摩訶葉依舊留下為李世民掠陣,而虬髯客之女——天驕還不放心愛人李世民,借著摩訶葉在前庇護又繼續留下觀戰片刻,眼看著勝局已定才縱身離去。

發現借朝陽之口提醒之后,李世民身上殺劫之氣反而越發濃烈,而他的愛人天驕身上則已洋溢無可救藥的橫死氣息,王宗超自知此謂“劫數臨頭,本心自迷”,也不再做什么,轉眼間已在原地消失。

他自出場以來除了震懾過朝陽之外,并無任何驚人之舉,再加上氣機隱匿,所有人幾乎都不自覺地忽略了他的行蹤去向。

“各位請留步!”

而下一刻,王宗超已然出現在已遠在數十里外的神掌六圣僧面前,對他們含笑說道:“我已經和如來說好了,前來觀摩神掌奧妙,六位大師都懂得幾式如來神掌,還麻煩一并施展出來看看。”

(寫來寫去還沒脫離原劇情,姑且照一半字數收費吧,最近事多顧不過來,只能下一章盡量快點)

無限道武者路 https://prpcoin.com/info-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