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七百一十章 圣人出手 回到首頁

第七百一十章 圣人出手
仙榜第七百一十章 圣人出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佛手印轟然打出,如同神雷奔騰而過,轟到了數億里之外的地方。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東方的天幕之上,被金色的佛光給照亮,那簫聲徒然一變,音波化為了一只利爪和佛手印碰撞在一起。

“轟!”

佛手印和音爪同時碎裂!

那一個神秘的吹簫人依舊沒有顯化出蹤影,隱藏在一片懸浮在天幕之上的宮殿之中,僅僅只是一瞬間便又橫移了出去,消失無蹤。

沒過多久,簫聲又在西方的天幕響起,依舊在數億里之外。

這一次簫聲變得肅殺了起來,傳入瘋魔的耳中之后,讓瘋魔的雙目之中射出了猩紅的血華,宛如一尊戰魔,手持大鐘,當頭向著郭奕砸來。

此時瘋魔居高臨下,郭奕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只能硬著頭皮以血肉之身接古之禁器的一擊。

“金剛不壞,不動佛身。”

郭奕盤做在虛空之中,雙手合十,身上不停的冒著金光,無數佛紋在皮膚之上游走,如同一尊老僧在坐禪。

這是西荒的極樂佛宮的絕學,只有每一代的宮主才能修煉,乃是《佛經》第七卷上的無上防術。

“噔!”

巨鐘砸在了郭奕的頭頂,將無盡的佛光都給震散,將郭奕給震入了滔滔的血河之底,身體消失無蹤。

河面上很快便恢復了平靜,只有那億萬具血尸在水面上沉浮,還有無數的血氣在向上蒸騰,這些血尸乃是風霜古城的那些修士的身軀,有的都快被血河給煉成白骨。

但是郭奕卻再也沒有從河底爬起來,似乎已經成為了那些血尸中的一員。

難道郭奕竟然被那佛鐘給震死在了河底?

“郭奕不會就這般的死了?”有修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畢竟郭奕如今在北荒的名聲實在太大,被稱為年輕一代的第一人,戰力直追老一輩的王者。

“應該是死了,那佛鐘的威力不下一件帝兵,就算是圣人都不敢以血肉之軀硬接,郭奕應該是死的連渣都不剩了,就是不知《帝秘》是否也沉入了河底?”

“郭淫賊這禍害一死,不知有多少絕代的佳人會傷心,傳聞中這淫賊每至一處便禍害一方,很多驚采絕艷的女子都對他動了真情。世人都在傳,郭淫賊的修為或許不是天下最強,但是他的老婆卻是天下最強。”

“有個屁用,如今身死血河之底,天下再無這號人了。”

那些老一輩的修士都在議論紛紛,有的拍手稱快,有的惋惜不止,有的則是在擔心《帝秘》,想要偷偷的潛入血河之底,找到郭奕的尸身,將《帝秘》給奪走。

“嗷!”

瘋魔對著天空之上的皓月,長嘯一聲,那巨大的佛鐘頓時從他的手中飛了出去,懸浮在血河的上空,鐘口朝下,竟然瘋狂的吞噬起血河中的那些血氣起來。

無數的血尸沖飛而起,涌進了巨鐘之中,震蕩出無盡的血花。萬千的怨魂被吸食到了巨鐘的周圍,不停的哭喊,如同一只鬼森的陰軍。

巨鐘懸浮在皓月之下!

陰魂遮天蔽日,血泉在巨鐘之中涌動,血腥之氣,濃密的讓人窒息。

一股恐怖的氣息在慢慢的升起,這種感覺宛如末日即將來臨。

“這是怎么了?這一尊瘋魔將整個風霜古城的修士都給屠殺,難道就是為了今夜的不可告人的大秘?”一位老者臉上變得蒼白了起來,額頭上不自覺的滾落冷汗。

有一位博學多聞的老者驚呼了出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這是佛教的一種禁忌秘術‘佛心種魔’,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尊瘋魔是想要利用億萬修士的血和魂,修煉一種無上的功法,以這種功法突破半圣天境的天坎。這尊瘋魔如今便這般的恐怖,若是讓他突破到了半圣天境,恐怕就算是圣人都未必能夠制得了它。”

“沒錯是佛心種魔,以它如今的狀態,不可能有如此的理智,難道是那吹簫人在利用他,想要將它煉成一尊屠人的工具?若是如此,那么吹簫人的陰謀怕是不止于此,還有更加隱晦的不可告人之謎。”

玉美人白衣飄飄,青絲垂落,宛如一尊白玉仙女站在一堵斷裂的城墻之上,望著那波濤洶涌的血河,雙目迷離,帶著一層水霧,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她的一雙眼睛始終的望著那河面,心痛不已,喃喃道:“難道……難道……他真的命損在此?”

“命損個屁。本尊想他死,都想的發瘋了,但是這混蛋卻沒有一次真的死下了坎。”青牛趴在墻頭之上,臥在玉美人的腳跟下,一雙拳頭那么大的牛眼睛偷偷摸摸的盯著那月下的巨鐘,眼中帶著貪婪之色。

它對落神鐘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這條死牛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跑了回來,牛鼻子上的龍繩又脫繩了,只有那脖子上的鈴鐺還不停的發出哐當的聲音。

“這真的是佛心種魔?”青牛望著佛鐘,口中不斷的滴落口水,差點將玉美人的鞋子都給濕透。

玉美人微微的點了點頭,道:“佛心種魔,傳聞之中乃是《佛經》第六卷上的最神秘莫測的禁術,為第六卷佛經的核心要訣,至古以來,佛教之中出了無數的英杰,但是能夠修成這一門秘術之人卻只有那兩、三人,雖然得到了無上的力量,但是最終的結局卻是悲慘至極。”

玉美人博學多聞,下七荒世界的事很少有她不知道的,很多隱秘的傳聞,她都略知一二。

“這是為何?”青牛訝然!

修成了禁法,理當成為當世的霸主,為何反而落得悲慘的結局?

玉美人道:“佛心種魔,修煉出的魔種,其實乃是為別人所做的嫁衣,魔種大乘之日,便是剖心取種之時,修煉這秘法之人也僅僅只是一件修煉的工具而已。”

只要知道“佛心種魔”這種秘法的人,都已經知曉真正在背后運作這一切的肯定是那吹簫人無疑。

吹簫人這是要瘋魔為他修煉“魔種”。

“到底是何人在利用它?”玉美人雙眸帶著寒光,向著西方天幕之上,簫聲響起的方向望去。

“轟!” 一道劍光宛如閃電一般在西方的天幕之上閃過,將虛空都給斬開了一道裂縫。

這是葬天第十劍“劍道一心”,郭奕不知何時居然從血海之中偷偷的潛到了數億里之外的西方,一劍斬出,想要將那一位吹簫人給逼出來。

簫聲一停。

那一座懸浮在天幕之上的宮殿之中,伸出了一只纖細的玉手來,兩根手指輕輕的一捏,便是將威力無匹的葬天第十劍給捏碎。

這是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高貴的女人。

因為郭奕在她的手腕上看到了一道金蠶絲邊,這是只有北荒天朝的帝宮才有的東西。

這女人難道是帝宮中的人?

郭奕微微的一驚,連葬天第十劍都輕易的捏碎,這女人的修為也太可怕了一點吧!

“圣妖戰旗,禁封。”

郭奕知道只有徹底的鎮壓了這吹簫的女子,才是解決一切禍根的本源,所以祭出了圣器,要以圣器將她給禁封。

那一只完美的玉手又伸了出來,只是輕輕的一握就將圣妖戰旗上面的圣芒給捏碎,就連旗桿都落入了她的手中。

“這是什么力量,難道她是一尊圣人?”郭奕感覺到一股不可抗衡的感覺,就算是瘋魔那么的強大,也沒有讓他有這樣的感覺。

“就憑你半圣下境的修為,還用不出圣器的真正神威,讓我來教你如何用圣器。”那宮殿之中的女人首次說話,聲音美妙宛如天樂。

圣妖戰旗在她的手中,威力強大了千百倍,上面的圣光才剛一激蕩了出來,一道圣威就將郭奕的胸堂給轟出了一個人頭大小的血窟窿,身體都差點碎成了兩截。

快逃!

郭奕心頭此時只有這樣一個信念,這女人的修為肯定是一尊圣人無異,就算郭奕的修為再強上一千倍,一萬倍,也不是她的對手。

圣人的威嚴不可冒犯,不達圣人境,便絕對不是圣人的對手。

僅僅只是一個呼吸間的時間,郭奕的道身就被毀滅了十八次,就連道魂都開始破碎,似要被這一尊圣人給抹殺在此。

郭奕的修為在修仙界已經足以稱王,但是遇到了圣人,依舊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這女人是誰,怎會如此的變態?若是長此下去,郭淫賊今晚怕是真的要飲恨在此。”青牛被嚇得一個哆嗦。

玉美人望著那遙遠的宮殿,手指快速的掐動,突然一絲血光在手指中崩裂開,若非她乃是帝玉之身,說不準她的手指都已經斷裂。

雖然如此,但是她卻推算出了結果。,

她一臉震驚的望著那一座宮殿,不敢相信的道:“怎么回事她?”

“什么人?”青牛道。

“北荒大帝最寵愛的一個妃子,雅貴妃。也是十三皇子的親生母親。”玉美人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雅貴妃乃是十三皇子的母親,也是一個驚采絕艷的女子,北荒大帝閉關之后,整個北荒天朝便是她在主事。手中的權勢為北荒之最,一身修為更是達到了圣人境。

她已經很久沒有走出帝宮了。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請分享

仙榜 https://prpcoin.com/info-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