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六十六章 圣女也是用來騙的 回到首頁

第六十六章 圣女也是用來騙的
仙榜第六十六章 圣女也是用來騙的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鬼林客棧十分安靜,眾人的呼吸聲變得清晰可聞,所有人的目光都順著思思手指的方向看去,云悲刻眼神很是復雜,就好像在看一名前輩高人一般看著他。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郭奕將拳頭捏出了一大把汗水,突然一拍桌子,威風凜凜的站了起來,轉身看著這位美艷動人的白骨圣女,很是囂張的道:“本少爺就在這里,你能把我怎么著?”

郭奕心頭也是一陣膩歪,先別說自己和思思根本就沒什么,就算有什么,管你白骨山的圣女多大個事。而且郭奕堅信在場沒人認識他,所以他并不怕被人群毆。

“思思,給我回來,咱們之間的事,你告訴外人干嘛?又不長記性?”郭奕將思思訓斥了一頓,那樣子就好像在罵自己小老婆一樣。

在場的人自然都能看出郭奕只有靈者第七宮的修為,但是他卻敢訓斥一位尸皇,大家眼睛一睜一閉就明白其中的玄機,已經有人開始佩服他:“男人吃軟飯能夠吃到這個分上,絕對是吃軟飯的最高境界。”

一位全身骨頭都要老成渣的老者,嘴中牙齒都已經掉光,羨慕的道:“吃一位美女尸皇的軟飯,而且還絲毫不低聲下氣,甚至能隨意的教訓她,真可謂一代軟飯帝,想當年我怎么就沒這么好運……”

白骨圣女將郭奕看了又看,一雙美眸之中有些濕潤,但是很快便被眼中的兩團鬼火給蒸干,有些苦澀的道:“果然是你這個禍害,你已經害死了一個人還不夠?”

“圣女大人,我和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可不要血口噴人!”郭奕將思思拉到懷里,很屌的樣子道:“我頂多也就禍害了一下她,關你鳥事啊?”

“夠了,郭奕我沒想到有一天你會變得這么無恥下流。”白骨圣女身上殺氣外泄,九座靈宮同時沖出她的身體,每座宮殿之上都燃起熊熊的鬼火。但是細心的人就會發現,這九座靈宮并非是從她的仙門中飛出,而是從她的心臟位置。

天下難到還有人將靈宮煉制在心臟之中?又或者她心臟位置有什么逆天神寶?

白骨圣女的話,就像一道驚雷炸過,有人驚呼:“什么,他居然就是郭奕!”

整個鬼林客棧不再平靜,至少幾百件靈器同時飛出,在空氣中散發奪目的靈光,隨時準備向郭奕砸去。

“居然它就是郭奕那狗賊,大家一起殺了他,為仙子報仇。”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域無門你闖進來。”

“兄弟們,抄家伙,群毆他!”

……

此時所有人都神情激動,想要將郭奕碎尸萬段。

“你怎么會認識我?”郭奕根本不理那些叫囂的人,死死的盯著白骨圣女,心道華二樓說的果然沒錯,這女子果然認識我,但是我為何會對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郭奕曾經想過她是李小煙,但是當她九座靈宮沖出體外之時,他便否決了自己的想法。就算一個人天賦再如何高絕,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個月從武圣修煉到靈者第九宮,那她到底是誰呢?

白骨圣女聽到郭奕居然問自己是誰,頓時長笑,然后手中多出一朵青色鬼蓮,冷笑道:“你死了,我就告訴你。”

青色的鬼蓮急速飛出,從一朵化為九朵,每一朵鬼蓮就像一塊滅神石,可以將靈者第九宮的人都擊殺,九朵鬼蓮分為九個方向向郭奕飛去,勢要取他性命。

“都是你惹得禍,還不動手。”郭奕對思思道。

九朵鬼蓮之上龐大的毀滅之力讓郭奕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即使是鬼公子也絕對沒有這么強的實力,這個白骨圣女定然可以和《靈榜》之上的高手相抗衡,甚至將其擊敗。

思思一出手就讓郭奕大跌眼鏡,九朵鬼蓮幾乎都是被她一巴掌給拍碎,就好像打碎的不是九朵鬼蓮,而是九只蚊子。

“尸皇前輩已經被郭奕這狗賊蒙蔽,大家聯手制住尸皇前輩,讓我們圣女可以騰出手來親手擊殺郭奕。”

不知是誰說出了這一句,幾百件靈器全部向思思圍殺而去,一時居然將她給纏住。

白骨圣女眼神復雜的看了郭奕一眼,說出了一句讓他聽不懂的話,道:“你已經不是當初的他,他早就已經死了,所以你也沒必要活著。”

“媽的,你什么思維邏輯?他死沒死管我屁事?對了,他是誰啊?”郭奕覺得這個白骨圣女腦袋和思思有得一拼,一個大腦思維混亂,一個大腦還沒發育完全。

“我管你什么思維邏輯,反正你就必須死。”

白骨圣女眼中含淚,將九座靈宮化為一丈大小,每一座的重量都可以和一座大山相比,九座靈宮同時向郭奕鎮壓而去,想要將他活活壓成血泥。

九座靈宮之上的鬼火溫度奇高無比,隔著十丈之距,就將郭奕的皮膚烤的化開。要知道郭奕現在的身體強度堪比靈者第九宮的強者,而且他本身便是玩火的高手,但是依舊擋不住熊熊的鬼火,由此可見這白骨圣女絕對有秒殺第九宮靈者的實力。

郭奕的九個方向都被鬼火靈宮阻斷,完全沒有逃離的可能,他大罵道:“白骨山的狗屁圣女,你殺人總得給我個理由吧?我要是死了,化成鬼也不放過你。”

“理由太多了,數也數不過來。不僅你要死,那個還沒修煉圓滿的尸皇也必須死,今天我就要讓你們這對狗男女共赴黃泉路。”白骨圣女雖然氣勢凌人,句句都是狠話,但是她眼中的淚水卻長流不絕,有些嗚咽的柔聲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受太多的痛苦,也不會讓你留下靈魂的,我會給你一個痛快,讓你灰飛煙滅。”

“你也太狠了吧!”郭奕沒想到這女人居然這般心狠,連他的靈魂都要毀滅。

此時九座鬼火靈宮離郭奕已經不足三丈,雖然還沒有直接鎮壓在他的身上,但是已經讓他皮開肉綻,血珠直冒,郭奕此時就是連葬天劍都無法祭出,龐大的氣息壓得他全身上下都不能動上分毫。

眼看一代人杰郭二少就要灰飛煙滅,這時鬼林客棧外傳來一陣凄慘的哭聲:“圣女大人,手下留情,華二樓有重要之事稟報。”

白骨圣女本不打算收回九座靈宮,但是突然聽到這人自稱華二樓,頓時冷哼一聲將九宮收回,厲聲道:“滾進來吧!我們之間的恩怨也早該算一算了。”

郭奕本已經報了必死之心,用太極仙印引爆陰陽古井,和白骨圣女同歸于盡,但是聽到華二樓的哭聲,頓時心頭一喜,暗道,“這死胖子居然變成了及時雨,最好能帶一票高手來,今天非要給這位白骨圣女一點顏色看看。”

但是出乎郭奕意料的是,進來的沒有高手,只有華二樓一人。

只見華二樓頭上綁著一條白布,手中握著一大把紙錢,痛哭流涕,進來之后,便沖到白骨圣女的腳下,大哭:“圣女大人,我老大死的好慘,你可一定要為他報仇啊!”

華二樓的第一句話,就將郭奕和白骨圣女同時怔住。

白骨圣女瞥了郭奕一眼,冷哼一聲:“你老大不就站在這里嗎?難道你又認了別人做老大?”

華二樓點燃紙錢撒在地上,哭道:“他只是我老大的一個替身而已,他臉上帶有欺天面具,其實一切都是假象。而我真正的老大在三天前就死在了幾個惡人的聯手圍攻之下。”

“不可能。”白骨圣女一腳將華二樓給踢了出去,吼道:“若是他已經死了,尸體又在何處?”

白骨圣女這一腳并沒有用力,華二樓很快便爬了起來,對著外面道:“將棺材抬進來,鄭直先生也請進來吧!”

就在這時一只白玉棺材被四個大漢抬了進來,這個四個大漢皆是頭戴白巾,傷心哭啼。

在這四個大漢之后,跟進來一個中年文士,他看上去有四十歲左右,身穿著一身道袍,手握著一把靈劍,下巴上留著長長的青色胡須,眉心長著一顆黑色的小痣,整個人看上去一身正氣,就像一個坦蕩蕩的俠士。

華二樓繼續道:“我的話你不相信,鄭直先生的話你總該相信了吧?”

“你是說名聲響徹整個古玄域的鄭直先生?”白骨圣女看向那位中年文士。

鄭直先生,乃是古玄域修仙界正道第一人“風霜子”的大徒弟,被稱為整個大世界最正直的人,從小便發誓平生絕不說一句謊話。

有人說,這世上你可以不相信你的朋友,你的妻子,你的父母,但是絕對可以相信鄭直先生的話。

那中年文士淡淡的一笑:“沒錯,在下正是鄭直,至于什么名聲,都是修仙界朋友的抬愛罷了。”

林凡走了過來,喜道:“果然是鄭直先生,十年前先生拜訪白云洞天之時,我曾見過先生一面。”

白骨圣女一巴掌將林凡搧到一邊去,恭敬的問道:“先生真的在三日前就看見郭奕被人圍殺致死?”

“沒錯。”中年文士理了理下巴上的胡子,嘆道:“當時我本想出手將他救下,可是終究是晚了一步,圍殺他的那幾個人都是狠角色啊!”

“我不信,我不信……”雖然是鄭直先生親口說出,白骨圣女依舊不信,將那具白玉棺材推開,果然看見里面也躺著一個郭奕,而且這個郭奕全身上下傷口密布,身上的骨頭都快斷盡,除了臉部,身上幾乎就沒有一塊完好的血肉。

不僅白骨圣女驚的震在地上,連郭奕自己都看呆了,就在這時華二樓不停的向他使眼色,手指還比了一個“二”。

郭奕也是聰明人,眼睛頓時一亮,再看鄭直先生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像西門狼,那不用猜棺材中的“郭奕”肯定就是南宮羊。

“這兩個人才啊!這么厲害的肉身化形術,做淫賊真是太浪費他們的天賦,做騙子應該專業更對口一些。”

“既然雙圣出現在此,那么鬼公子那邊又是什么情況?難道……”郭奕的思緒瞬間便被一聲凄慘的叫聲打斷。

白骨圣女抱著棺材哭的死去活來,哪還有一副圣女的樣子,簡直就是一個新婚當天就死了丈夫的寡婦。

“到底是誰殺了他?”白骨圣女身上的殺氣在空氣中凝集成無數的刀劍,在整個天地間橫飛,不過瞬間就將整座九層高的鬼林客棧夷為平地。

“鄭直”摸了摸腦袋,一臉茫然的問道華二樓:“有哪些呢?”

華二樓也半天反應不過來,又問向郭奕,道:“到底有哪些呢?”

郭奕真是想將這幾個家伙暴打一頓,這個時候居然問他這個問題,幸好此時白骨圣女悲痛交加,才沒注意到幾人小聲的對話。

郭奕剛想將自己的那一幫仇人都說出來,這時白骨圣女已經恢復了正常,深吸一口氣,道:“讓先生見笑了,請先生將當日所見到的情景都完完整整的說給我聽吧。”

情況發展到了這一步,“鄭直先生”也只能硬著頭皮上,正直不阿的臉上好像已經陷入了回憶:“那是三日前的早晨,我正趕來酆都鬼城,突然聽到一陣天簌琴音,我被琴音吸引,于是便尋聲而去,走到一片古墓群外,才發現前面有人在激斗。只見南嶺年青一代的十大高手居然就有五個在,還有一個絕美的彈琴女子,他們一起圍殺郭公子。郭公子雖然勇猛過人,怎奈雙拳難敵四手,最終倒在血泊之中。”

“他們擊殺郭公子之后,還對著他的尸體辱罵,說他竟然敢脅持仙子,這就是代價,不僅要殺他,還要讓他名聲一片狼藉。”

白骨圣女聲音陰寒道:“所以他們就造謠說他的壞話。他們真是太狠毒了,柳嫣然,沒想到你居然還沒死,你殺了他之后還敗壞他的名聲,我一定要殺了你。”

郭奕此時恨不得將西門狼這家伙給宰了,編故事都編的這么爛,你說南嶺十大高手就算了,你說柳嫣然干嘛?

要是柳嫣然真的死了,郭奕反而不會擔心,但是她現在是真的沒死,要是真的讓白骨圣女和她遇上了還不又是一場龍虎斗。

這家伙肯定以為還不夠亂,媽的,真的會死人的!

白骨圣女自言自語的念道:“南嶺年輕一代十大高手,會是哪五個呢?尸公子、骨公子一直和我在一起,修羅蝙蝠、刀把子已經身死,林凡也不可能。那么只剩下鬼公子、琴癡、黑骷髏、墨子言,和排名第一的蕭長生。這五人必須死。”

就在這時天空之上黑壓壓的鬼軍之中,沖出一張巨大的鬼面臉譜,從天而降,它居然張嘴說話:“圣女,鬼公子發來信息,神靈墓場有驚天變故,他聲稱其中一具懸天神棺無故打開,射出了沖天鬼氣,神棺之中居然聽到絕世的琴聲,他懷疑柳嫣然并沒有死,正在神棺之中和一位神秘人激戰。”

“他當然知道柳嫣然沒死,不過今晚我就讓他們一起去死。”

白骨圣女冷冷的看了郭奕一眼,道:“最好將你的欺天面具摘了,下次要是看見你還帶著,我絕不饒你。”

她又看向華二樓,咬了咬嘴唇,嘆道:“將你老大的尸體照顧好,等我將他的六個仇人的首級都取來,和他合葬在一起。”

她說完之后,便駕馭一座青色的宮殿飛身而去,片刻之后,尸公子、骨公子也先后駕馭白骨鬼車帶著無盡的骨軍、尸王跟去,一起消失在天邊。

仙榜 https://prpcoin.com/info-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