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九十四章 魔女和夜女 回到首頁

第九十四章 魔女和夜女
仙榜第九十四章 魔女和夜女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位大嬸長的比郭魯還要粗壯,手上的汗毛比人頭發還要粗,一雙手臂上長滿了大塊的肌肉,充滿了爆發性的力量,特別是那一雙厚厚的嘴唇就如同兩條香腸,即使是郭奕看到之后都要噩夢三天,不過蕭長生卻絲毫不懼,臉上笑容不絕,就好像眼前站著一個貌美如花的少女一般。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郭奕心頭簡直將他佩服到極點,覺得這個便宜徒弟雖然腦袋有點問題,但是這股大俠的鎮定自若的確無人能比。

大嬸將肩上的千斤板斧哐當一聲放到地上,有些害羞的道:“公子長的真英俊,人家隨便你了!”

“謝謝大嬸成全。”蕭長生雙手抱拳對她深深一拜,臉上笑容不絕,然后轉過頭對郭奕大喊:“師父,咱們接下來怎么辦?”

郭奕發自內心的向他比了一個大拇指,道:“回來吧,徒弟,我知道你心里也忍得的難受!”

蕭長生聽到郭奕的話,頓時如獲大赦,腳上閃出一道靈光瞬間便橫飛了回來,那樣子宛如疾風奔行快如猛狼。

郭奕看到蕭長生居然有如此驚人的速度,頓時感嘆《靈榜》高手果然沒有一個省油的燈,這急速已經不下我小成的菩提三動了。

蕭長生心有余悸的長出一口氣,此時臉上汗珠還不斷的往下掉,將已經歪斜的衣冠整理了一下,又恢復了淡然從容之態,直道:“師父,這太高難度了,我們能不能先從簡單的入手?”

郭奕道:“那你覺得對誰下手簡單?”

“金屋藏嬌樓的小紅,前天我去的時候,她主動拉我手了。”蕭長生英俊不凡、波瀾不驚的臉上突然激動的道。

“那后來呢?”

蕭長生粉雕玉琢的臉上頓時一紅,道:“我被嚇的直接撞破屋頂飛走了。”

郭奕看神一樣看著他,有種想要將他捏死的沖動,逛妓院也有被嚇走的,而且還是《靈榜》之上的絕頂高手,要是傳出去絕對是爆炸性的新聞。

郭奕繼續問道:“那你又給她了多少靈果呢?”

“三百枚!”

“媽的,你個敗家子。”郭奕直接從地上撿起一根棍子就向他一陣棍棒,大罵道:“你給我三百枚靈果,我也愿意主動牽你手。”

“真的?”

“真你妹啊!蒼天啊!我怎么收了一個白癡徒弟!”郭奕現在是有些明白蕭老爺子的感受,誰遇到這樣的兒子都會感到既欣慰又擔憂,欣慰的是修煉天賦冠絕同代,擔憂的是蕭家可能將從此絕后。”

郭奕望了望天空之上的異象,依舊呈現“黑幕陣盤”的形態,似乎有越來越盛之勢,恐怕真的如青牛說的那般,至少都需要三天時間靈葩才會出世。

既然時間尚早,郭奕決定和蕭長生到金屋藏嬌樓走一趟,也想看看這位小紅姑娘到底是何等絕艷,居然敢收取三百枚靈果這樣的巨資,要知道普通的妓女見到一枚靈果都會被嚇暈過去,這位小紅姑娘恐怕不會那么簡單。

“金屋藏嬌樓離此有多遠?”郭奕問道。

蕭長生見郭奕問起,便知要陪他一起前去,頓時喜從天降,道:“不遠不遠只有一百多萬里地,就在青州藍洋府的一座古城中,此次有師父陪我前往定然能有所斬獲,小紅姑娘可是在我面前多次提到師父,說你有風流教法,乃是縱橫花場的第一圣手。”

“謠傳,絕對是謠傳,絕對夸大其詞了,這小紅姑娘太過分了,看我這次怎么去收拾她。”郭奕覺得情況比他想象中還要嚴峻,居然連妓女都這般“贊賞”他,恐怕自己的風流之名還真是傳遍了大街小巷。

看來這回采花雙圣是要玩真的了,如今離八月中秋還有三個月的時間,難道還真的要上花都圣城與之來一場巔峰對決以此定出采花圣手的歸屬?

聽到郭奕要陪他前去金屋藏嬌樓,蕭長生似乎分外的激動,哪有一副大俠的從容,直接拉著郭奕便破空向著藍洋府飛去,竟然連追云童齡都拋之腦后。

一百多萬里的路程對于二人的速度來說最多兩個時辰就到了,郭奕的菩提三動乃是佛門第一神速自然不用說,聲勢浩大,動如驚雷,身上電光雷鳴,就像雷神行軍一般。

而蕭長生居然完全不落在他的后面,他腳踩日月神光,頭頂一片靈光青天,身體化為一陣無形的白煙和郭奕并列而行。

一個動如驚雷,一個淡如靈風,兩尊年輕一代的絕頂人物正在天幕之上比拼腳力。

下方,一個個修仙者都震撼莫名,還以為有兩位前輩高人從自己頭頂飛過。

郭奕和蕭長生幾乎同時落入古城之中,難分先后,皆是快速散去身上的靈光,郭奕笑道:“你的身法很不凡,絕對是當時絕術。”

“此乃是我家傳的‘日月飛天舞’,我現在才算是修煉到小成而已,不過師父的菩提三動又是何以習得?難道師父曾在菩提寺出過家?”

蕭長生在前面帶路,兩人向著金屋藏嬌樓漫步進去,過往之處吸引了不少少女的目光,畢竟兩人都是風流倜儻、瀟灑俊逸,就像兩個富家子弟外出游玩一般。郭奕年齡比蕭長生要小一些,缺少一份成熟男人的俊朗,但是卻多了一份少年的靈性自然,這種感覺反而讓不少女子多了一份想要接近他,然后欺負他的感覺。

自從吸收了佛舍利的佛力之后,郭奕整個人顯得更加的接近天道,每跨出一步都暗合一種天道韻律。

“這乃是一位佛門大師傳授,他對我恩同再造,等有時間,我定然登上菩提山將他的一件遺物還回去,并為他誦念三日《往生經》。”

菩提三動,雖然是老乞丐傳授給郭奕,但是若沒有苦難大師的本命舍利相助,郭奕哪能這么快就能修煉到小成,恐怕還要十年的苦功。

苦難大師的念珠如今依舊掛在郭奕的脖子上,這乃是他唯一留存在這個世上的東西,郭奕必須要將它親自送到菩提山,放入往生大殿之中。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金屋藏嬌樓前,但是眼前的景象卻人兩人色變。

原本十丈高樓,金碧輝煌的金屋藏嬌樓此時已經化為了一地的廢墟,不少人都圍觀在此議論紛紛。

郭奕傻笑道:“我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沒有,我前天還來過,當時這里張燈結彩,鶯鶯燕燕好不熱鬧,光是花枝招展的清倌人就要上千名,怎么兩天就變成這樣了?”蕭長生眼中充滿了疑惑,覺得其中有很大的蹊蹺。

郭奕將一個年輕修士拉了過來,問道:“兄弟,可知金屋藏嬌樓為何會一夜變成現在這般模樣?”

“哥們也是來找小紅姑娘的?哎!你來晚了!”年輕修士長嘆道。

蕭長生比誰都激動,連忙道:“小哥,小紅姑娘她怎么了?”

年輕修士心有余悸的道:“昨晚小紅姑娘在金屋藏嬌樓擺花魁盛宴,我當時也慕名而來,本是歌舞升平、歡聲笑語,突然天外飛來一片漆黑的魔云,魔云之中伸出一只足有數百米大的魔爪,將金屋藏嬌樓抓為平地,就在這時小紅姑娘居然身體也化為一片紅云和魔云戰在一起。”

“當時真是讓人震撼莫名,誰也沒料到小紅姑娘修為居然那般的高絕,一紅一黑兩片云層在古城上方戰了上百回合,然后便飛出城去了,直到現在也不見他們返回。”

地上果然有一個數百米大,近十米深的爪印,爪印周圍的土壤都化為了深黑色,一股股魔氣久久不能散去,依舊一縷縷往外直冒。

郭奕伸手想要抓一把泥土起來,但卻發現地面被魔氣入侵的土壤居然都化為了堅石,于是運轉九變玄火訣,手上燃起一團火焰將魔氣燒盡,堅石頓時化開,再次變為原本的土壤。

郭奕將土壤抓到手中,閉目感應,想要將昨晚的那一幕在腦海中回放出來,但是他手掌中居然溢出鮮血,好像此地的玄機已經被打亂,根本不讓人去探究。

“好高的修為,比我還強。”

郭奕將泥土放下,站起身只見蕭長生手掌之上居然用空氣凝結出一面光鏡,也想逆轉玄機,將昨晚的場景回放,但是光鏡瞬間破裂,居然不能成像。

蕭長生收回術法,嘆道:“對方居然利用法器將玄機斬斷,看來至少都是《靈榜》高手所為。”

就在這時古城上空一朵魔云急速飄過,魔云之中居然還響起一聲聲低沉的鼓聲,鼓聲沉悶但卻連成一只熱血的曲調。

魔云呈現出規則的圓形,就好像一塊黑色的巨大蒲團在天上飛舞,遮蔽了半個古城,停頓了一刻便又離去。

郭奕和蕭長生對視了一眼,同時飛躍而起,向著魔云追去。

一時間雷聲滾滾氣勢如虹,響徹古城,另一邊蕭長生腳踩日月,頭頂青天,速度也展現到極致。

兩人速度在同代之中絕對是頂尖級別,但是前方的魔云也不知是如何祭煉而成,速度僅僅比他們慢一絲。魔云之上鼓聲越來越響亮,就好像千軍萬馬在行軍一般,看來對方已經發現了身后的兩人。

“云悲刻死后,想不到魔煞島居然又出現一位天資絕艷的人物。”郭奕已經看出這朵魔云和魔煞島的修煉功法同源,對方絕對是魔煞島的人。

“你們兩個最好別管我七大邪地之間的爭斗,不然將會死的很慘。”

魔云之中鼓聲停下,傳出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她的聲音陰寒如霜,僅僅說了一句話,就讓天空之上下起一陣黑色的寒雪,一朵朵黑雪就像無數把飛刃鋒利無比。

郭奕手掌之中打出一道玄火,化為一道赤色火墻,將黑雪融化。

“七大邪地嚇唬你誰啊?再不給我停下,就別怪本少爺對女人動粗。”郭奕道。

前方的黑云之中發出一聲冷哼:“狂妄之徒。”

急速飛行的魔云突然停下,在空氣中散開,然后又再次凝結成一方戰臺,戰臺之上放著十八面黑色的魔鼓,一個絕色少女坐在戰臺的最上方,一雙漆黑的美眸就像兩個黑洞可以吞噬世間萬物。

一手白皙如雪的玉手上血紋密布匯集成一幅奇異的魔圖,魔圖之上還印著十八面魔鼓的紋樣。

她坐在數十米高的巨大黑椅之上,宛如一代魔王,冷冷的看著郭奕二人,道:“你們倆為何要窮追不舍?”

蕭長生看到居然是一個女人頓時腿就軟了半截,郭奕一把將他給撐住,道:“考驗你的時候到了,告訴她我們為什么追她?”

“師父,我怕!”蕭長生哪有一副《靈榜》高手的樣子,簡直就像一個小男孩。

郭奕道:“女人而已,你怕什么?”

“看到長的太漂亮的女子,我心里就直哆嗦,要不我們給她道個歉,現在就回去?”蕭長生就要轉身飛逃,但是卻被郭奕給死死的拽了回來。

“媽的,感情這家伙是見了漂亮女人就怕,見了丑的反而從容自若。”郭奕長嘆道:“你叫我現在去給她道歉,然后灰溜溜的逃跑,這要是傳出去讓我臉往哪擱?”

魔女坐在魔云戰臺之上看著遠處兩個大男人居然唧唧歪歪了半天,頓時冷道:“本座沒時間陪你們瞎耗,既然你們沒有事,那就別再跟著我。”

“你個廢材!跟我學,我說一句,你就說一句。”郭奕一腳將蕭長生踢得老遠,然后對著魔女嬉皮笑臉的笑道:“姑娘長的真的美艷動人,不知芳齡幾何啊?”

郭奕向蕭長生連使眼色,叫他跟著自己說,但是這家伙居然搖了搖頭,從身上扯下一塊布條將自己的眼睛蒙上,然后對著魔女厲聲道:“你這魔頭,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搗毀民宅……不對,是搗毀妓院,快說小紅姑娘被你怎么了?”

魔女將郭奕看了看,又看了看蒙著雙眼的蕭長生,完全不明白這兩個“傻帽”到底在說些什么,一雙黑洞一般的雙眼,頓時升起怒意,道:“你們兩人到底是什么人,攔本座去路有何居心?難道你們也是夜影樓的人?”

“夜影樓?”郭奕念道,然后向蕭長生問道:“夜影樓是什么鬼地方?”

“也是七大邪地之一,乃是黑暗王城的主人,也是天下最大的妓院……”蕭長生突然不語,怒極道:“真是有辱斯文,你居然以為我們是那種地方的人,我們可是狹義之輩,有那么不堪嗎?”

魔女冷笑:“既然如此,我和夜女之間事,你們插手干嘛?”

“夜女,紅湘音!”蕭長生驚道。

仙榜 https://prpcoin.com/info-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