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零七章 他是天醫的傳人 回到首頁

第一百零七章 他是天醫的傳人
仙榜第一百零七章 他是天醫的傳人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河風清淡,月如鉤!

月色下,一道紅色的影子在鯤島之上一閃而過,速度快得就像一個紅色的幽靈。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紅湘音立在鯤島邊上,不遠處便是夕陽河水,她容顏圣潔如仙,對著夜空中冷道:“夜影子,還不現身?”

“拜見夜女殿下!”

虛空黑幕之上一個佝僂的老嫗從空氣中憑空出現,她全身都被黑衣包裹,然后拜倒在紅湘音的面前,尊敬的道:“夜女殿下為何還沒前往花都圣城?”

“我的事你也敢管?”紅湘音身上散發出一股冰冷的寒氣,直接在老嫗的身上結了一層寒霜。

老嫗身上黑色的光芒閃動,將身上的寒霜化去,依舊沒有站起身,恭敬的道:“奴才只是擔心樓主會責怪殿下,畢竟七大邪地的七位殿下決戰之地就在花都圣城,夜女殿下本該提前前去布置才對。”

“知道自己是奴才就好,我現在手中經營的這顆棋子比什么布置都管用,只要這顆棋子到了花都圣城,邪女、魔女、圣女定然會先斗起來,我們只需要坐觀漁利就行了。”紅湘音笑道。

“原來是這樣,夜女殿下果然運籌帷幄,這樣奴才就好向樓主交代了!”老嫗繼續道:“樓主要奴才告訴夜女殿下一件重要的消息,她老人家希望殿下多花心思在這件事的布置上!”

夜影樓主都關心的事,紅湘音自然顯得更加的慎重,問道:“什么消息?”

“天下第一陣法家族的第一高手,白太公,近日身中劇毒生命垂危,白家已經向整個古玄域的丹道大師求救,但是卻沒有一人知道白太公到底所中何毒,聽說他的性命已經不足兩個月,全靠數千年的修為硬抗,才沒有死去。”老嫗道。

古玄域有四大家主,天下第一財神家族,天下第一神兵家族,天下第一陣法家族,天下第一神秘家族。

這四大家族底蘊都大的嚇人,皆是傳承了數十萬年的大世家,家族師弟不下千萬,勢力甚至比一個靈國還要可怕。

白家,便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天下第一陣法家族,也是花都圣城的第一大勢力,比之中州靈國的國主還要強上幾分。

白太公,乃是白家的第一高手,也是當代白家家主的親身父親,這位活了六千多年的絕頂高手,如今卻身中未知劇毒,這對整個白家來說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白太公若是死了,白家便相當于少了一根頂梁柱,白家在修仙界的影響力也將下降到一個前所未有的低谷,這是白家家主絕不允許看到的,所以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將白太公醫好。

“居然有這等事,這可是會影響整個天下格局的大事,白太公若此時身死,中州靈國被白家壓制上萬年,定當要在這個時候對白家發起雷霆一擊,整個花都圣城都要發生巨大的動蕩。”紅湘音眼中充滿了智慧的光芒,笑道:“中州靈國一向和毒王殿交好,白太公若是身死,花都圣城便是中州皇室做大,最大的得利者將落到毒女的頭上,這對不久之后的七大邪地排名之爭非常的不利。”

老嫗也道:“樓主和殿下分析的一模一樣,她老人家也認為白太公現在還不能死,如今魔煞島,天邪峰,地幻宮……等邪地都前往天下各地尋找醫道圣者,希望可以救活白太公,從而和白家拉上關系,白家乃是花都圣城的第一大勢力,若是和他們拉上關系,這對不久之后的邪地排名之爭將有天大的優勢。”

“呵呵!只要我和那顆棋子到了花都圣城,白太公他就死不了。”紅湘音臉上笑容不絕。

老嫗對紅湘音的自信表示懷疑,道:“白太公所中之毒詭異無比,就連正道第一高手風霜子的造化靈丹都無法解毒,我看就算是天醫‘藥道子’也未必能解此毒。”

“那可未必,至少藥道子還練不出起死回生的神丹。”紅湘音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青牛的影子,似乎已經將它給算計了進去,她繼續道:“我有一件秘事,你回去告訴樓主,就說……”

趴在不遠處石頭下的青牛頓時身上一陣寒顫,低聲罵道:“這女人果然有鬼,本尊才不做她的棋子,不過到底是什么毒這么厲害呢?真是好像去見識一下。”

青牛不想被紅湘音利用,但是又管不住心頭的好奇心,心頭經過一番天牛交戰之后,它最終還是拿不定注意,決定聽郭奕的安排。

當青牛再次抬起牛頭向著島邊看去之時,哪還有紅湘音的影子,就連那個老嫗也消失不見了。

“壞了,誤了大事,紅湘音最后到底對老嫗說了什么?”青牛自責不已,牛頭撞地,直接將一方大石撞成了粉末。

話說另一頭,郭奕在侍女的帶領下,來到了鯤島中央最大的一座宮殿前,遠遠的便聞到一股醉人的酒香,還能依稀的聽到絲竹管弦的樂聲。

走近之后,郭奕被眼前這座宮殿的奢華驚了一跳,這是一座宮殿長三百米,寬一百三十米,宮墻由紫玉打造,柱子的直徑足有五米,乃是白光玄鐵煉制而出,宮殿之上的瓦片乃是蛟龍的鱗片,地面的地板也是一方方靈玉打磨。

宮殿外站在一長列絕色的少女,皆是身穿宮裝錦袍,這些女子比閣樓的侍女更加的美艷,乃是聚酒池負責倒酒的女婢,她們身上靈氣一絲絲的流動,說明她們都有靈者的修為,不是一般的普通人。

宮殿的紫晶匾額上寫著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聚酒池。

這絕對是郭奕見過最華麗的宮殿,無論是宮殿的構建材料,還是一個個美如天仙的侍婢,還有那股醉人的酒香,無一不是男人的最愛。

宮門外點著兩盞靈燈,靈燈的光暈之上還盤旋著一條蛟龍精魂,一股股清香的味道從靈燈中散發而出,讓人身體舒爽不已。

侍女替郭奕解釋道:“靈燈的燈油乃是精提的龍脂,龍脂燃燒發出的香味能增強人的身體強度。”

“還真是奢侈。”

郭奕笑著搖了搖頭,搖動手中的折扇走了上去,這時一個美艷的侍婢走了過來,微笑的問道:“不知公子可需要陪酒侍婢?”

“不用,已經有了。”郭奕拉著身后的侍女,就往宮殿中行去。

但是有人卻攔住了他的去路,這是一個留著青色山羊胡子的男子,他手提著一把黑色的大劍,身上穿著一層厚重的鎧甲,身上的修為居然達到了靈者第五宮。

他將郭奕全身上下看了看,不屑的冷聲道:“閑雜人等沒資格進入聚酒池。”

“哦!這不是鯤島上的自由場所嗎?只要是島上的客人都能進入飲酒?”郭奕笑道。

又一個身穿鎧甲的男子,站了出來,冷哼道:“今晚不同,今晚這里面足有三位皇子,四位公主,十六位府主世子,九位府主家的千金,更是有修仙大派的十幾位少年人杰,除了他們之外,更是有一位來頭大得嚇人的大人物在里面,這些可都是有大背景、大后臺的人,你去瞎湊什么熱鬧?”

郭奕沒想到這樣也會被人瞧不起,頓時哭笑不得。

“兄臺乃一介布衣,就最好不要進去礙了各位少年才俊們的眼,不然很可能沒命走出來。”鎧甲男子帶著威脅的語氣道。

“大膽,你們不過只是兩個看門的,你們知道我家官人是什么人嗎?”

紅湘音一襲紅紗,腳踩虛空漣漪,從遠處一步便橫渡到郭奕的身邊,將他的手臂挽住怒斥著兩個身穿鎧甲的男子。

郭奕笑道:“老婆,不是回房睡覺了嗎?怎么這么快就醒了?”

“你都沒陪我一起睡,我怎么睡得著,我可怕你出去鬼混,這不就被我逮了個正著。”紅湘音身上香風比酒香更醉人。

兩個鎧甲男子看到眼前這位比各位公主都要美上十倍的紅紗女子居然是郭奕的妻子,頓時都對他另眼相看,因為一個男人只要身邊有一個漂亮的女人,那么這個男人便絕對不會差到哪里去,不是自身實力超絕,便是有過硬的背景家世。

漂亮的女人有時也是男人炫耀的本錢,也是證明他們實力的最有力的隨身攜帶的證據。

兩人頓時態度恭敬的道:“不知兩位是哪個修仙大派的弟子?”

郭奕和紅湘音的確都是大派弟子,而且還是頂級修仙大派,一個是武盟,一個是夜影樓。他們只要說出任何一個,都足以將眼前的兩人嚇住,但是兩人現在的身份卻都見不得光,注定不能將自己本身的門派說出來。

郭奕笑著看了看紅湘音,想要看她如何繼續表演,只見她素手纖纖,靈光一閃手中便多出一枚青色的令牌,只見這令牌之上刻著一個剛勁有力的“藥”字。

“這是?”其中一位鎧甲男子接過令牌之后,疑惑的問道。

郭奕現在心頭也很疑惑,不知她葫蘆里到底買著什么藥?

紅湘音冷哼道:“將這枚令牌交到你們管事的人手上,他自然會親自出來迎接我們。”

那名鎧甲男子不置可否,最終還是捧著令牌走進了宮殿之中。

郭奕將嘴唇貼到她的耳根邊,低聲問道:“你到底搞什么鬼?”

“呵呵,你很快就知道了,反正有人會出來請我們進去就是了。”紅湘音低聲的笑道。

說話間,只聽到宮殿中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只聽到一個老者不斷的訓斥的聲音,很快便出現宮門口。

這是一個滿頭白發的老者,他身上穿著一身華麗的錦衣,將看門的兩個鎧甲男子訓斥了一番。他手捧著青色的令牌,將郭奕看了又看,恭敬的笑道:“兩位可是來自無名谷?”

郭奕:“……”

紅湘音笑道:“老人家果然不愧見多識廣。”

錦衣老者將青色令牌恭敬的交到郭奕的手上,和藹的笑道:“姑娘就別打趣老夫了,若是連天醫的藥令都不認識,那老夫也做不了靈級鯤島的負責人。不知兩位是天醫他老人家的什么人?”

錦衣老者有些期待的望著兩人。

郭奕:“……”

紅湘音繼續笑道:“我家相公乃是天醫的唯一傳人。”

錦衣老者頓時大喜,連忙跪倒在郭奕的面前,顫聲道:“居然是天醫前輩的高就,這下我們家老爺有救了。”

整個夕陽河上的鯤島生意都是天下第一陣法家族白家所有,錦衣老者所說的老爺自然指的便是白太公。

天醫藥道子,乃是整個古玄域第一醫道圣手,但是他卻從不走出無名谷,而且在一千年之前便發誓不再醫治任何一個人,所以他醫術雖然冠絕天下,卻沒有人能請動他。

天醫不出世,但是他的傳人卻現世,這不能不說乃是一件振奮人心的事情,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郭奕這個偽傳人,定然會成為修仙界各大勢力的座上貴賓。

天醫的傳人,就這個身份,已經可以讓他和一方的府主平起平坐了。

……

跪求收藏!強烈呼吁看《仙榜》的兄弟們收藏!還沒收藏的馬上收藏,沒注冊的兄弟們也麻煩注下冊,然后收藏!收藏上1000當天就加更三章, 哎!發書兩個月了收藏還沒破1000,丟人啊!

仙榜 https://prpcoin.com/info-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