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厚道的說書先生 回到首頁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厚道的說書先生
仙榜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厚道的說書先生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天橋上擺著一張藏青色的說書臺,那說書的老頭搭了一根板凳便坐在說書臺的旁邊,泡一杯潤喉茶,理了理半花白的髯須,嘴角微微上勾出一絲笑意。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啪!“

說書老頭將手中的驚堂扇一合,便講道:“大家可知道這一段為何會叫:風云匯聚花都圣城,誰死誰生還看郭奕楚歌?”

他聲音并不響亮,反而顯得有些沙啞,但是奇怪的是這沙啞的聲音卻能傳出數十里外,讓每一艘船坊上的人都能清晰的聽到。

“老先生這一段是不是要講花都圣城即將要發生的大事?”一個女聲響起。

河面上飄著一葉淡青色的小舟,小舟上還搭著船篷,船上煮著一壺香氣繚繞的好茶,剛才的女聲便是從這葉小舟之中傳出。

因為有船篷遮蔽,所以沒有人知道小舟之上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她的聲音卻美妙動人,宛如黃鸝鳴唱,清泉過石。

天橋之上的那說書先生向著小舟一瞥,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須,笑道:“不錯,老夫接下來要講的正是花都圣城即將要發生的大事!”

“師父,那小舟之上的女子有古怪。”蕭長生望向河中央孤獨的小舟,臉色凝重的道。

郭奕也將眼光望了過去,點了點頭,笑道:“的確很有古怪,我居然完全沒有發現它是何時游到這里來的,這只小舟就像憑空出現在河面上一般。”

“原來師父你也有這樣的感覺,我還以為是我剛才分神了。”

居然能瞞過兩名《靈榜》高手的靈識,足以說明這小舟之上的女子相當的不一般。

郭奕繼續道:“而且你發現沒有,那小舟并不是沁在水中,而是微微懸浮在水面上,你說她來此地到底有何目的?”

“我不知道,我只是來聽說書的。”蕭長生笑道。

郭奕搖了搖頭,心頭想道:“這說書先生也有問題,我剛想對付楚歌,他居然就提到了我們兩人,難道他能夠未卜先知?”

郭奕知道一些聰明到頂尖的人,可以推算天機,甚至未卜先知,蘇娥就是這樣的人,難道這說書的先生也是那種級別的人物?

河面上的一艘船坊上一名抱著靈劍的少年,問道:“為何先生會說誰生誰死還看郭奕楚歌?但是這場風云際會,最終的決定權都在他們二人的手中不成?”

“也沒錯。”說書先生道。

“這到底是一場怎樣的風云際會?”有人問到。

“這是一場血雨腥風的風云際會。”說書先生笑道。

郭奕覺得這老頭很不簡單,他很可能已經知道了一些什么,于是對他即將要講得這一段子很感興趣,他從儲物靈宮中摸出一枚靈果扔上天橋,叫道:“先生那就開講吧!”

郭奕有意要試探這說書先生的底細,于是將全身的靈力都轉化到了靈果之上,這枚靈果頓時如同流星般急速飛出,破風之聲宛如巨劍揮舞。

“咻!”

靈果之上的力量相當于郭奕的全力一擊,就算是《靈榜》高手都不能輕易接住,但是這說書先生卻衣袖一揮便將靈果收到了手中,連靈果之上的玄火都瞬間熄滅。

說書先生向郭奕笑了笑,然后微微的點了點頭。

“高手!”郭奕心頭狂叫。

說書先生開講了!

“話說一代人杰楚歌可謂驚才絕艷,九歲踏入靈者第九宮,十歲進入《靈榜》,十六歲成為《靈榜》第一高手,如今已經占據《靈榜》第一近百年,被稱為古玄域修仙界近五千年來最具傳奇色彩的絕世天才。”

“再談到郭奕,從小便是一代紈绔少爺,碌碌無為十六年,若非家門大劫,他這一輩子都將淹沒在茫茫的人海的浪潮之中,然后平凡一生。即使十六年后再奮發圖強也不過只是區區草芥而已,你們說他能和楚歌相比嗎?”說書先生將手中的驚堂扇一收,然后問道。

“郭淫賊哪能和楚歌大皇子相比,他給楚歌大皇子提鞋都不配。”一條船坊上一名年輕男子嘲笑道。

“那小子就活該被人滅門,別人不滅他,我也去滅,哈哈!”又有人長聲大笑。

“郭奕和楚歌,一個是天上彩云,一個地下臭蟲,完全就是兩種最極端的人。”

……

所有的船坊中的人都是你一言我一語,將楚歌夸上天,將郭奕說的是臭蟲都不如,笑聲傳遍整個河面。唯有那葉小舟中的女子沉默不語,并沒有發出嘲笑之聲。

“師父,這些人欺人太甚。”

郭奕一把將蕭長生給按住,笑道:“且聽他們說下去。”

“啪!”

說書先生將驚堂扇一拍,四周頓時安靜了下來,他繼續講道:“大家說的是一點都沒錯,這郭奕的確是根本無法和楚歌相比,但是大家不要忘記了他的另一個身份,采花大圣手!”

“郭奕自己雖然給楚歌提鞋都不配,但是他身邊的女人是一個比一個厲害,七大邪地的殿下就有五個著了他的道,可以說現在大半個修仙界的邪修勢力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郭奕也有些受不了這老頭張嘴胡說的本事,一拍桌面,大吼道:“老頭,你他媽到底會不會數數啊?哪鉆出來五個了,明明只有四個。”

“哦!”聽了郭奕的話,那葉小舟中頓時傳出一聲女子訝然的聲音。

“不,是一個也沒有,你個老家伙可千萬別亂說話。”郭奕憤憤然的道。

說書先生淡然的搖了搖頭,微笑道:“閣下怎么知道七位邪地殿下和郭淫賊沒有染呢?”

“我,我跟他有一面之緣,他告訴我的。”郭奕本想說自己就是郭奕,但是當看到眾人那不懷好意的眼光,頓時到嘴邊的話又收了回去。

他怕自己一旦說出自己就是郭奕,就會被這群人給群毆一頓。

“你被郭淫賊給騙了。”說書先生喝了一口茶后,繼續道:“我可以給你一一列數他和那五位邪地殿下的奸情,不,艷情!”

“這么厲害?”郭奕看那老頭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心頭頓時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那葉小舟之上又傳出女子的聲音,道:“還請先生給大家細細的講講那郭大淫賊,到底怎樣和哪五位邪地的殿下有什么樣的艷情?”

她語音之中字字如刀,就好像每一個字都能將郭奕給殺一次一般!

郭奕雙眼一瞇,望向小舟,心頭暗道,“難道又遇到熟人了?不會是她吧?”

“那我們就來盤點盤點!”說書先生笑道:“第一回合便是‘狗熊救美,郭淫賊智擒圣女’,那就不得不提到一年前的幽靈山脈的幽禁城外,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

說書先生說的相當的詳細,居然連郭奕和李小煙如何相識,如何在寂滅天的手上將她救下,一系列事跡都講了一遍,當然他并沒有講郭奕是如何的見義勇為,反而都歸為了這一切都是郭奕有組織有預謀的安排。

說書先生最后結語道:“郭淫賊真是將天下人的臉都丟光了,若是楚歌便肯定不會做出如此不堪的事。”

郭奕越聽臉色越變,這老頭居然講的一分不漏,就好像親眼看見過一般。

這第一回合講完之后,船坊之上頓時罵聲一片:“郭淫賊實在太可惡了,居然設計出這么不堪的詭計俘虜了清純的圣女芳心,真是讓我輩不齒。”

“無恥,混蛋,郭淫賊的所作所為簡直人神共憤,他那是沒有遇到我,不然非將他碎尸萬段。”

……

“第二回合乃是,‘身世凄涼,邪女盡是淫賊未婚妻’。”說書先生繼續道:“天邪峰貴為古玄域修仙界第一大勢力,邪女殿下更是天邪峰除了峰主之外最具權勢的人物,哎!可悲,可嘆,這樣一個集美貌與才華并重的女子,居然是郭淫賊的未婚妻,真是仙玉蒙塵,明珠暗投,一朵鮮花壓在了牛糞下面,若她是楚歌的未婚妻那絕對是天才地設、珠聯璧合的一對!”

“我勒個去!你這老棒子也太不厚道了吧!”郭奕很想跳到天橋上搧他兩個大嘴巴。

“第三回合便是‘無恥至極,魔女淫賊棺中茍合’,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發生的事了,當時的情況是在太過于復雜,一言兩語很難說清,老夫也就只知道魔女還為郭淫賊誕下了一女,名為,郭鳳鳳!”說書先生吐沫子橫飛,又將楚歌給拉了出來,長嘆一聲:“若是楚歌就肯定不會做出這等不堪之事,魔女就算在他面前脫光了衣服,他也不會絲毫的動心,不像郭淫賊那般行出不堪之事。”

“別拉我,老子要去將這亂說話的大嘴巴給砍了。”郭奕都已經跳到了桌子上,卻被蕭長生死死的拽住。

“師父冷靜一點,這里人多,你要是去砍他,別人都會認為你就是郭淫賊……郭奕,到時就麻煩了。”蕭長生抱著郭奕的大腿將他給拖了回來。

郭奕將桌上已經冰涼的茶狠狠的灌了一口,這才平靜了下來。

蕭長生思索了片刻,有些懷疑的向郭奕問道:“對了,師父你那日到底是怎樣從魔女的手中逃生的?”

“媽的,你也懷疑我當時真的對她做出了什么?”郭奕被那說書的弄出了很大的火氣。

蕭長生連聲否決,笑道:“我哪敢?再說當時的事才過去兩個月,要給我生小師妹也沒那么快啊?”

“我怎么覺得這老家伙是在故意挑撥我去找楚歌麻煩,每一段都要將楚歌給拉出來嗎,難道他知道我就在此地?他又是什么目的呢?”郭奕冷靜下來之后,頓時想到了這個可能。

……

偷情節,祝天下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親兄妹!哈哈!

仙榜 https://prpcoin.com/info-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