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四十五章 侍女 回到首頁

第一百四十五章 侍女
仙榜第一百四十五章 侍女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古玄域修仙門派成千上萬,修仙的洞天更是星羅棋布,但是真正上得了臺面的大勢力其實并不多,就如同三大修仙圣地,七大修仙邪地,還有四個傳承了上十萬年的古老修仙世家,九大靈國,除了這些首屈一指的修仙勢力之外,像武盟、龍淵御劍園,這些大勢力其實也可以和他們相抗衡。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每個大勢力都有它的利益劃分,自然也免不了要在其它的大勢力中安排細作,也就是所謂的臥底。

白家和龍淵御劍園、中州皇室,這三大勢力共同競爭花都圣城這塊香饃饃,三者之間定然是敵對狀態,白府之中不可能沒有其它兩方的臥底潛進來,郭奕便懷疑這位劉大嬸便是其中之一。

要知道西門狼和南宮羊可是淫賊中的老手,更是《靈榜》前二十的絕頂高手,一般人只會被他們得手,但是這位劉大嬸卻反將他們給辦了,這其中定然透露著蹊蹺。

“這兩個淫賊可千萬別被這位大嬸給宰了。”

郭奕穿著三等護衛的衣袍,在白天可以隨意的出入白府的外圍,他已經向人打聽了那兩個倒霉的三等家丁的住處,此時正火速的趕過去。

白府的下人雖然都只能居住在外圍,但是不得不說的是,白家對下人的待遇的確比中州皇室還要高。

每一名家丁或者護衛住的都是單間,白府上下護衛超過四萬,家丁更是不計其數,這些房屋一排并著一排,超過上萬間單獨的房屋,要在其中找一個人簡直就是大海撈針。

郭奕很快就迷了路,就在他想要找人問路之時,他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這是白府中的一座簡單的水塘畔,一條青石小道曲折迂回的繞向遠處,兩旁是一顆顆煙柳古樹,一群侍婢正從小道的另一頭嬉笑的走了過來。

白倩便在其中,她乃是白曦兒的侍女,也是這群侍婢中的女官。

郭奕頓時感覺到一愣,他想不通家丁所居住的地方怎么會突然冒出這么一群侍女,正在他想要回避之時,那群侍女已經發現了他。

要知道白府中的侍女,一個個可都是修為高深的修仙者,至少都有靈者第七宮的修為,郭奕雖然修為比她們高,但是卻也不能從她們眼皮子底下瞬間消失。

“你們看那個護衛居然闖到我們侍女居住的地方來了,我看他賊眉鼠目、鬼鬼祟祟,定然居心不良,姐妹們將這家伙給拿下,然后交給護衛營的統領處置。”一個相貌姣好的女子嬌喝一身。

郭奕頓時感覺身后一連串的衣裙飛舞的聲音傳來,僅僅一剎那他便被這些侍女給包圍了。

郭奕嘆了一聲,便停下了腳步。

這些侍女皆是身穿白衣紗裙,將郭奕團團的圍在中央,郭奕頓時便感覺到無數的香氣沖進鼻頭,就好像置身在花海中一般。

這些侍女手中皆是拿著她們的本命陣盤,數十道陣印連成一片,居然連接成一座巨大的困陣,將郭奕困在陣中。

郭奕正想向她們解釋,但是他忘了一個問題,一個口才再怎么好的男人,也抵不過一群沒有口才的女人。

還沒等郭奕開口,這群侍女便開始對郭奕進行連番轟炸,其中一個最年輕的侍女道:“這家伙看上去長的人模人樣,被我們包圍之后居然都沒露出驚恐之色,定然是一個有備而來的淫賊,恐怕修為已經達到了靈者第九宮,才敢這般有恃無恐。”

“哼,就算他達到了靈者第九宮,也絕對破不開我們聯手布下的困陣。”另一個扎在雙辮的侍女道。

一個靈者第八宮的侍女道:“聽說昨晚有淫賊闖進府中,居然想打劉嬸的注意,可惜讓那淫賊逃脫,卻讓兩名三大家丁遭了劫難,我猜那淫賊就是這家伙。”

“你看他長的一副小白臉的樣子,不是淫賊還能是什么,他居然連劉嬸都不放過,我們豈不更加的危險。”有一個膽小的侍女直接被嚇得后退了幾步,懼怕的看著郭奕。

郭奕真是有一種想哭的沖動,暗道怎么到了什么地方都會被人當做淫賊,就算改頭換面之后依舊逃不脫這樣的命運。

“姐妹們,我們聯手將他拿下,然后交給護衛統領處置。”一個侍女手中的陣盤耀耀發光,似乎已經想要對郭奕動手。

“可是咱們南府的護衛軍都逃跑殆盡,連護衛統領都逃走,我們到底將他交給哪位統領呢?”一個侍女怯生生的道。

“哼,我看就不用將他交給護衛統領了,等我們將他拿下之后,便先挖了他那雙賊眼,然后割了他的辦壞事的東西,絕了他的修仙之門,斷了他的修仙之路,接著挑斷雙手雙腳,關進小黑屋,活活的餓死他。”一個冷眼的侍女似乎恨透了郭奕,手中的陣盤之中連續的閃出一道道殺陣,想要就此將他給滅殺。

郭奕心頭暗罵了一句,老子又沒得罪你,你也太狠毒了吧?

郭奕不想再和她們繼續糾纏下去,打算使出全力,將她們聯手布下的困陣破開,然后立刻前去尋找雙圣。

九變玄火訣在他身體之中運轉起來,一道橙色的火勁瞬間流轉全身,皮膚之中火光一閃,一層橙色的玄火甲便覆蓋在了郭奕的皮膚上,他手中還提著一把三尺長的橙色的玄火劍。火甲和火劍剛凝結而成,周圍的空氣便熾熱了起來,連旁邊的煙柳古樹都瞬間的枯萎。

郭奕進入九變玄火訣第二層之后,玄火便變為了橙色,不僅破壞力大幅度的提升,而且還能夠將玄火凝結成實體,郭奕身上的玄火甲和玄火劍便是火焰凝結而成。

玄火凝結而成的甲和劍硬度堪比法器,而且比法器變化更多,但是玄火甲和玄火劍之中并沒有法陣,所以只能算是半法器級別。

郭奕身穿橙色的玄火甲,手提晶瑩玄火劍,一劍刺向困陣最中央的節點,這一劍攜帶了郭奕畢生的修為,在困陣之上撕出一道口子,他趁此機會咻然飛出,然后回身一劍將整個陣紋都斬得支離破碎。

“轟!”

一聲巨響回蕩而開,將遠處的白倩給驚動,她立刻化為一道白虹飛躍到假山之上,正好看到郭奕和一群侍女對持,她連忙急速飛落,躍到了雙方的中間。

白倩衣裙飄搖,宛如一只白色的天鵝從天而降,將這群侍女給擋住,有些驚喜,也有些羞澀的看向郭奕,當看到郭奕之時,心頭不知為何便如同喝了蜜糖一般美滋滋的。

她的美貌就算比之紅湘音也相差不多,站在侍女群中顯得鶴立雞群,好奇的對著郭奕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會出現在我們侍女居住的地方?”

“一點小誤會。”郭奕笑道。

“白倩姐,你認識這淫賊?”那個年齡最小的侍女瞪了郭奕一眼。

“他不是淫賊。”白倩有意替郭奕開脫,道:“他是來這里找我的。”

那群侍女恍然大悟,頓時將手中的陣盤都收了起來,一個個唧唧咋咋就像一群小麻雀一般圍著白倩問東問西,當然都離不開郭奕。

“白倩姐,這不過是一個三等護衛而已,除了長得帥一點,簡直一無是處,要知道當初南府的護衛統領追求你,都被你婉言拒絕了。”

“這有什么啊!只要白倩姐喜歡就好,你們沒看到有些人臉都紅了。”那個年輕最小的侍女調侃道。

“就你話最多,還不快去忙活,都圍在這干嘛?再不干活,幾位小姐又該罵人了。”白倩被這群侍女給說的面火耳赤,偷偷的瞥了郭奕一眼,便又迅速的將目光移開。

“哎呀!有些人閑我們打擾她的好事了,姐妹們我們還是快走,不然待會白倩姐可要嘮叨我們了。

這群侍女皆是妙齡美艷,很快就紛紛離去,走之前還不忘威脅郭奕幾句,說他要是敢欺負白倩,這群侍女便會將他關小黑屋,郭奕自然是一笑而置之。

當所有人都走了的時候,池塘畔就只剩下郭奕和白倩兩人,兩人皆是一身白衣,還真有些情侶的感覺。

“她們真是可愛,一點都不想侍婢,反而更像富家小姐集體游園。”郭奕見到白倩之后,不知為何心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此時只能這般含混的說了一句。

白倩見到郭奕之后,心頭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臉上嬌羞誘人,她羞澀的道:“你是來找小丫的吧,也不知她又跑到哪里玩去了,我這就去尋尋她。”

白倩一直不敢直視郭奕的眼睛,只感覺心跳不停的加快,于是便想要尋個理由暫時的躲避。

“我是來找你的。”郭奕道。

白倩心頭頓時狂喜,豐腴的胸口快速的起伏,宛如一個第一次偷偷約會的情人,正聽到情郎的真情告白。

白倩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歲,長的美麗而端莊,宛如一個鄰家的女孩子。郭奕遇到的女孩子幾乎修為都比他強,每一個都像一座大山一般壓在他的頭頂,讓他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唯有白倩最像郭奕心中的那個小女人,能夠讓他找回一些男人的自信。

如今白家已經成了是非之地,可謂朝不保夕,郭奕去和雙圣商量對付楚歌的大計之后,便也將迅速的離開,在走之前,他必須要做一些事。

“我是來向你辭行的。”郭奕道:“白家即將遭受一場滅頂大劫,我不想我妹妹死在這場大劫之中,我必須要帶她離開。謝謝你這段時日對她的照顧,也謝謝你哥哥這段時日對我的照顧。”

白倩嬌軀一震,猛然抬頭,如同一道晴天霹靂在頭頂響起,雖然她知道自己配不上郭奕,和他乃是兩個世界的人,但是當聽到郭奕要離開的消息之后,她心頭還是感傷至極。這就好像一個女子深深的暗戀著一個男子,而有一天這個男子卻告訴她,自己將要遠離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回來了,這種感覺就好像什么東西突然丟失了一般。

這是一種丟心的感覺,她此時聽到的不是郭奕離去的消息,是自己心沒了的消息。

“不,請你不要說謝,‘謝’這個字距離實在太遠了,讓我感到一股莫名的害怕,你走吧!走了就再也不要回來。”

白倩聲音嗚咽,神形憔悴,如喪考妣,一下就好像老的十歲,心頭只感覺被一塊石頭堵住,眼淚刷啦的便從眼睛中掉出。

她轉過身軀,背對著郭奕,然后一步步艱難的離去,她知道從她轉身的那一刻起,郭奕便再也不會出現在她眼前了。

這世上癡男怨女實在太多,有人開花結果,有人注定只是生命中的過客,唯一還留在心中的只有那一絲讓我們堅決不想忘記的模模糊糊的回憶,多年之后這股回憶依舊在我們的腦海之中,但是我們卻已經記不清他(她)的樣子了,只知道那一年我們似乎共同的笑過。

“我還差一名侍女,你可愿意隨我一起離開?”郭奕看著已經漸行漸遠的白倩,頓時大喊了一聲。

仙榜 https://prpcoin.com/info-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