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001章 蘇醒 回到首頁

第001章 蘇醒
農女醫香第001章 蘇醒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春日的清晨,陽光輕輕柔柔地照在農家院里,乍暖還寒。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襄玉覺得頭痛得厲害,眼前一片漆黑,想睜眼卻怎么也使不上力氣來。直到這陽光照在身上時,她才覺得有了些許暖意。

手指微微動了動,感覺冰涼,就像倒在泥地里一樣,再然后一聲咆哮沖入耳膜,還在暈迷中的襄玉,身體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下賤的死妮子!還不起來擔水!裝什么死?以為裝死就不用干活了嗎?”

這聲咆哮讓襄玉徹底醒了,身體的抖緣自這聲罵的主人,襄玉心中升起一股恐懼。隨之,意識蘇醒,慢慢地胸口有一團熱氣流轉,她緩過氣來了。

然而那讓她恐懼的謾罵又來了。

“死妮子,賤種!你要裝到什么時候,半個時辰不把菜地澆完,今兒甭想吃飯。只吃不干的陪錢貨!”

襄玉剛剛緩過來的那口氣差點被氣沒了,“死妮子?賠錢貨!這是在說誰呢,誰家的老太太這么沒口德呀?”

她小時候在農村的外婆家過的,村里就有一些老太太這么罵人。可是她怎么又聽到這種聲音了呢?還有她現在在哪里?

記得她為了得到師兄弟的羨慕還有師父的稱贊上山采藥來著,怎么會聽到闊別二十年的小時候經常的潑婦罵呢?

自父母出車禍去了后,她就搬到了對她關愛有加的師父那里住。師父是國內有名的中醫,為了中醫事業終生未嫁,對待襄玉就像自己的女兒一樣,只等這一最后一項課業完成后帶著襄玉去國外定居了。

可是……,襄玉似乎覺得哪里不對!

在那一聲高過一聲的謾罵中,沉重的眼皮終于睜開了。然后,頭腦“嗡”地一下有太多的東西進入,讓她又陷入了短暫的黑暗中。

原來,她在采藥的時候被師姐推下了懸崖!

師姐說,若不是襄玉的出現,師父就會收她為女兒,出國的也將會是會她。繼承師父一切的也是她,是襄玉打破了讓她做低伏小這么多年的苦心。

襄玉那時候很震驚,她將師姐當成了親姐姐,親人的背叛比身體的疼痛更難受。從那么高的懸崖落下只是一瞬間,她便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中。

再度醒來卻聽到了那近乎詛咒的謾罵,她難道還沒死嗎?

“死妮子我讓你裝!”

感覺到有人靠近,襄玉本能地縮了縮身子,可還是被打了。

她被人從地上揪了起來,也不知道用什么打的,身上火辣辣的疼。一睜眼,耳中聽到的聲音便熱鬧了起來。

“嘎嘎!”那是兩只老鵝的叫聲。

“唧唧!”這是剛生出沒多久小雞的聲音。

“哼哧!哼哧!”這是餓得拱門欄的豬。

“我讓你裝!賤妮子,你這是裝給誰看?”這是打她的老太婆。

襄玉本能地躲著,腳下一滑再度跌倒,頭上結結實實地挨了一下。

“啊——”

她大聲尖叫,這聲音高過了院子里所有的叫聲,包括那老太婆的謾罵。

這聲尖叫,讓她融合了這具身體原本不多的記憶,眼前的小腳女人,手里拿著的是條帚疙瘩,就是這玩意兒狠狠地敲在了她的頭上。

這個小腳女人穿著整齊,藍褂藍褲上面都繡著好看的花,只是那對三角眼怎么看怎么惡毒。這就是這具身體名義上的奶奶。

為什么說是名義上的?這具身材是個十三歲的小姑娘,名叫香玉,是老香家二房撿來的閨女。

在香玉的記憶里,她從沒吃過一餐飽飯,也沒睡過一頓安穩覺;動不動就被打,動手的除了這個老太婆外還有二房的兩口子,那是她的便宜爹娘。誰讓這個香玉做什么都是笨手笨腳的呢!

隨著襄玉的這聲尖叫,她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實。既然又活了,她就不能這么被人打死,眼下先保命再說!她活了,那么去的就是那個香玉,從今以后她要兩塊玉合在一起活。

突然覺得臉上一熱,伸手一摸頭上的血差點糊了眼睛,這是血。常年營養不良的她眼前又是一黑。

許是流血讓老太婆大李氏嚇住了,手中的條帚疙瘩沒再落下來。

這時,有兩個比香玉大不了多少的小姑娘跑了過來。一人扶起香玉,一人拉住大李氏。

年紀大的叫香芽,小的叫香草,雖然身子看上去比香玉壯實,可臉上還是有些菜色。

香芽道:“嬤嬤,別打了。再打香玉會死的,你看流了好多血。我二叔可指望著香玉給他兒子做媳婦呢,她死了二叔可就得花錢給二哥找媳婦呀。到時候,嬤嬤可得掏銀錢了。”

香草也忙不迭地點頭,“我姐說得對,嬤嬤別打了。香玉死了可沒人給這菜地澆水了。”

“哼!一個個的懶貨,還不去給我打豬草去!”大李氏將條帚疙瘩一扔,踱著小腳走了。

路上還不時吐了兩口痰,似乎打香玉臟了她的手。

襄玉感激地看了一眼兩個小姐妹,這是她大伯家的閨女。剛想說聲謝謝,可腦海中香玉的記憶告訴她,這兩個小姐妹之所以幫她是有原因的。

香芽跟香草負責家里的那兩頭大肥豬,每天都要外出找好多豬草,人又貪吃。平時那點飯總是吃不飽,就將注意打到了香玉身上。

香玉飯量小,兩姐妹總是很自覺地幫她吃了。等香玉外出撿柴的時候,會先幫她們挖一籃子野菜。誰讓那豬吃得越來越多了,她們挖得菜總是供不上吃。

香芽姐妹沒完成任務有父母護著自然不會被打,可挨餓是一定的。所以香玉就不能被打死。

香玉用濕了的袖口擦了一下臉上的血,頭皮疼得難受。可不敢就這么隨便扯塊破布包了,她袖口上還沾著泥呢。

“謝了。”最終兩塊玉合在一起的香玉還是沖著她們說了一聲謝,至少在這個家里她們是唯一幫她說話的人。

“啊?”香芽姐妹沒想到那像啞巴一樣的香玉會跟她們道謝,看著香玉有神的大眼睛似乎哪里不同了。

香草道:“那你快點澆好菜幫我們挖豬草去。”

“好!”香玉果斷地答應了。

香芽看著香玉找不到原因就放棄了,姐妹倆便背起大筐出了門。

香玉深吸一口氣,看了看這個熟悉又陌生的農家院。

院子很大,分為上房跟東西兩處廂房,院中間有一棵大棗樹,長得很好,密密的枝芽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那一大片菜地種在西廂房的邊上,目測有半畝地,這是老香家一家人的菜園子。種著各類剛冒出來不久的蔬菜秧子,還有一大畸小白菜,他們飯桌上的菜就是這東西。

低頭看了看摔在地上的水桶,香玉為什么而打可想而知了,如此大的兩只桶,這么小的身板能挑得起來嗎?

她彎腰收拾起水桶來,身上有一半全濕了,好在太陽出來后天氣就轉暖了,要不然可真會受不了。

正在這時,耳邊又傳來了一個嬌滴滴的聲音。

“娘,那作死的香玉你管她干嗎?菜澆不好,一家人都沒得吃,到時候大哥二哥回來看不打死她。他們的力氣可大了!”

香玉嘴角一抽,這是跟她同歲的小姑香雪說的話,這是想打死她嗎?她招誰惹誰了,仰頭長嘆,“老天,這日子怎么過?”

農女醫香 https://prpcoin.com/info-3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