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69章 倆小搗蛋 回到首頁

第469章 倆小搗蛋
農女醫香第469章 倆小搗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香玉呵呵地傻笑,這,這實在是驚喜。她沒想到自己很快就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

“天哪,像在夢里。”香玉不止一次這么想,有時候她會想,若是夢的話該怎么辦?

她會不會瘋了似的在現代尋找自己愛人,自己的孩子?

沒有答案,因為她到現在還不知道這是不是夢。

狠狠地掐了一下大腿,生疼生疼的!

但香玉臉上的笑更加深了,“這不是夢!”

“什么夢不夢的?”譚墨急呼呼地跑來,拉著她的手關切道:“小玉兒你咋了,哪里不舒坦?”

香玉拍拍小腹,嘟嘴道:“這里。”

“真的!”譚墨嚇得不行,急急地把手按在這里,要將自己的力量輸送給她。

香玉撥開,嗔怪道:“急啥?等二哥過來看看再說。”

譚墨還沒往那方面著想,一個勁地嘟囔:“小齊怎么還不來?我去看看!”

“不要!”香玉拉著他的手不讓他走。

齊震以最快的速度走來,納悶道:“什么不要?小妹,你怎么了,什么病是你不能看的。”

香玉笑道:“這‘病’還真是我不能看的。二哥,靠你了!”

齊震笑著搖頭,從她的笑容來看不是壞事,兩指一按,眉頭微皺。收回手來再皺,看向譚墨不知道說什么好。

這表情可把譚墨嚇壞了,抓起他的手問:“小齊,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說話呀?別嚇我!”

齊震嘆道:“你個憨貨,運氣太好了。”

“啥?”譚墨皺眉,他不懂。

齊震翻了個白眼,轉身就走,嘟囔道:“好運的家伙,你媳婦有喜了。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可惜呀可惜!”

當年自己的母親要是再積極一點就好了,或許現在笑成個傻子的人就是他了。

齊震不知道心里是個啥滋味,出了內院看到小譚旭正帶著一幫孩子玩。

他不容分說抱起譚旭就走,嚴厲地說:“今天的訓練加倍,都跟我來!”

“不要!”譚旭來回掙扎,極力反對。

“反對無效!”齊震哼道,“別忘了你們身上還帶著特殊使命,小旭兒再加一倍。”

“啊啊啊!”這些話譚旭都懂,他哇哇大叫著反抗,可惜沒用。

而還沉浸在喜悅中的譚墨和香玉卻還在四目以對地傻笑,兩個寶寶啊,人生圓滿了。

有了第一個娃的經驗,香玉對付孕期的各類癥狀游刃有余。

很快便到了陽春三月,許清雅和趙芷晴也要回京了,兩人抱著孩子久久不愿放手。

香玉的的肚子還未曾顯懷,行動倒也方便,將她們和孩子拉開,說道:“你們呀,再不走天要黑了,還不快走?要不還是別走了吧。”

兩個母親相互看了又看,嘆息一聲:“舍不得呀。”

香玉笑道:“這樣吧,每年我讓護衛們帶孩子回家過一回年,怎樣?”

“好,如此甚好!”

如此她們才戀戀不舍地走了。

譚鳴和秦宏兩個小家伙也想念母親,嗚嗚地哭了大半天才緩過勁來。

是晚飯的香味將他們徹底喚醒,再加上調皮的譚旭和最小的秦天不時調節氣氛,四個孩子又再次玩到了一起。

孩子們的母親一走,香玉便將他們聚到一個大房子里,同吃同住,玩具也是一起玩。

在這個春天,嶺南王陳南宣布歸順朝廷,嶺南成了大明朝的一個行省。而陳南也被朝廷冊封為異姓王,屬于有恩典卻無實權的那種。

陳南也不在乎這些,對于嶺南他沒多大的歸屬感,陳氏多年的腐敗統治已經讓那里的百姓痛不欲生了。這一回歸倒也沒人反對,有不少人還自發地歡迎起來。

人到了走投無路的時候,一丁點希望都是救命稻草。秦烈認真地聽取了陳南的建議,派出朝中最能干的官員治理。大明朝的版圖又大了不少,而秦烈這個皇帝的地位更加穩了。

春去秋來,收了莊稼天就又開始涼了。

譚香園里又不時響起了嘹亮的嬰兒哭聲,香玉終于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

抱著孩子之時,她還略有遺憾,“為啥不是個閨女呢,這樣不就能寫個好字了嗎?”

譚墨卻是嘿嘿地笑,“兒子也好。閨女咱還可以再生!”

香玉白她一眼,“想得美!”

她覺得兩個小子夠了,再生要是再是個兒子咋辦?但是轉念又一想,這事兒又不是她能說得算的,順其自然吧。

香玉次子取名為譚星。既然長子是太陽,那么次子怎么也得做個閃亮的星星不是?譚星之名就是這么來的。

小家伙和譚旭有點不同,除了餓了拉了啥的,她不哭不鬧可乖了。

譚旭每次上課回來總愛逗他,一逗這小子準會咯咯地笑。

每到這個時候香玉就總是嘆息:“唉,要是個閨女就好了。”

雖然她想要閨女的愿望暫時還沒實現,可是花傾城卻在臘月里順利產下一女。這也算是圓了香玉想要閨女的念頭了。

有了孩子的花傾城母愛爆棚,哪里還有半點母老虎的影子,天天背著孩子東奔西跑的,寵得不行。

轉眼間又是兩年過去,譚旭五歲,譚星也滿了兩周歲。弟弟天天跟在哥哥的屁股后面,形影不離的。

空間里到處都留下了小哥倆的腳印,從靈泉邊還有最遠處的小山上,他們的小腳丫丈量過這里的每一寸土地。

“娘親,娘親!”

這天,兩個小子又在空間中瘋玩,不時叫上兩聲,想把香玉也刻引來跟他們一起玩。

香玉和譚墨此時正在空間里辛苦的作著農夫,地里還有一批上好的藥材沒收呢。

空間里的空間隨著香玉實力的增長又大了不少,至少又出現了一座山。山腳下的溫度偏熱,而山頂上卻還飄著雪,融化的雪水流入靈泉中,這靈泉的功效比以往更妙了。

山腳下香玉種了些熱帶水果和藥材,而山頂則種上了喜寒的藥物。如今的空間完全可以說是自成一片天地。

香玉抬頭沖著孩子們說:“是不是又想拉我去玩呀,這次我可不上當了!”

可見小哥倆并非第一次這樣哄香玉了。

眼看著以往的法子沒用了,譚旭看著小弟,大眼睛一瞇,“星星,你說咋辦?”

譚星也有三歲了,雖說比較乖巧那也是相對而言。這小子別看話不多,一肚子的心眼。

“哥,要不咱們自個兒把蛋敲破吧?你瞧這蛋熱得要命,里面的黃肯定熟了,咱倆正好吃了,省得烤焦了就不能吃了。”譚星一本正經地說,“娘親說了,燒焦的東西不能吃!”

譚旭皺著小眉頭,學著譚墨的樣子摸著下巴道:“可是,這蛋上的花紋娘親很喜歡啊,要是咱們弄破了怎么辦?”

“是啊,男子漢不能讓娘親傷心。”譚星也皺著眉頭,嫩聲嫩氣地說。

過了好一會兒,兩人同時抬頭,嘿嘿笑道:“用針!”

“哈哈哈!”小哥倆想到一塊去了。

香玉不知道他們在笑什么,便隨口說道:“你們不許調皮,地里的藥可別給我拔了。”

“娘親放心,我們都長大了。”譚旭笑道。

譚星也道:“長大了。”

兩個小家伙回答完畢,轉身就往小竹樓跑去,翻箱倒柜地找出了香玉納鞋底用的錐子。

哥倆一個人拿一個錐子重新來到山腳下,那兩枚蛋在空間里的光源下好像有些發光。

譚旭對準紅紋路的蛋,譚星對準藍紋路的蛋,同時用力戳下去。

這蛋殼真的很硬,哥倆不懂事的時候經常拿它們當球踢,從來沒破過。所以這一戳用上了他們全部的力氣。

“噗!”這一戳之下竟然將殼戳破了。

倆兄弟反而嚇了一大跳,互看一眼均感覺好像闖了大禍,想扔掉錐子就跑。

可惜從那破了的蛋殼中卻擁出了一紅一青兩道光芒,這兩道光芳直接將他們包圍,也讓周邊環境瞬間有了大不同。

紅色光芒炙熱無比,周邊的草木瞬間化為烏有;而青色的光芒卻寒氣逼人,抵消了紅光所發出的炙熱,同樣讓邊上的草木冰成了冰塊。

“啊!”兩個孩子大叫起來。

“怎么了?”

譚墨和香玉第一時間感到了不對,身為空間主人的香玉瞬間拉著譚墨來到孩子們的身邊。

然而那一熱一冷的異象卻已經消失了,要不是地上又是焦土又是冰塊的話他們還以為這倆小子又搞惡作劇了呢。

弄得譚旭光著屁股,身上連根布條都沒有;更是弄得譚星的身裳成了冰片,在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

“怎么回事?”譚墨冷聲道。

香玉心疼不已,看著孩子們她想象不出來他們到底經歷了什么?剛才那兩股力量真是讓人心驚呀。

“娘親!”最先撲向香玉的是譚星,他必竟還小,凍得牙齒咯咯叫地撲到香玉的懷里,“冷,冷!”

香玉扒下他的衣服就抱在懷里就去了靈泉池,旭沒得選擇,直接撲向了譚墨,“爹爹,熱!”

譚墨也把這小子扔到靈泉池里,這小子才不叫熱了。

事實證明靈泉之所以叫靈泉,足以顯示出它的神奇來。不管是冷還是熱,充沛的能量讓哥倆再也不冷也不熱了。

“娘親你看!”譚星伸出小胳膊讓香玉看。

香玉一看,右小臂上竟然有個青色小鳥的刺青標志,“這是什么?”

與此同時譚旭也叫了起來,“娘親,娘親,旭兒也有!”

他的小鳥圖案在左小臂上,是紅色的。

農女醫香 https://prpcoin.com/info-3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