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70章 十年 回到首頁

第470章 十年
農女醫香第470章 十年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是什么?”香玉拉過他們的手臂搓了又搓,嘟囔道:“這是小雞仔嗎?長得可真難看。”

譚旭和譚星互看一眼,他們幼小的心靈覺得不難看,幾乎是異口同聲道:“不是,不是小雞仔,是好看的大鳥!”

具體是什么鳥他們不知道,以他們現在的知識還真不知道那叫什么。只是心里好像有聲音一定讓他們反駁自己的娘親,這不是小雞仔,是很厲害很厲害的鳥。

香玉嗤笑道:“別瞎說,根本就是一只毛還都沒長齊小雞仔,還大鳥呢!怎么畫上去的,咋洗不掉。”

眼看著孩子們的小嫩胳膊上的皮都被她搓紅了,這東西還是洗不掉。

譚旭一看這樣不行啊,便說道:“娘親別搓了,別搓了。疼!這是胎記哦,是胎記,和娘親手腕上的胎記一樣的。”

“是啊,是啊。”譚星也附和道,也把胳膊收回來,

香玉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又說瞎話。你們兩個身上沒有任何胎記,我能做證!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兩個娃兒再次互看一下,均低頭閉嘴,他們不知道怎么說。爹爹的巴掌打在屁股上很疼的呢,也不想說!

此時,譚墨抱著兩個大蛋殼走過來,“你們把這倆蛋弄破了才變成這樣的吧?”

“真的?”香玉的心突然揪了起來,要說空間里有什么是香玉不可預測的,那么就屬這兩個來歷不明的蛋了。

譚星推了推哥哥,小聲道:“你來說。”

譚旭搖頭,“不說,你小你來說。爹爹不打小孩子!”

“才怪呢。”譚星也怕爹爹的巴掌,那么大,打起他的屁股來可疼了。

譚墨抿著嘴,將手中的蛋殼一扔,吼道:“上來!”

而他則卷了卷袖子,騰出手來準備開打。

小哥倆可憐兮兮地看著香玉,“娘親!”

可是沒用,香玉現在也想揍他們一頓呢,攤攤手道:“不說的話我也要揍人的!”

“嗚嗚!”兩個娃可有心眼了,知道求情沒用,便小聲地哭了起來。不過卻是那種干打雷不下雨的哭。

這種光打雷不雨的事兒他們不是第一次干了,輕車熟路。

香玉沖著譚墨嘆道:“交給你了,這次我是站在你這邊的。”

譚墨咧嘴一笑,一個蜻蜓點水這哥倆就被光著屁股從水里被拎到了岸上。

“啪,啪!”兩巴掌下去打得他們哇哇叫。

“說不說?小小年紀竟然學會撒謊了,誰教你們的?”

譚墨再次打了他們兩巴掌。白嫩的小屁股上面已經是紅紅一片。

香玉閉上眼睛不忍心看,打在兒身痛在娘心呀,可是不打是不行的。當著父母的面都會撒謊,那還了得!

“說不說!”又是兩巴掌打下去。

“嗚嗚,娘親!”兩個小娃是真的哭了,淚眼汪汪的,可憐兮兮的。

可是香玉還是扭過頭不看,這次就得給他們一個教訓,省得日后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

“說不說!”

“哇,說,我說。爹爹別打了。”譚星第一個求饒,“疼,疼!”

譚墨這才放過他,然而對于譚旭卻沒有停手,又是啪啪兩巴掌。

香玉上前抱過譚星一個勁地埋怨,“你呀,早點說不就行了?”

“娘親!”小家伙用腦袋在她懷里拱了拱,撒嬌道:“疼,爹爹壞!”

“誰讓你撒謊的?”

看到弟弟已經撲到娘親的懷里了,譚旭也忍不住了,大叫道:“我說,我說,爹爹別打了。”

譚墨這才住手,“講!”

譚旭撒腿就跑,他也想撲到娘親的懷里呢。

可惜譚墨的手卻更快,一把將他拽住,“說了再去!”

他不反對孩子和香玉親近,但那得有原則,這小子不小了呢。

就這樣兩個孩子一邊哭著一邊說了蛋殼碎了的全部過程。

香玉揪著譚星的耳朵道:“原來是你這個小調皮出的餿主意,這里的蛋還不夠你吃的嗎?”

“娘親,疼,星星錯了。”

“以后還做這樣危險的事不?”

“不敢了!”譚星耷拉著腦袋保證道。

譚旭也終于能靠在香玉的懷里撒嬌了,“娘親,旭兒也不敢了。”

香玉摸摸兩個兒子的頭道:“那就好,讓我看看這東西。”

雖然孩子們沒覺得身體有異樣,但作為母親要是不管不問那就太失敗了。

她輸入一點靈力進入小胎記,暫且叫這個胎記,雖然小家伙們生下來就沒任何胎記。

但是還沒進入多久便被一股冰冷的寒意擊退,就像有一只在寒冰中沉睡了不知多少年的怪物一樣,一下子就把香玉的靈力吞了。

“嘶,這么厲害!”香玉果斷放棄那點靈力,但有一點她卻看清了,那寒意是一只青色的非常漂亮的大鳥。

譚星拿小手給香玉擦去汗水,軟糯地問:“娘親,你怎么了?我剛才罵青青了。”

“青青是誰?”香玉皺眉問。

與此同時,探查譚旭的“胎記”的譚墨的靈力也被吞了,嘟囔道:“是火?”

兩人互看一眼不知道說什么好,孩子們好像遇到了很不得了的事情。

譚旭也說:“爹爹,我剛才也罵火火了,它下次不會這樣了。”

“火火?”譚墨和香玉不知道說什么好。

譚星指著自己的胳膊上的小鳥標志解釋道:“它就是青青,它會跟我說話。”

譚旭也道:“我的叫火火,也會跟我說話。”

“好吧,你們牛!”香玉對此真的沒什么可說的,不過這不是壞事。

兩人再次檢查了一下孩子們的身體發現完全沒有不妥,在力量上甚至還強了不止一籌。

為此他們還特意查了小竹樓里的書,才發現那到底是什么鳥。這一確信還真的是不得了。

譚旭得到的是朱雀,而譚星得到的是青鸞,都是傳說中的神鳥。不過,這兩個鳥還都處于剛剛出生的狀態,成長到真正的神鳥還不知道猴年馬月呢。

不過,就算是幼年的神鳥,在這樣一個大明朝也足以保孩子們一世平安了。

通過這次對小樓里的藏書的大清查,還讓香玉發現了幾樣小寶貝,除了儲物袋外,還有兩個黑乎乎的盒子。

這是可以裝入儲物袋的,香玉用精神力探查過后才發現這里面也是一小片土地,大概一畝左右,其內有一眼水井。還有一些干枯的靈草。

香玉如獲重寶,以后他們不在了孩子們的也能吃到富含靈氣的食物了。

她的空間已經和自己融為一體,根本無法取出。自從有了孩子后,她和譚墨便很努力地種糧食,為的就是在他們離開這個世界之前給孩子們留下足夠的吃食。

“這下可好了!”香玉拿著兩個黑盒子去找譚墨商量以后的打算。

而譚墨卻給孩子們找到了新的修煉功法,一份火屬性的,一份是寒屬性的,相信很合那倆小子的屬性。

確定了前路后,香玉和譚墨便像小蜜蜂一樣辛苦地種起田來。

時光如梭,超過五歲的孩子均回到了自已的家中,但是依然還有其他小孩子送來。所以,譚香園里還那么熱鬧。

直到七年后,香玉和譚墨的親戚朋友們的孩子也都漸漸長大了,譚香園里的孩子也是如此。

孩子們大了,園子里的吵鬧反而少了許多。

年近三旬的香玉還跟十七八的姑娘似的,身段玲瓏,臉上沒有半條皺紋,歲月好像特別偏愛她。

這天,香玉正在和已為人母的秋綠小紅她們在園子里的小菜地里種小青菜。

突然一只雪白的信鴿落在她的肩上。

這信鴿已是經空間培養的第N代信鴿了,更加靈活,也更加通人氣。

“有信?”香玉取下信來,吩咐道:“秋綠,小紅,我先回屋,這里的菜就靠你們了。”

“知道了。天熱,長公主您快回吧。”

每到夏天,譚香園里便格外熱鬧。

從這里走出去的孩子每年都會在這個時候來住上一兩個月,算是避暑吧,也是來考核一年以來他們的成長。

孩子們都長大了,這些天一大早他們就跟著譚墨進了南山。在他們的眼里,南山處處是寶,在來之前已經跟家里人說好要帶啥啥禮物了,產地就是南山。

進了書房,香玉打開信,只看一眼她的眉頭便緊緊皺了起來,“呼,十年了,該來的總算是來了。”

這信來自這十年來她和譚墨齊震建立起來的情報網。他們的情報網經過十年的發展早已遍布了整個大明朝,連邊境小鎮都沒放過。

而這封信就是來自某處邊境小鎮,信上說鎮上的一家大戶人家在一夜之間走了個凈光。從留下來的蛛絲馬跡看,有些像宣王余孽。

自從孩子們的本領漸長,香玉就盼著這一天呢。宣王妃他們一天不除,香玉的心就不安穩。

“來人!”香玉一聲令下,書房里便出現了兩位著黑衣的暗衛,吩咐道:“去通知各個情報點,將他們的情報在這兩天內都送上來。去把傾城叫來!”

現在的花傾城是情報網的負責人,想要什么樣的情報跟她說就是了。

傍晚時分,孩子們都回來了,跑在最前面的是依舊愛玩的譚星,他也是這群孩子中最小的一個。

“娘親,娘親,你看這是什么?”

農女醫香 https://prpcoin.com/info-3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