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71章 小輩們的對決 回到首頁

第471章 小輩們的對決
農女醫香第471章 小輩們的對決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譚星十歲,長得像個小姑娘,眼眸還是隨了譚墨,但其他地方像極了香玉。要是穿上女裝的話活脫脫一俏丫頭。

可你若是只看外表來猜他性子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這孩子雖然長得俊,但更皮實。

比起譚旭當年來都皮,膽子不是一般的大。仗著有幾分功夫,兒臂粗的蛇都敢徒手拿,也不管這蛇有沒有毒。

用香玉的話來說就是,幸虧這孩子百毒不侵,要不然非得被自個兒的好奇心害死不可。

“你又去掏鳥窩了?今兒是什么鳥?”香玉頭也不抬地說。

自從他和譚旭的本命靈鳥能現形后就跟鳥蛋較上了勁,什么他要為譚鳴和秦宏、秦天哥哥還有青青姐,牛牛哥,沉魚姐也找個靈鳥。因為他們是好哥們兒。

無論香玉怎么說他就是不信,覺得自己的青青和哥哥的火火就是從蛋里孵出來的。為什么不能從蛋里再孵出另外一些鳥兒呢?

“娘親!”譚星手里確實抓著兩枚蛋,這蛋還真不小,十歲的孩子一只手剛好能抓住一只蛋。

所以譚星只能用頭來蹭香玉,“娘親,快來看這蛋會不會出來大鳥。”

“嘰嘰!”譚星的本命靈鳥青青從他的胸前鉆了出來,對著譚星手上的蛋就啄。

別看這只青鸞現在長得像小雞仔,可人家是靈鳥,嘴巴可快了,一下子就能把蛋殼啄破。

然后,嘶溜嘶溜地吸起了蛋液來。

譚星一下子就炸了毛,“青青,你個壞鳥,不許吃不許吃!”

“嘰嘰!”青鸞鳥還不會飛,卻會跳。一下子跳到了香玉手上,沖著她亂叫,那意思是在說,你家兒子欺負我!

香玉拉著譚星不讓他胡來,“好了,好了。這蛋能被青青啄破說明它只是一般的鳥蛋,不能孵出像青青這樣的靈的。”

“哼!”譚星嘟著小嘴道,“哥哥手里還有呢,娘親你再看看。”

譚旭也跑了進來,這小子已經十三歲了,個子長得高,已經有翩翩少年的影子。

“娘親,你來看這個,這蛋為什么是軟的?”譚旭也抓著兩枚蛋。

一看這蛋,香玉的眉頭就皺得不行,“趕緊給我扔了,別啥東西都往家里搬。”

“這是啥?”兄弟倆大眼瞪小眼,還不忘戳戳那軟殼的橢圓形的蛋。

香玉道:“蛇的蛋就是這個樣子的,趕緊扔遠點。這么大的蛋一定是條大蛇,在南山里撿回來的吧?明兒再放回南山。”

兩兄弟撇撇嘴,嘆道:“為啥找個靈鳥那么難?”

譚旭的靈鳥火火最愛吃這東西了,小嘴一啄也嘶溜嘶溜地吃了起來。

香玉手上的青青也眼饞地飛下來和它搶食,兩枚特大號的蛇蛋就這么沒了。

看著孩子們每天都樂此不疲地撿蛋,香玉也是很無奈。將他們拉到身前,語眾心長地說:“旭兒,星星,你們長大了,不要再玩這種尋蛋游戲了好不好?”

“可是,我們很想給哥哥們也找一個本命靈鳥啊。”譚星撅著小嘴道。

香玉道:“靈鳥不是說有就有的。我們能得到火火和青青不知有多幸運,你以為靈蛋什么的說來就來呀?南山是有不少寶,但寶物皆有靈性,說不定你們尋的時候尋不到,宏兒和天兒他們無意中就能碰到呢。”

譚旭皺著眉頭,試著說:“就像我和星星無意中得到火火和青青一樣嗎?”

“是啊!以后不要再尋了,順其自然就好。”香玉摸著他們的頭道,“你們長大了,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做。”

“娘親?”兩兄弟感受到母親的話里有話,都擔心地看著她,“發生了什么事?”

香玉笑道:“也不算是大事。只不過在旭兒還小的時候應下了一場對決罷了。那個時候小星星還沒出生呢。”

譚星再次撇撇嘴,“都怪我沒早點出生,那,那我能參加嗎?”

譚旭卻道:“娘親,我記起來了。是不是那叫秦煜的家伙要來了?”

那個時候他還不足三歲,當時的情景他自然不怎么記得,但是架不住大人們不時說起這話。漸漸地這場對決便被譚旭等人給記在了心上,對決也是他們早就盼望著的。

香玉點頭,認真地說:“有情報來說,宣王余黨又出現了。他們消停了十年,想必已經準備好了反擊,所以是你們表現的時候到了。這是我們當初的約定。”

“娘親放心,我們幾個這些年也不是白學的。”譚旭搶先應道。

“還有我,還有我。”譚星也道,“還有我們院里的哥哥,姐姐們,他們都能應戰嗎?”

香玉道:“能,都能。”

對于超過十歲的孩子們的功夫她是認可的,學得都上乘的功法,個人的安全應該能保證。

而且這十年來,孩子們也不是只呆在譚香園里學習的,每年譚墨和齊震都會帶他們扮成各類人去休驗江湖上的兇險,對于爾虞我詐都能很好的應對。

看著孩子們躍躍欲試的眼神,香玉覺得這場對訣他們贏定了。

“你們帶著宏兒他們去找你們的傾城姨,順便帶上沉魚,問她要來具體情報,自個兒分析。要人我給,但是怎么辦你們說得算,我和你爹并不插手,可好?”

香玉說完,又補充道,“記住,這不是演習,是真刀真槍的實干,一個不小心就會有生命危險。不但你們有危險,連我們洛香村抑或是五里鎮的百姓也有被當成炮灰的危險。十年前發生的事想必你們也都知道了。好了,去吧,去仔細想想怎么做。”

兄弟倆相互看了看,眼神變得前所未有的認真,同時自信滿滿的。

譚旭道:“娘親放心,這里面我最大,他們安全我來負責。”

香玉很欣慰,但卻不想讓他成為冤大頭,說道:“你有這樣的責任心我很開心,但是你不是神,總有做不到的地方。好的領導者不會像母雞那樣一遇到危險就將小雞仔們護在羽翼之下。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去吧。”

譚旭在深思,娘親說的有道理呀,怎么做他得好好想想。

譚星想不到這么長遠,但他信心爆棚,說道:“娘親,等我們勝利了,娘親一定要給我們做好吃的。”

“好啊。”

“我要吃綠豆糕、豌豆黃、桂花糕、餃子、油餅,還要吃粽子、大包子……。”譚星數著手指流著口水說個沒完。

香玉搖頭,捏捏他的臉蛋說:“好好好,娘親答應你們。快別耽擱時間了,去找小伙伴們商量對策吧。”

“是!”兄弟二人抓起自己的靈鳥便飛跑出去。

不多時,院子里便響起了孩子們嘰嘰喳喳的聲音。

沉魚是楚天生和花傾城的女兒,比譚星只大幾個月。長得非常漂亮,所以才取名為楚沉魚。但是脾氣卻跟花傾城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火爆得很。

就算她是譚香園里的第一小美人也架不住這爆脾氣,硬生生地被人叫成小母老虎。

但她卻是極聰明的,是接花傾城班的不二人選,功夫也是好得出奇,鬼點子更是不少。

牛牛是這群孩子中最大的男娃,他是香承宗和洛蔓兒的兒子,長得挺壯,功夫也不錯。就是比較憨厚,跟譚旭身邊是個很好的幫手。

小青是香蘭的女兒,是這一群孩子的大姐,性子溫和是個內慧的姑娘。由于從小練功夫,跟香蘭的好脾氣不同,別看平日里溫言溫語的,發起火來也很嚇人。

在這群孩子中她最是心細,對于其他孩子的大膽點子啥的,她會細心找出不妥的地方來,屬于查遺補漏的人。

秦宏是小安樂王,自帶一股王家的氣勢,平時話不多,但關鍵時刻總能想到一些出奇不易的點子來。是個有心機的孩子。

秦天早在年前就被封為太子了,他是皇家和香玉著重培養的人。論出謀劃策或許不是最好的,但協調起眾人來絕對有一套。或許這就是皇家所教的御下之道吧。

總之,這群孩子各有特點,各有長處。加在一起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只是孩子的年紀都不大,最大的也不過十四歲,最小的才剛剛十歲。讓一群童子軍去應對這天大的難事,能行嗎?

“唉!誰讓當年頭腦一熱就答應了呢。”香玉聽著孩子們清脆的笑聲,擔憂道。

譚墨不知何時進來的,從背后將她抱著輕輕地攬在懷里,小聲道:“放心吧,他們能耐著呢。我們只管在暗地里負責他們的安全就行。等他們這次勝利了,我就帶你去南山走一圈。”

香玉轉身將頭埋在他胸前,苦笑道:“早就該去南山轉轉了,沒想到這一耽擱就耽擱了十幾年。”

二人算是老夫老妻了,從成親以來就沒紅過臉。歲月在他們臉上也沒留下任何痕跡,說他們是二八年華的人也有人信。

譚墨道:“這些年辛苦你了。等此事一了咱們就游山玩水去。知道嗎?據我所查,秦煜那小子似乎和老香家那幾位有聯系。”

“老香家?”香玉皺眉,冷笑道:“老天讓他們茍延殘喘地多活幾年,他們竟然還嫌命長了。”

農女醫香 https://prpcoin.com/info-3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