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72章 娃子們的對策 回到首頁

第472章 娃子們的對策
農女醫香第472章 娃子們的對策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譚墨道:“不是生活在洛香村的這幾位。而是那留在外地還債的,聽說欠的債務一日之間還清了。連香雪也被贖了出來。”

“好稀奇。這里面一定有問題!”香玉自語道。

還在洛香村里的老香家只有四人,小李氏和小兒子香遠,徐氏和小兒子香泉。他們這四人在經過了種種磨難之后終于改邪歸正了。

利用先前存下來的銀子,并在村里人的幫助下都已經娶妻生子,日子過得倒也安穩。

十年前的香泉很自負,以為以他的才智只要隨便考考便能作官。

可現實卻很骨干,他的科舉之路走了十年才終于考上舉人,倒也能拿點朝廷補貼。

這十多年來,老香家的男人們沒有回來過,他們也習慣了自己過日子。好在香泉并非那么混蛋,認清了現實后倒也腳踏實地的娶了五里鎮的姑娘,靠著老丈人家力量還想明年再進京駁一駁前途。

小李氏坐了兩年牢后是真正的老實了。她出獄后得知丈夫沒回來過,也和小兒子死了心。

好在香遠沒了家里多心眼的人帶他,又加上里正細心的教導,人還真被掰正了。也娶了賢妻生了兒子,跟洛香村的村民沒啥兩樣。

洛香村現在可不比以前了,村子里出了幾個讀書人,也建起了學堂。現在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制香村,家家戶戶都能在閑暇時制點香,賺點外塊。從立春到秋末,村子里的花香就沒斷過。

譚香醫館也變得越來越有名,甚至還擴建了,幾個有經驗的大夫常年坐館。住院部也有了,那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小護士也培養出來了。

特別是齊震先前收的徒弟,他們醫術非常高,這幾人在江湖上都還闖出了一番名頭來。

再說香承宗的魚塘,經過了十年的經營,這魚塘儼然成了洛香村的一景。不但大了許多,也深了許多,甚至里面還有養了十年的大魚。當然魚的種類也多了不少。

回想種種,香玉想不出老香家的那些人回來有什么用。

看著譚墨,不解地問:“小墨,你說宣王妃和秦煜會從哪里下手呢?”

譚墨一手攬著她的腰,一手卷著她的發絲,推斷道:“依我看他們還會選擇破壞。”

“破壞?”香玉不喜歡這詞,嘆道:“壞人都喜歡破壞,因為破壞遠比建設容易得多,還能給人帶來恐懼感。莫非他們想跟十年前那樣用炸藥?”

譚墨皺眉,“也有可能。我這就派人盯著老香家的人,光靠這幾個小家伙還是不靠譜。”

香玉沒說話,眉頭緊皺,“不是說好只靠孩子們自己的力量嗎?”

譚墨瞥瞥嘴,擔憂道:“也不能這么說,我們暗地里進行就是。如此也不會打擊到孩子們的信心,放心吧,我心中有數。”

與此同時,幾個孩子也都來到了獨屬于花傾城一家的院子里。

譚旭一進院門便喊道:“沉魚,沉魚快出來。”

譚星也道:“沉魚姐姐,有要事相商,快點出來呀。”

“來了!”一個嬌俏的小姑娘從屋頂上的閣樓里飄落在地,笑嘻嘻地問:“旭哥哥,小星星,還有宏哥哥你們怎么來了?”

幾個孩子上前,七嘴八舌地說了起來。

他們都很喜歡這個小妹,不僅僅因為她最小,也是因為她長得最漂亮,嘴巴又甜,哥哥姐姐地叫個不停。

譚旭是這群孩子的老大,無關身份問題。他小手一揮,嚴肅地說:“沉魚,我們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說,走,一起去瞭望臺。”

“好!”楚沉魚刁蠻歸刁蠻,但她也懂得輕重緩急。從來沒看到旭哥哥這么認真過,便第一個飛身上了屋頂。

這些孩子們的功夫都不弱,從小就吃空間食物長大,身體素質是普通孩子的幾倍。紛紛跟著上了屋頂。

這里是香玉特地讓人為孩子們做的閣樓,屬于屋上的世界,也是洛香村最高的地方。在這里可以遠眺南山,進出洛香村的各個路口均映入眼中。

小小少年們踩著瓦片來到他們的“窩”,這里有兵書兵器和各類奇書怪書。

除了快到及笄年紀被家人關在家里學女紅的小青外,一起長大的哥兒們都齊了。

譚旭便把十年前和宣王余黨的賭約說了一遍,他們都知道這事兒,這些年家里人沒少說起。他們每每想起心里都會蠢蠢欲動,非常想證明自己。

楚沉魚看了眼小她一點的譚星道:“既然我和星星也能參加,那么我便全力以赴。剛好我娘親跟我說了一些新消息,咱們來合計合計!”

孩子們便在一堆堆的情報中尋找有用的線索,每個孩子都很認真,充分發動他們的智力和腦洞。

最后找出了幾條消息,和香玉他們想得差不多,可見平時的教育是成功的。

譚旭道:“我們一定要派人盯緊老香家這幾人,他們這些年在外面過得并不好。靠自個兒的力量一定回不來。”

譚鳴接著道:“我同意,不過,我們還要想想他們會怎么找我們的麻煩。”

秦宏皺眉道:“十年前,秦煜就以五里鎮的百姓作要挾逼我們就犯,十年后或許還會故伎重演。”

“那怎么辦?”秦天問,“我們不知道秦煜此賊到底在哪里,我們在明他在暗,這本身就不公平。可惡!”

他是太子,知道的內幕比大家都多。實際上宣王沒死,還清醒著,只是全身癱瘓了,除了能說能吃外,幾乎跟個廢人差不多,自然也就知道了宣王到底是怎么落到這個地步的。

實不相瞞,宣王之所以還沒死就想看到宣王和楚廉此人的下場,而他也答應幫他實現這個愿望。

譚旭道:“雖然對決的是我們,但也沒排除我們請幫手呀不是?何況秦煜也有幫手,相信他會一個人跟我們斗那就是傻子。走,我們找娘親去。”

“好!”孩子們連連點頭,拿著他們整理好的情報飛下閣樓,又飛快地往內院跑去。

儼然不覺天色已近黃昏。

香玉和譚墨正在書房和花傾城等人分析著情況,他們一來整間書房都熱鬧起來。七嘴八舌地各自表達著自己的意思。

香玉和譚墨并沒有阻止他們,只是引導著孩子們思索,最近定下了幾個方案,從明天始分頭行事。

晚飯過后,內院書房。

香玉拉著丈夫孩子進了空間,一入空間二人便給孩子們開起了小灶。

從情報的分析到時局的把握,再到功夫的考較。

譚旭和譚星二人平時只顯露世俗間的功夫,但私底下他們的配和自己屬性的功法也沒落下。

香玉道:“若是秦煜再派人用炸藥的話,旭兒的功夫便使不上。星星,都靠你了。”

譚墨面無表情地接話道:“假如我是身藏火藥之人,你會怎么做。”

譚星小家伙咬著手指頭想法子,小青鸞跳出來啄他的手,然后他一拍腦袋,“有了!”

立即拿起架勢,將小青鸞放到頭上,拿捏印訣,一道寒氣釋放。

譚墨一動不動地站著,然而嘴角卻緩緩翹起,這孩子的悟性不錯。

“卡卡!”這道寒氣猛得撲向了譚墨,瞬間將他冰封。

然后小青鸞在譚星的腦袋上唧唧地叫著,跳著,很開心的樣子。

然而這種開心沒過五秒,譚墨身上便猛地出現了一片火光,將譚星的冰瞬間融化。

“唉,又敗了。”譚星嘟著嘴撲向了香玉的懷抱,“娘親,一點都不好玩。”

香玉卻是捏著她的小臉蛋,笑道:“娘的好星星,做得不錯。記住剛才那一幕,以后若是遇到身藏炸藥的人便這么做。就算是看到炸藥埋在某處也可以這么做。”

“嗯。”得到了娘親的夸獎,譚星很開心。

然而譚旭卻有些低落,“娘親,爹爹,那我能做什么呢?”

香玉摸著他的頭道:“旭兒說什么傻話呀,火的用處可大了,只不過不能用在火藥上。若不是火藥的話照樣一把火給燒了。忘記你爹爹用的也是火了?傻瓜。”

譚墨過來拍拍譚旭的肩道:“好了,今天就到這里,明天就看你們的了。還有,這些術法不到萬不得已不要用。要用也要背著人用,知道嗎?”

“是,爹爹。”兩個孩子知道人心險惡,也分清好壞。

次日一早,這些孩子們分成了三組,分頭行事。

連被禁足的小青也回來了,她和沉魚小姑娘一組,年紀最大的牛牛成了她們的護花使者。他們要去老香家找徐氏和小李氏,要跟他們陳明利害,有些事若是他們配合的話會好辦許多。

譚旭和譚星兄弟倆換上跟村里的孩子們一樣的衣衫,裝作玩耍的樣子去了南山邊上的魚塘。要是秦煜用炸藥的話這里是重點防護對象,因為魚塘的地勢相對來說比村子高,而且現在變得又深又大,一旦堤壩被毀那真不是鬧著玩的。

何況,南山上的魚塘現在已經成了五里鎮乃至府城有名的渡假圣地。來往之人絡繹不絕,生面孔到處都是,也是最容易混進人來的。

而秦宏秦天二人則是喬裝打扮去了五里鎮,當然他們的暗衛們也跟得很緊。兩人的身份特殊,容不得出半點差錯。

至于再遠的地方,則由香玉和譚墨安派人手去查看,一時間,以洛香村為中心布下了一道天羅地網。

農女醫香 https://prpcoin.com/info-3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