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73章 動員起來 回到首頁

第473章 動員起來
農女醫香第473章 動員起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先說楚沉魚這一組,他們三個天剛蒙蒙亮便去了老香家。一般這個年紀的小孩子們還在睡夢中呢,可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早了。

習武之人需要聞雞起舞,他們可以中午補覺,但到了時間必須起來練功。

老香家,還是那樣的大門,房子倒是在辦喜事的時候休憩過。現在的他們跟村子里的普通人沒啥兩樣。香遠和香泉的媳婦也在香玉的作坊里作工,倒也勤勤懇懇。

“砰砰!”牛牛上前拍起了大門。

沒多時,徐氏出來開門。

十多年過去了,現在的徐氏已經成了正經的老太太,都抱上孫子了。而且她和小李氏現在都以寡婦自居。

“你們是?”徐氏常年做繡活,眼神不大好,皺眉問道。

楚沉魚小姑娘笑嘻嘻地上前,說道:“香家大娘,我是譚香園的沉魚呀,今兒來這里是有一件事想聽聽你的想法。”

徐氏一愣,連忙開門,陪著笑臉說:“原來是沉魚呀,快進,快進來坐,咱們院里說。”

現在的譚香園可是超級有名,不止洛香村里人很敬畏里面的人,連十里八村都是又敬又畏,再也不會有其他打秋風賺便宜的想法。當雙方的差距大到可怕的程度時,便不會再有非份之想。

徐氏也是如此,以前或許還會想著靠著香玉賺點便宜什么的。但是現在,自從香泉落第和小李氏做了牢以后她便見識到了達官貴人的可怕,她再也不敢跟香玉要求著要求那了。

進入院子,徐氏便喊小李氏一起來聽。如今兩妯娌同病相連,都是被丈夫拋棄的人,倒也摒棄了前嫌,真正紐成了一股繩,如此兩家人過得倒也不差。

楚沉魚在譚香園的地位很不一般,香玉沒有女兒,拿她當親閨女疼。這也導致她在村里人的眼里跟小郡主一個待遇了。

“是這樣的,我們的線報來說,你們兩家的男人要回來了。但是他們回來卻不是做正事的……。”楚沉魚將大概情況說了一遍后,又補充道:“哦,我忘記跟你們說了,你們兩家的男人已經在外面另娶親了一門媳婦,且都是出身花樓。至于你們的大兒子他們在外地做了上門女婿,等于跟你們老香家沒任何關系了。現在,你們對此是怎么個看法?”

徐氏和小李氏眼睛一紅,齊聲尖道:“他們,他們竟然背著我們另娶了小妾?”

“是!”楚沉魚冷著一張小臉道,“還有香雪,她本來在那邊做小妾做得好好的,現在也回來了。怕是過得并不好吧,你們好好合計合計。”

楚沉魚說著起身便走。

徐氏和小李氏互看一眼,雙雙點頭,“沉魚姑娘,咱們都聽你的。他們這十多年來沒來一封信呀,咱們也不要他們進門。就是咱家里的孩子不能受到他們的牽連啊。”

楚沉魚知道她們會這么說,笑道:“無妨,只要他們來聯系你們,你們給我送信就行。我會讓他們這一輩子再也不敢再踏入洛香村半步,這事一了,你們就可以給他們辦喪事了。”

這話是什么意思,徐氏和小李氏都懂。這喪事指的衣冠冢,既然他們的男人又重組的家族,就別來再分他們這些年賺的銀子了。也不要再來禍害他們辛苦攢下的名聲。

他們現在的日子過得還行,有兒子,有孫子。兒孫還是有出息的,誰還愿意回到以前那種作牛作馬伺候他們的日子?

楚沉魚笑嘻嘻地帶著人重回譚香園,將徐氏和小李氏的意思跟香玉一說,便搖著香玉手道:“公主姨,沉魚的任務完成了,可以去找旭哥哥和小星星玩嗎?”

香玉摸著她的頭道:“小沉魚呀,不要老是想著玩。現在可是關鍵時刻,壞人隨時可能來的。”

“那怎么辦?”楚沉魚皺眉不已,“公主姨,那我去幫旭哥哥他們好不好?昨晚我和娘親一直在分析情報,發現他們最有可能襲擊的是蔓兒姨的魚塘。”

“是啊,去吧,帶著小青去魚塘。”香玉同意了,讓她們認識一下危險是什么也是很有必要的,大不了多派兩個暗衛保護她們。

就這樣,楚沉魚和小青又去了魚塘,而洛蔓兒家的牛牛則去了五里鎮,獨自去調查了。

南山魚塘那里每天都很熱鬧,小竹樓里的美食不比五里鎮秦氏酒樓差,而且也是用香玉種出來的菜為原料。只要天氣好,哪怕是大冬天也有不少人前來品嘗。

譚旭和譚星圍著魚塘轉了一圈后,手里便多了幾枝快開敗的小薔薇。眼下正是七月底八月初天氣最熱之時。

他們悄悄問過香承宗,有無可疑之人來到這邊。

香承宗說,是有那么幾個人說是慕名前來看南山風景,由于是從府城來的,便住在了小竹樓。

譚旭兄弟倆一聽有門,便佯裝是村子里的窮得吃不上飯的農家孩子,便做起了清掃小竹樓的活計。

其中采薔薇花插瓶是其中之一,他們按照香承宗描述的樣子找人。還真在二樓雅間找到了那個從縣城來的人。

十年過去,譚旭早已不記得秦煜的樣子,而秦煜也并不知譚旭長什么樣。加之譚旭和譚星的變化那么大,十年前的人想認出他們來也是不容易的。

這是秦煜嗎?

兩兄弟也并不確定,但卻細細地記下他的模樣,做好自己的事情后便來后室。按照記憶畫了副肖像。

譚星悄悄下山,想去問問這是不是秦煜,譚旭則在一邊悄悄地盯著。

疑似秦煜的人身邊只帶了一個隨從一個護衛,打扮的像文弱的書生。若不是看到他虎口上有繭子,還真會被他文弱的外表給欺騙了。

這不是書生,而是常年習武的年輕人!

年輕人很用心地看著臺子上說書的精彩表演,不時搖搖扇子,嘖嘖道:“這些故事還真是稀奇呀,真如傳說中的那樣是香玉長公主自己編的?”

他的隨從回道:“據屬下所知,這故事是香玉長公主十多年前編的。”

“十多年前呀!”年輕人幽幽說完,眼中的平靜再也不見,取而代之的就是深深的恨意,“哼,人是很有才,可惜心是黑的。別怪我,怪就怪他們和黑心的長公主住一個村!都準備好了嗎?”

隨從道:“五里鎮那邊都準備得差不多了。這邊還沒埋炸藥呢,那倆兄弟大白天的不敢來,也沒法讓這里的人離開好埋炸藥。”

沒錯,這人就是秦煜,他沒留在五里鎮,反而喬裝打扮來到洛香村的南山魚塘。

至于目的,譚旭等人也猜了個七七八八,其一就是炸魚塘。其二就是楚廉代領的人馬襲擊縣衙,其三則是宣王妃帶著人在五里鎮制造混亂。

若是這三個計劃都順利完成了,那么洛香村,五里鎮還是縣城則會亂成一團。他們就能帶著兵馬趁亂將譚香園里的人殺個干凈,甚至能將這里搶光。

聽說,譚香園里有不一般的寶物,要不然種出來的菜不會那么好吃。這傳聞傳了好多年,現在連秦煜等人都覺得是真的。他們的隊伍不斷擴大,缺銀子缺得嚴重,若是能搜出啥寶物那就更好了。

秦煜敲著桌子道:“十年前我們在集市上放一把火,十年后難道不能放火?”

隨從躬身小聲地說:“主子,十年后的集市已跟十年前大不相同,這里的店鋪都是用的磚瓦,很難燒起來。何況,集市上每過兩刻鐘便有巡邏,所以……。”

“一群廢物。”秦煜俊俏的容顏上閃現猙獰,“讓老香家人去。明天下午,我要看到炸藥埋好。后日,便是我們總攻之時,要不然我便將你交給舅公處置。”

“是,是!”隨從連忙應下,額頭直冒冷汗。誰不知道原來的裕候爺現在已經變成了瘋子,處罰起下人來不擇手段。

至于為何會成這樣,跟齊震和譚墨有關。這十年來,宣王余黨和朝廷并非握手言和的,相互之間沖撞也不少。裕候爺的兒子孫子們都在這些沖撞中死去,他這才把所有的資源放在了秦煜的身上,處理起事情來也就越發瘋狂了。

秦煜聽完說書便離開了南山,他來這里已有兩天,若再呆下去的話就有危險了。

譚旭眼看著秦煜要走,他不想攔也攔不住,只身一人悄悄地跟在秦煜的身后盯著。心里卻在祈禱小星星快點帶人來,他一個人行動心里總歸是有些小怕怕。

再說譚星急急地回到譚香園,一來就跑去了廚房,“娘親,娘親快來看,這是不是壞蛋!”

小星星把秦煜叫成了壞蛋,怎么聽怎么覺得可愛。

香玉為了犒勞孩子們打算親自下廚,菜還沒炒完便被譚星抱住了胳膊。

“娘親,快來看。”

面對譚星的小可憐,香玉怎么也無法拒絕,“趙嫂子你來接手吧。”

“噯,長公主您快去看看二少爺吧。”劉氏接過鍋鏟,笑嘻嘻地說,同時給了香玉新招的小丫頭一個眼神。

這小丫頭便笑著去泡茶了。

這里不得不說一下,小紅和紅豆她們,兩人到了十七的年紀就嫁出去了。婚后也成了香玉的小管事。

“小星星,看啥呢?”

譚星問:“娘親,你看這是不是秦煜大壞蛋?”

香玉看了兩眼便皺起了眉頭,這場對決還有一點對他們很不利,那就是他們并不知道十年后秦煜長成什么樣。而且對方還在暗處,或許他們已經知道孩子們的長相了吧,這真是不利的一面呀。

農女醫香 https://prpcoin.com/info-3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