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74章 讓你逃 回到首頁

第474章 讓你逃
農女醫香第474章 讓你逃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唉!”香玉嘆氣道,“星星啊,我也沒見過秦煜現在的樣子。但是,從這張畫像來看,倒是有幾分他小時候的特征。尤其這雙眼睛,充滿了算計和陰狠。這是誰畫的,畫得不錯。”

譚星嘿嘿笑道:“哥哥畫的,但是衣服是我畫的。”

香玉笑了,這家伙不知道五官最重要嗎,衣服啥的就是不畫也能認出一個人來。

不過教育孩子不是這樣打擊人的,摸摸他的頭溫柔地鼓勵道:“不錯,畫得真好。下次你也給我畫張這樣的肖像吧,特別是五官,你哥哥又進步了。”

譚星才不承認自己比哥哥畫得差呢,哼道:“要是我比哥哥大三歲畫得比他現在還好。”

“是,是!”香玉點頭道,“小星星說得對。娘親相信你!不過,現在你打算怎么做?”

她并不擔心獨自留在那里的譚旭,譚墨早就帶著暗衛跟在他們身后了。

以譚墨和他親自調教出來的暗衛的實力,基本上排除被識破的風險。他們修煉的功法也是譚墨和香玉聯手整理的,修煉至大成會有點法術的意思。

暗衛培養成功以后,京城的鎮安候府和相府里的暗衛都出自這里。每年兩府的暗衛都會分批來譚香園里特訓,他們在南山的某處有個據點,這是他們兩府的秘密,也是兩家最主要的防御力量。

譚星此時撅著小嘴道:“打草驚蛇是不好的。不如派人跟著他,看看秦煜到底想做啥,他們大本營再哪里。然后再想辦法。”

“很好。”香玉刮了刮他的小鼻子,笑道,“那么,你要不要帶著人去幫你哥呀,沉魚和小青也去了魚塘那。”

譚星搖頭,“不要帶人,我們足夠了。娘親,我走了!”

說完他便往外跑,出門之前還不忘裝了一包剛炒好的香脆花生米。

看著轉眼就不見蹤影的小兒子,香玉搖頭,“這臭小子!”

她表面說得很輕松,可是心里卻不見得輕松,吩咐小丫鬟幾句,便打算親自跟上去保護。

她的隱身功夫也很好,畢竟修煉這么多年也不是吹出來的。

但是她還未出門便遇上了風塵仆仆的方家兄妹等人,這五人在江湖上無論功夫還是醫術都是排得上號的。

“公主師父!”方萍驚喜地叫道,圍著許久不見的香玉可羨慕了,“公主師父咋也不見老呢?看上去都比我年輕了。”

她摸著臉蛋心里好不平衡,十年了呀,她也二十好幾了,哪有十八九的姑娘水靈。何況闖蕩江湖真不是那么容易的呢!

大家猛地一看發現確實如此,方萍的年紀在他們幾個看來并不大,但看上去真的比他們的公主師父大好幾歲的樣子。

不過香玉可不會自爆家底,只呵呵笑道:“哎呀,你們怎么回來了?還有啊,你們的師父呢,他年紀也不小了,咋也不找個媳婦。唉,你們也是,都多大的人了。”

這些人終生大事不急香玉急,比他們的其他師父都急,二十好幾的人了,在這個十幾歲都能為人父母的年代,妥妥地大齡青年。

幾個徒弟抓著頭不再說話,他們以前也想著長大后成家立業。可步入江湖后覺得這并不怎么重要,關鍵是都還沒找到合適的人。

齊家兄弟心眼子多,他們也怕香玉問這個問題,兩人互看一眼,計上心頭。

齊凌云這小子早已長成了硬朗少年,嘿嘿笑道:“公主師父,我們這事兒您就別操心了。還是多想想我師父吧,他多大了年紀了,也該給咱們找個師娘了。”

香玉一聽這話,又嘆道:“是啊,我義母都為這事兒愁白了頭。不過,你們怎么回來了?”

方萍道:“是師父讓我們回來的,他現在正追一位姑娘沒時間回來。說是讓我們來幫你清除宣王余黨。”

香玉笑了,“這是好事呀,不過你師父的事兒咱們以后再談。現在你們去找傾城,聽她的安排,我現在還有要事,咱們有空再敘舊吧。”

“是,公主師父請!”幾人齊聲道,施禮過后去了花傾城的院子。

香玉也很想知道齊震找了個什么樣的姑娘,可她現在更擔心譚星,天知道這家伙在回去的路上會不會遇到秦煜。

想到這里,她使出最快的速度,眨眼間便消失在譚香園。

再說譚星得到準確的答復后,便蹦蹦跳跳地沿著大道往南山跑去。他覺得他和哥哥的運氣很好,對自己的功夫也相當自信,要是這次能抓到秦煜的話,那么他和哥哥不就是立下大功了嗎?

半刻鐘后,香玉便追上了譚星,小家伙沒有一點危險的覺悟,哼著兒歌就這么上了山。

她隱在暗處保護著譚星,直到進入南山的范圍后,再一轉彎卻發現了譚旭和楚沉魚正在跟三個成年人對峙,香玉的精神立即鎖定了那三個人,仔細一看其中一人正是秦煜。

有的人過了十年會變得很小時候很不一樣,而有的人卻是沒有多大變化。這個變化并非是體形的變化,而是氣質,是眼神。

一樣的陰狠,一樣的自負!

香玉取出幾枚飛刀暗器扣在手上,若是孩子們敗了,又有生命危險的時候就是她暗器出手的時候。

譚星轉彎看到這副情景一愣,他左看了右看。然后使最快的速度來到譚旭跟前,大叫道:“哥,他就是秦煜!”

同時還不忘疑惑道:“青姐姐呢?娘親說她和沉香姐一起找你去了。”

這些話暴露了他們的身份,雖然他是好心,但卻不知譚旭和楚沉魚并非想拿下秦煜,他們不想打草驚蛇,之所以是在對峙是因為秦煜識破了他們的跟蹤正在當面詢問他們。而他們卻正在裝傻中。

可是譚星的話打破了這種微妙的平衡,兩人同時翻了了個白眼,沖著譚星道:“你這張烏鴉嘴還不快快閉嘴!”

譚星沒聽懂這話,但他沖得快,趁秦煜不注意的時候早已經來到譚旭身邊了,擔憂道:“你們不會是被他們打敗了吧?”

“閉嘴!”譚旭拍了拍譚星的腦袋,抱怨道:“要不是你,我和沉魚就已蒙混過關了。”

“啥?”譚星還是不懂。

“呵呵!”譚旭和楚沉魚只好再次翻著白眼干笑,事到如今說啥也沒用,只能用拳頭解決問題。

香玉也在暗處翻了個白眼,心道:“這個小星星呀,在譚香園不是說得好好的嗎,不要打草驚蛇,這會兒都忘了。”

但是既然驚了蛇,那么為了不放虎歸山,擒下這條蛇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秦煜也不笨,相反比普通人聰明不少,從他們剛才的話中推斷出他們就是香玉的兩個兒子。

便哈哈一笑,“真是上天有路你不走,黃泉無門你們闖進來!如此就別怪我心狠了,大憨,解決他們。”

說著秦煜又看了看四周風景道:“此地風景不錯,人跡罕至的,正是殺人埋骨地。要不是時間緊急,折磨你們一番倒也不錯。”

大憨是他的貼身護衛。此人原是江湖中一大惡棍,犯了大事被正義人士追殺之中遇到了秦煜,后被他收服,成了他的護衛。

“主子放心,幾個孩子罷了。若是主子想折磨人,那我就捏碎他們的腦袋吧,不會耽擱時辰的。”大憨捏著手指,猙獰地笑道。

譚旭人聽到這話也哈哈大笑。

楚沉魚哼道:“捏碎我們的腦袋?真是天大的笑話!”

譚星握緊拳頭說:“就怕你沒這么大的手。沉魚姐,你們我們用什么法子干掉這個大塊頭呢?是削成片還是剁成泥?”

楚沉魚不屑道:“剁?你也太瞧得起他了吧,我看拍成泥還差不多。”

“廢話不多說,上!”譚旭干凈利落道,首先沖了上去,對著這個大憨就是一拳。

大憨獰笑著上前,這話聽在他的耳中才像個笑話。他是習武多年的江湖惡人,對方是乳臭未干的小毛頭,誰強誰弱一目了然。

然而,“砰”地一聲拳拳相撞。

大憨的拳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了起來,他也蹬蹬蹬的后退幾步,簡直是不敢相信,一小毛孩竟然有這么大的力量。

可這還沒完,譚旭的力氣很大,他走的是剛猛的路子,但也會陰柔的手法。趁著對撞之時將體內勁氣送入了對方體內,這樣一來,大憨的整條胳膊都抬不起來了,眼中閃現忌憚

譚旭冷哼:“還等什么?痛打落水狗!”

“來了!”楚沉魚和譚星也不是吃素的,兩人一拳一掌地打了起來。

譚星是冰系力量,楚沉魚是柔性力量,每一拳打在身上都不是那么好受的。

不到半刻鐘大憨便被打倒在地,口鼻流血,出氣多進氣少。

秦煜和隨從沒想到他們會陰溝里翻船,便亮出了武器。

正在對打之時秦煜將隨從推出去擋刀,“給我攔住,要不然你的家人……,哼!”

他腳底抹油逃了。

譚旭一拳打倒小隨從,攔下譚星和楚沉魚道:“不用追了。”

但是隱藏在暗中的譚墨卻是派出了身法最好的暗衛,早已悄悄跟了上去。

“為什么?”兩個小家伙不同意。

譚星道:“我們贏了呀!”

譚旭道:“這個贏沒用,因為我們不知道秦煜的大本營,也不知道他們的計劃,抓了他只會讓他們將計劃盡快實施。要是沒有防備的話,我們的損失就大了。”

藏在暗中的香玉點頭,沒錯,就是這個道理。

農女醫香 https://prpcoin.com/info-3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