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75章 事了入南山 回到首頁

第475章 事了入南山
農女醫香第475章 事了入南山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第475章 事了入南山

香玉終于放心了,譚旭能這么周全的考慮,說明他現在可以獨當一面了。網 wWw.Vodtw.com

想到這小子兒時的調皮,又想到他現在其實只有十三歲呀,心里莫名的有些心痛。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其實富貴人家有出息的孩子同樣早當家。

窮人的孩子為了一日三餐,不得不在很小的時候奔波著找吃的。而富貴人家的孩子卻有更遠的目標,吃飯已不用愁,但這種責任卻催著他們必須勇往直前。犯錯有可能喪命,如譚旭他們現在要做的事。

在孩子們快到譚香園的時候,她加快腳步先一步坐在東屋里等他們。

譚墨也跟她一樣前后腳到達,兩人互看一眼均在彼此的眼看到了欣慰,孩子們能獨當一面了呢。

“玉兒,我覺得將宣王余黨的陰謀粉碎后咱們可以去南山探險了。”譚墨笑道。

香玉道:“是啊,我也這么覺得。都這么多年沒去那邊了,不知道山里的變化大不。”

譚墨搖頭,“南山還是那個樣,多少年都是這個樣。我倒是希望南山永遠是這個樣。”

香玉點頭,她知道譚墨這話是什么意思,若是有了大變化必定不是好事。先前的梅夫人和他們得到的兩只靈鳥蛋很能說明一切。

南山不簡單,偶爾會掉落一些逆天的寶貝!

“娘親,娘親!”

兩人正在說話的時候,孩子們回來了。小青也跟著一道回來,她到現在還有點自責,要不是因為她輕功好,想提前一步去魚塘搬救兵的話,或許已經跟譚旭他們把秦煜拿下了。

香玉明白她的情緒,只三方兩語便勸好了她。只是香玉覺得這丫頭年紀不小了,是時候學女紅備嫁了呢,可千萬別學方萍,都那么大了也不想著嫁人。

這樣,小青在日后的行動便不會再出現了。為此香蘭對香玉是謝了又謝,好在小青這孩子心態好,很快適應了她的新角色。

這樣東屋里變得熱鬧起來,孩子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事情經過。等到了晚,秦宏他們也回來后,諾大的東屋便顯得擁擠起來。

等花傾城和楚天生將最新的情報和大家分析了一遍后,譚墨收到了從青竹那里來的信。

青竹帶著方萍等人直接去了縣城,根據情報面所說的成功知道了楚廉的落腳點。現在等著弄清楚他們的計劃是什么,然后對癥下藥。

飯菜吃完了,探討也到了最后,得出的結果是加強防備,力爭一打盡。

夜色已深,孩子們都回去睡了,譚墨和香玉卻還在推敲著各種可能。

香玉突然道:“我倒是覺得可以慢慢斬斷秦煜的左右手,當讓孩子們練兵了。”

“嗯,這法子可行!”譚墨立即同意,以他們培養的暗衛的實力,保護孩子們不在話下。

次日天蒙蒙亮時,香玉便接到了老香家的徐氏和小李氏的口信,說是那倆拋棄她們的天殺的,在昨晚帶著打扮著花枝招展的女人回家大吃大喝。吃喝完畢后還翻箱倒柜地搜出了幾塊碎銀子,在天還不亮時走了。

這個消息讓香玉非常重視,暗衛們灑下后很快便在去南山魚塘的路找到了他們,接下來是很順利的跟蹤了。

譚墨早在昨天知道秦煜的住處了,半夜時分帶著人走了。

孩子們跟著暗衛盯梢,來到小竹樓后發現大門掛著今日休息的牌子覺得納悶。

偷偷潛進去一看,香承宗一家不知被什么迷倒了,正在屋子里呼呼大睡。

而香福林和香祿林兩兄弟則是在揮汗如雨地挖坑,他們的新娘子卻在悠閑的釣魚,一點也沒有做壞事的覺悟。

藏在暗的譚旭大怒,“真是太過分了,這些家伙真是咱洛香村的人?”

楚沉香也道:“肯定不是。我都和老香家的人說了,等這事兒過去,他們可以給這兩人辦喪事了。”

“到時候把他們暗地里抓進大牢吧。讓他們嘗嘗把牢坐穿的滋味。”譚旭哼道。

譚星接話道:“以后再也不能出來害人了。咦,情報不是說以前那個總是欺負娘親的香雪也出來了嗎?她呢。”

楚沉魚想起昨晚看到的新消息,小姑娘的嘴角不由自主的翹了起來,“嘿嘿,香雪那是惡有惡報。”

“快說,到底咋了?”兩兄弟立即問道,反正那倆人還在挖坑,一時半會好不好。

楚沉魚道:“我昨晚才看到的情報,說是他們幾人到了縣城后,香雪使小性子不想走。他的兩個哥哥和嫂子把她賣給了四十好幾死了老婆的瘸子。然后他們拿了銀子直接回洛香村了,而香雪成了瘸子的老婆。”

“該!”譚旭兩兄弟哼道。

眼看著老香家兩兄弟挖好第一個坑,譚旭動了,“走,我們扣下他們審問。小星,你負責冰凍炸藥,沉魚,那兩個傻娘們交給你了。”

楚沉魚拍著小胸脯道:“旭哥哥放心,包在我身。”

“出發!”

三人動若脫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這幾人制服。

譚星也用和小青鸞青青一起用冰封住了炸藥,然后是各種審問。

別看他們還是孩子,審問起人來都有一套。可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審問功夫最好的竟然是楚沉魚。

這個外表甜美的小姑娘,狠起來連大男人都要顫抖。她拿著一片柳葉刀削了去了香家兩兄的手心的一層皮時,他們招了,什么都招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秦煜做的,讓他們回來融入洛香村,然后暗地里找香玉的麻煩,最好是給譚香園里的人下毒。

然而最要命的還是今日下午集市將會發生一場火災,這火災是他們點燃炸藥炸毀堤壩的信號。

得知這一切后,三個孩子后怕不已,連連抹了一層冷汗,幸好他們分析對了,也提早出手了。

不過讓他們更害怕的還在后面,今天下午五里鎮也會發生一系列的災難。甚至是縣衙也有可能被他們的人奪下。

三個孩子再也不能平靜,楚沉魚道:“怎么辦?”

“要是被他們得逞的話,五里鎮和縣城不知要死多少人?”譚星氣得小牙亂咬。

譚旭恨恨地踢了一下香福林,“說,你們還知道些什么?”

“唉呀呀,死了,死了!”香福林大叫著,竟然知道他是香玉的孩子,便很無恥地說:“香玉你這個不知報恩的,早知道會這樣我當時還不如把你按在河里淹死!”

“你,找死!”三個孩子立即怒了,小腳踹在香福林的身咚咚咚的。

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一個暗衛跳了出來,躬身道:“三位主子不如把他們交給小的吧。”

“好,交給你處置了。記住不要讓我娘親知道他們的下場!”譚旭此時表現得像個大人似的,切切地叮囑。

“是,小的明白。”暗衛低頭道。

譚旭拉起譚星和楚沉魚走,“走,我們去找娘親和爹爹去。希望小宏和小鳴他們沒事。”

三人如一陣風似地走了。

暗衛也很欣慰地點頭,三個小主子也算是他看著長大的,能有如此心性非常不錯。

再看老香家的兩個兄弟,此時已經嚇破了膽。他們從花樓里買來的媳婦則早已嚇暈了。

“好漢饒命呀,饒命呀!”香福林和香祿林竟然很沒種地跪地求饒。

然而等待他們的是暗衛一個個地自隱蔽處走來,給他們一人一記手刀后提著進入了南山深處。

自從,老香家的這兩兄弟再也沒出現在人前過。至于是生是死沒人知道。

三個孩子回到譚香園把他們知道消息還沒說完,便看到集市某個店鋪著了火。

洛香村的治安隊伍很快出動,火很快撲滅了,藏在暗處的人卻沒看到水淹的場景。

香玉以最快的速度將這邊發生的情況飛鴿傳書給五里鎮和縣城的人。之后便只能等待了。

傍晚時分,譚墨帶回了在南山聚點內已成為孤家寡人的秦煜。通過秘法審問得知了宣王妃和楚廉的行動計劃。

然后沒有然后了,只等著大家齊心協力將這些人一打盡。

這次反擊,譚香園里的人準備得十分充足,要人有人,要情報有情報。完全不是十年前的被動了,孩子們的表現也都很好。

不出兩日,該抓的抓,該殺的也殺了。留下宣王妃和再次落敗的楚廉,擇日押解進京。楚廉算是再不甘心也沒辦法,成王敗寇便是世間至理。

譚墨和青竹帶著孩子們跟著囚車一道進京,路肯定會遇到不少危險,但有著譚墨在,香玉便不再擔心。

孩子們離開五天后,香玉將自己狀態調整到最好,天還未亮之時一個人去了南山。

還是當年她初來此地時走過的路,只不過這路已經不再是先前的小泥路了。

再繼續走,越過香承宗的魚塘進入內層,放出大灰和小灰。兩只狼在前面開路,一切都很順利。

來到初遇小灰的地方,香玉在那發現過人參的地方又發現了幾株小參。

“果然,這東西也是一代一代地長。”香玉沒動小人參,不過才十幾年罷了。

“大灰,帶我去深處看看吧!”香玉看著那茫茫綠海,一時心曠神怡。

農女醫香 https://prpcoin.com/info-3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