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76章 大發現 回到首頁

第476章 大發現
農女醫香第476章 大發現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第476章 大發現

大灰是原住民,南山是它的家,哪怕從未走過的路在它看來也不陌生。品書網 www.vodtW.com

況且它現在的能力起十年前大多了,無形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對森林里的基它野獸是一種壓制。自認為不過的都不敢冒頭,要多遠躲多遠。

十年前的大灰和小灰,一身金黃皮毛油光水滑,在陽光下熠熠生輝。但十年后,它們的皮毛還是黃色的,但卻已經是返璞歸真了。

要說十年前的金黃色是刨了光的金,那么現在的金黃則是磨過沙的金,極致內斂,卻又帶著神秘的氣息。

有著大灰開路,香玉的前進速度非常快,午后便進入了無人區。這里不屬于人類的世界,草木繁盛,地的腐葉幾乎都沒過腳脖子。

在這樣的地方,香玉無時無刻不警惕。哪怕是大灰的氣勢全開,還是有大膽的蛇蟲鉆出來襲擊。

大灰的皮毛是很強的防御,無論是有毒的蛇還是蜈蚣之物,只要碰到會被電芒擊落,然后翻著身子死翹翹。

這是大灰和小灰在這十年里領悟到的新絕學,足以說明它們越來越厲害了。

小灰跟在后面,好地東看西看,饒是它現在也變得很厲害。卻也謹慎不已,不是嗚嗚叫兩聲來提醒香玉,這里很危險。

香玉也很清楚這里的危險,身的防護時時開啟著,些許蛇蟲倒也無懼。

“好了,我們在這里休息一下吧,來,都過來!”香玉兩只手按在兩只狼的頭,轉眼間進入了空間。

空間里到處生機勃勃,在這里香玉是主宰。她用精神力一掃,便將那不知從哪里飛來的幾只蛇蟲找了出來。粉碎的意識一動,這些蟲子們便成了空間里的養份。

香玉喃喃自語:“真是危險啊。”

她決定暫時不外出,將空間定位在大灰身,而她則在這里安靜地感受南山的不同。

今天譚香園里很靜,除卻時時看護這里的護院外,小主子們都不在,竟有些無精打彩的感覺。

了年紀的阿福和早已做不了事的四個泥瓦匠師傅們喝著茶,聊著天,以此打發他們的晚年生活。

沒人知道香玉去了哪,花傾城和楚天生也不知道,他們現在管著譚香園和其下所有產業的運轉,整天忙得腳不沾地,才沒那個閑功夫去考慮這些呢。

香玉自從了南山后便沒想過要半路回來,有空間有兩只靈寵,她是在這里呆幾年都是輕而易舉的。

事實是她打算在南山呆三個月,估計三個月后,孩子們也都從京城回來了。

香玉不知道怎么走,也不知道往哪邊走,去哪兒全憑自己的感覺。

前十天漫無目的地走,有直線有曲線,要不是大灰和小灰有自己的辨路方式,香玉準會迷失在這里。

再過十天,香玉能夠感覺到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召喚。姑且稱之為召喚吧,到底是什么她也搞不清,總覺得跟著這種感覺走,心會平靜。

一個月后,香玉來到一處斷壁懸崖,一眼看不到底,有風從谷底升騰,呼呼的聲音似打著旋兒,挺嚇人的。

但是那種召喚卻在這懸崖內,也許是在谷底,也許是懸崖的某處。

“怎么辦,下去嗎?”香玉摸著大灰的頭問。

大灰嗚嗚叫了兩聲搖搖頭,那意思是,怎么下去?這么深,掉下去肯定會摔死的。

香玉也在嘆道:“是啊,這懸崖深不見底,誰知道會通往哪里?”

以她現在的眼力也只能看到谷底有云霧在翻騰,也許是下面的溫度很低,遇到方的暖氣流形成的。也許是溫度高蒸發的水蒸汽。

無論哪種她都不能冒險跳下去呀,可不下去怎么一探究竟呢?感覺那種莫名的召喚在這里。

“怎么辦?”香玉不知道這里到底有多深,但她還是想準備用繩子降下去。

空間里的材料多的是,香玉花了幾天的功夫編織成既粗又長的繩子,若是不夠了她還可以隨時進空間繼續編,反正材料有時間也有。

一天后,香玉便將繩子綁在超大的石頭,這么下去了。兩保狼自然是收到空間里。

到底有多深呢,香玉換了好幾次繩子,光跟這懸崖作斗爭她用了十天的功夫,可見說其千米深那是保守的。

功夫不負有心人,終于在第十一天的時候她落到了谷底。這一路也收獲滿滿,不但收了一窩長著金色羽毛的小鷹,還收了不少珍稀的藥草。

一般情況下谷底是潮濕溫暖的,皚皚白雪都是生長在山峰之。可這里正好相反,谷底沒雪但有冰,不知有多深。

以香玉現在的體質她都感覺到了冷,山崖方可是剛入秋呀,天氣還熱著呢。

如此冷的地方自然極少有生命,但這也不是絕對的。寒帶植物有那么幾株,但是長在懸崖面,那里溫度想對高一些。

不過,在厚厚的冰層底下隱約能聽到水聲。只是這里的落葉太多,又被寒氣冷凍,想要知道水里有什么并不容易。

香玉也不在意,叫了空間食物補充完體力后,放出兩只靈寵,順著自己的感覺往游走。

走了半天后便找到了那個讓她感覺不一般的地方,這是一個類似鳥巢的小地方,離谷底有十來米遠,不時散發著些許熱量。

在它周圍的冰都融化了不少,四周的綠色植物也多了起來。

香玉看著這個小鳥巢,一時竟呆了。喃喃自語道:“這地方似乎有些眼熟呀?”

記憶突然將她拉回到現代,師姐有意將她推下懸崖,在降落的時候她看到了師姐的嘴角得意的笑。分明聽不到她說的話,但她卻能清晰的感覺到她師姐在說,“活該,像你這樣沒爹沒媽的孩子不配跟著師父去國外深造。”

然后無限的恐懼將她淹沒,也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只是一瞬間,也許是許久,她看到了一處光亮之地,求生的渴望讓她用盡力氣摸了去。

手指觸到那片光后,她感覺到了溫暖,然后黑暗將她吞噬。再次醒來,已經是老香家撿來的養女香玉了。

“難道是這里?”香玉伸出手來想摸,臨近之時她止住了。“不行,我不能摸。要是一摸再回去了怎么辦?我還有孩子和丈夫呢!”

想到這里她再也不敢碰了,后退幾步,說道:“大灰,小灰,你們記住這里,我們以后再來。”

誰知大小灰竟然在這附近撒起了尿,讓香玉的感覺怪怪的,她真不知道說什么好。

算了,這是狼們獨特的記憶方式,她也不再多說了。

打定主意后便按原路返回。可是下山容易山難,好在有空間這個堅實的后盾,香玉終于又來了。

可前后加起來的時間又過去了一個月,她不得不往回走。收起繩子便帶著兩只靈寵尋找回去的路。

好在有大小灰,要不然她出南山還不知猴年馬月呢!

重回譚香園,她叫過花傾城尋問起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將心思又放在生意。

花傾城匯報完后,問道:“公主,您這些天是去南山了吧?”

香玉點頭,“是啊。”

花傾城大喜,又道:“是不是有了大發現?咱們是不是能去……。”

香玉搖頭,打斷她的話道:“我也不知道,或許是,或許不是。等孩子們回來,有空我帶你們去看那里。”

“好!咱們等著呢。”花傾城可開心了,她很向往那個有無限可能的世界。

這些年她和楚天生的容顏也沒有老多少,青竹也是如此。便知道這歸功于他們修煉的功法,對于能創造出如此特功法的世界充滿了好。

花傾城走后,香玉又限入了為難,孩子們還小,現在走她舍不得。

不過,到底怎樣還得等譚墨回來再說。

半個月以后,天氣正式轉涼,孩子們也從京城回來了。

家在京城的都留在了京城,只有譚旭、譚星和楚沉魚三人重回譚香園。

楚沉魚這小丫頭從小喜歡譚旭,兩人可謂是青梅竹馬。此次同去京城,她們更是并肩作站,一舉擒下了宣王余黨最大的主角,裕候爺和老裕德妃。等待他們的定是國法的處置。

楚沉魚過了年十一了,而譚旭也到了十四歲,已經是大孩子了。

兩個孩子的感情香玉和花傾城都看在眼里,便擇吉日給他們定了親。

楚沉魚自此也算是譚家的人了,香玉便給了她一個儲物袋為禮,高興的她不要不要的。要知道她的父母都還沒有這樣的好寶貝呢。

她的體質也很好,符合修煉法術的條件,對她在功法面香玉并沒有藏著掖著。

這樁大事完成后已近年底,香玉這才跟譚墨說起了她在南山里的發現。

一同坦白的還有她從哪來的,并怎樣獲得空間的,將以前并沒有完全坦白的都說了出來。

譚墨聽完眉頭深鎖,一把將香玉抱在懷里,后怕地說:“以后不要去那邊了,我怕你會突然離開我們。那我和孩子們怎么活呀?”

香玉也極為舍不得,緊緊地反抱住他說:“好,沒有你的許可我不去,我也舍不得你們!”

農女醫香 https://prpcoin.com/info-3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