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77章 孩子們大了 回到首頁

第477章 孩子們大了
農女醫香第477章 孩子們大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第477章 孩子們大了

但是譚墨心里并不輕松,他覺得對不住香玉,“玉兒,對不起,我和孩子離不開你,但是這對你太不公平了,我……。”

大明朝是他出生的地方,是他的家鄉。可是這里不香玉的家鄉,她一定很想回去看看吧?

香玉道:“并不是這樣的,我只想弄明白一些事而已。或許這里只是一處與眾不同的鳥巢,也或許這里通往我的先祖所說的那個世界。”

其實這些年譚墨也在南山尋找這樣的地方,梅夫人的事可以說明南山是真的可以掉落不少不屬于這個世界的東西。

但是一想到香玉也有可能是這樣掉下來的,他心里有些難受,擔心地說:“玉兒,你還記得梅夫人嗎?還有曾經奪舍傾城的那東西。他們也是來自另一個世界吧?我很怕,怕你會和他們一樣到了時間會離開。孩子們還小呢!”

香玉像只貓兒一樣用頭拱著譚墨的寬厚的胸膛,“傻瓜,我不會那么容易離開的。這里是我的家,我也舍不得,真的。”

兩人溫存了一會,譚墨又說:“不過,我也有種預感,等孩子們都大了我們再去尋找那個世界,我要和你一起走。”

究其原因是,他們的容顏到現在還保持著修煉先祖給的功法時的樣子,身體更是好得出。十多年來從來都沒生過病,也沒有哪里不舒服過。

若是再過十年二十年還是這樣的容貌,那他們不會隨便外出了。年輕是好事,但超越實際年紀太多的年輕不好了。被人說一聲老妖怪那是明擺著的。

說到這里,兩人又開起了玩笑,香玉道:“如果到了那一天,你們我們會不會旭兒他們還要年輕呀?”

譚墨說:“不會。頂多跟他們一樣年輕,別忘了旭兒他們也修煉了跟我們差不多等級的功法。至少不會我們老。”

“嗯,說得也是。”

這樣,香玉的大發現暫時擱置起來了。

但是南山的探險他們還在進行著,不過是帶著孩子們一起探索。游山玩水之時認識各種草藥知識,功夫和智力得到很大的提升。

孩子們此次進京,譚星被封了個大將軍,算是繼承了譚墨的官銜。連楚沉魚也被封了個有名無權的小縣主。他們是不必為了出人頭地奮斗的。

等再次春暖花開之時,許久沒有消息的齊震回來了。跟他一道回來的還有個正處于二八年華的小姑娘。

這小姑娘雖然年紀不大,方萍等人卻得叫她師娘,誰讓她是齊震看的媳婦呢。

香玉和譚墨更是被齊震驚掉了下巴,這不是老牛吃嫩草嗎?雖說齊震現在也三十來歲,可還是這小姑娘大了一倍呀。

但是緣分這種東西很難說得清,人家兩人是那么看對眼了你怎么辦?

香玉還聽方萍說,她師娘是當今武林盟主的小女兒。身患重病之時被齊震救了,可不知怎么的,她的小女兒竟然這么看齊震了。

兩人一來二往地好了,總得來說是這小姑娘先追的齊震。

不管怎么樣,齊震有了媳婦也算是讓香玉了了一樁心事。她的義父義母為了齊震的事真真是急白了頭。

齊震洛香村,第一個要見的人便是香玉,還為香玉準備了禮物。這是齊震每次外出必定會做的事,但這次卻因此和新媳婦鬧得不愉快了。

新媳婦叫周桐,是個利落的江湖女子,天真爛漫之余,脾氣也有那么點沖。

當他們來到譚香園大門口時,周桐見到香玉的第一面便是不敢相信。繼而臉色大變,指著香玉道:“你,你是香玉,今年多大了?”

當面問年輕人年紀是很不禮貌的,特別是問女人的年紀。這在古代也是一樣,畢竟誰也不想讓自己變老不是?

香玉看到周桐的第一面也覺得有些不自然,因為這姑娘長得太像自己了,特別是那雙眼睛,除卻那一臉的英氣外,簡直是自己的仿造版。

她能理解周桐的感受,也第一次知道了齊震的心思,原來這家伙對自己有過那樣的想法呀。

現在想來以前譚墨對他那么地不放心也不是沒有理由的,可笑的是自己竟然過了這么多年才知道。

香玉裝作不知道的樣子說:“是啊,我是香玉。三十好幾,大兒子都十四歲了,現在是兩個孩子的娘!”

周桐被打擊到了,一臉地不相信,“怎么會?我姐才二十幾歲看去你都大,這不可能。”

香玉笑道:“可能是我們譚香園的水土好吧。”

齊震咳嗽一聲道:“小桐,別問了。我也羨慕得緊呢。”

“哼!”周桐不理會齊震,真接提著裙子往譚香園走,她不是傻子,看到香玉自然明白了一些事。

“呵呵!”齊震尷尬地看了眼香玉,不知道說什么好。

香玉也瞅了他一眼,轉身走,“哼,活該!”

三個孩子也沖著齊震作鬼臉,嘿嘿笑個不停,他們這個年紀該懂的不該懂的,反正都懂了。

齊震臉面一黑,表情一沉,“看啥看?看我怎么罰你們。”

“哦!”三個孩子頓作鳥獸散,他們都長大了,才不怕罰呢。

說實話,齊震的功夫遠沒有他們好,只不過從小到大的師父,怎么也得尊重一點不是?

周桐氣得誰也沒帶,一個人在譚香園里轉悠,但是她越轉越心驚。

譚香園經過近二十的修整打理,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只圈了一大片地的園子了。

里面有不少一人抱不過來的大樹,也有透心涼的清泉。有說出不名來的花兒們,更有遍地的藥草,這些藥草可不是普通的藥草,甚至連了年頭的人參都有不少。有的甚至還泛著紫光,一看是出自空間之手。

這個時節桃花盛開,幾株年紀不小的老桃樹,粉粉地連成一片,別提有多漂亮了。

還有清泉邊的垂柳,以及隨水飄動的水草,還有那自由自在游弋的小魚兒。

鳥兒也不少,最有名的是譚旭和譚星的朱雀和青鸞。作為靈鳥,它們的生長周期相當緩慢,但好在會隨著主人境界的提升而提升。

又經過一年的不懈努力,它們的小翅膀終于多了不少漂亮的羽毛,會飛了。

受它們的影響,那些稀的,漂亮的小鳥也慢慢地在這里落了戶。當然,香玉處斷崖處帶來的金黃小鷹也長大了,它們也是孩子們的寵物。

“這里太不一般了。”周桐是武林盟主的小女兒,什么樣的美景沒見過,可是如此有靈性的地方她還是第一次見。

來到涼亭想好好欣賞一番,突然看到涼亭內還有一位男子,正在聚精會神地雕刻著玉片。

周桐好地走過去問:“你在雕什么?”

譚墨抬頭,眼神的精光嚇了周桐一跳,然而看到他的相貌時,周桐的心突然跳慢一拍。

這世竟然有如此英俊的男子,她,她竟然從未見過。

并非說譚墨的相貌是多么多么的美,那是一種不一樣的感覺,特別吸引人。

譚墨不知道她是誰,起身收起玉片,沖她點了個頭走了。

出了涼亭便看到了香玉,他主動握住香玉的手道:“玉兒,家里來客人了嗎?”

香玉也緊緊握住她的手道:“譚大哥,告訴你個好消息,我齊二哥終于娶到媳婦了。是這位周桐姑娘。”

譚墨這才知道周桐是誰,沖其點頭道:“不必客氣,當是在自個兒家里一樣。我去看看小齊!”

說完譚墨便走了。

香玉來到周桐跟前,拉著她的手道:“這是我當家的,孩子他爹。我還大幾歲呢!”

“啊,哦!”周桐那是相當震驚呀,但是震驚過后心里竟然不嫉妒了。

果然他們才是一家人,齊震是不行的,所以她才不怕齊震會離她而去,反而有種優越感,因為她齊震年輕啊。

周桐的想法是這么簡單,想通之后跟香玉相處起來竟然變得特別融洽。

齊震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他還想了好多說辭呢,這倒是省事了。

他們在譚香園住了兩天便啟程去了京城。婚事打算在那邊辦。

也不知道是不是連鎖效應,在齊震大婚后過了不到三年的時間里,他們譚香醫館的老大難們都成婚了,而且都落戶在了洛香村。

如此一來,洛香村真的成了人杰地靈的寶地。

經過多年的發展,從洛香村走出去的各類人才一年多起一年來。也有好幾戶人家孩子了進士作了官,也包括老香家的人。

香遠在堅持了多年后終于了進士,再回首年少時的種種,香遠感觸很深,倒也真作了好官兒。

譚旭十九歲的時候娶了楚沉魚為妻,組建了自己的小家。而譚星則是瞧了個不受宮里人待見,生下來母親去世了的小公主。

秦烈巴不得將自己的女兒嫁過來,二話沒說讓這小公主住進了譚香園。

香玉感覺她又多了個小女兒,只是譚星少五歲,成親的話還沒那么快。

孩子們一大,譚墨便重新蓄起了胡須,香玉也極少出門,每次出門都戴著帷帽,兩人的衣著顏色也變得暗沉起來。他們這么做不是遮丑,而是在遮擋自己的年輕。

慢慢地他們在外面的身影逐漸被孩子們取代,老人們也相繼離世,新生兒不斷降生,這是一種傳承,也是生命的延續。

年紀大而不老的譚墨和香玉,慢慢地覺得這個世界似乎不需要他們了。

農女醫香 https://prpcoin.com/info-3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