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78章 我們走吧(大結局) 回到首頁

第478章 我們走吧(大結局)
農女醫香第478章 我們走吧(大結局)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第478章 我們走吧(大結局)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品書網 www.vodtW.com

試想,你和兒子站在一起,被人認為是兄弟還是年紀輕的那一個你作何感想?

還有,你和媳婦一起逛街,被人當成你媳婦的妹妹,你又是作何感想?

更難過的是當你媳婦叫你為婆婆的時候,周圍的人看你的眼神那叫一個怪。

這種感覺相信一般人都體會不到,但是譚墨和香玉卻是切切實實地體會到了那種尷尬。

誰說年輕是好的?到了他們這個本應是晚年的時候還那么年輕,說真的,你跟朋友們已經完全沒了話題。

人家秦烈也禪位作了太皇了,他們是不是也該退出這個歷史的舞臺了?

當譚旭的小兒子七歲,譚星的小兒子三歲時,香玉和譚墨覺得他們真的需要離開了。

說實話,他們活到這個年紀,也算是跟普通人一樣過了一生,能看到孫子長得這么大也算是沒有遺憾了。

這天,正值陽春三月之時,萬木復蘇,鳥語花香。

譚墨刮掉了胡子,重新穿年輕時的衣衫,這衣衫還是香玉一針一線給他做的,昔日的俊朗再現。

香玉也不再戴帷帽了,同樣穿了年輕時衣衫。一頭青絲烏黑油亮,只是太長了,香玉索性剪短了一些,梳了個墜馬髻,整個人顯得清清爽爽,柔美恬靜。

給孩子們留下的儲物袋也都裝滿了,空間由史以來第一次清空了存糧。

但是香玉和譚墨還是覺得少,若是還有更多的儲物袋好了。

可惜這東西不屬于他們這個世界,能有一個都是逆天的存在。何況花傾城三人跟了他們這么多年也不能不表示一下。

如此一來空間里能找到的存儲裝備全發散出去了。香玉自己留下了那只貌不驚人的儲物手鐲,譚墨則留下了一個較大一的儲物袋。

青竹這些年一直單身,用他的話來說,注定不會留在這個世界何必再憑白添一些牽掛呢?

他們三人的容貌變化也不大,其實只要練習了那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功法,有了進步后,人有可能老得非常慢,說容顏永駐也可以。

出了他們的小院,便看到了花傾城、楚天生和青竹,三人都有儲物袋,輕裝簡行。

幾人翻墻而出的時候,再次深深地看了眼院子。那邊是譚旭一家人的住處,而那邊則是譚星一家人,越看越舍不得。

但那又如何呢?

這些年香玉和譚墨等人也不是什么都沒做的,探索南山的行動從未停止過。

那處說不清道不明的鳥巢一年一年大,真正成了洞窟形狀,里面溢出來的能量也是一年一年多。

原本那里是冰封的谷底,由于這個洞窟溢出來的能量竟然讓這里變得四季如春起來。

那厚厚的冰層已經消融,而且還在谷底形成了條小小的河流,里面也有了魚蝦。在這里更適合種植一些高階藥草,因為河邊緣的不知多少的落葉在溫度升的作用下形成了富有營養的腐殖質。

而且那些能量跟空間里的靈氣是一種性質的。但卻是只存在于谷底,并不升。這也是這里并沒有被南山里的動物所占據的主要原因之一。

到去年年底,那洞窟已經擴大到了一人高的高度。但是從個月開始,洞窟便漸漸地縮小了。

香玉能感覺到,若是這里再次縮小到發現它的大小時,她這輩子便再也回不去了。

至于是回現代還是去另一代光怪陸離的世界,香玉不知道,所以他們不能再等了。

“唉,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們栽下的啊。”香玉嘆道。

花傾城也道:“有點舍不得。”

譚墨卻道:“舍不得也得走。我們雖然可以容顏永駐,活得百十年沒問題,可其他人呢?早晚都會分離的。父母和孩子也是如此,他們現在有自己的家。”

是啊,他們有自己的家,要過屬于他們自己的日子。

幾人感慨了一下,再次瞅了眼譚香園。

“走吧!”

不走也不行了,天,眼看著要亮了呢。

剛出內院的大門,香玉便看到了兒子和兒媳。

譚旭長得很像譚墨,此時像個孩子似的雙眼紅通通的,埋怨道:“娘親,爹爹,你們不要我們了嗎?”

譚星也道:“娘親,我們不能沒有你。不許走!”

楚沉魚哭了,抱住花傾城道:“我也不讓你們走,孩子還小呢,你們不能走!”

譚星的媳婦秦可兒也拉著香玉不讓她走,“娘親,留下來吧。”

香玉和花傾城也流淚了,有那么一刻她們是真想留下來。唯有青竹,離去的心還是那么堅定,可見有牽掛和沒有牽掛的人是不一樣的。

相擁不過一刻鐘,最終譚墨下定了決心,“要是舍不得跟我們走一路吧,咱們路談。”

“嗯。”四人互視一眼,雖然擔心孩子們醒來找不到他們,但有忠心的仆人照看,他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父母要丟下他們走了呢。

這四人除了譚星的媳婦秦可兒的底子差一些外,其他人的功夫都已經練到了一定的層次。雖說還不能凌空飛行,但輕功都是極好了,天蒙蒙亮的時候他們已經來到茫茫深山。

那處斷崖,香玉和譚墨并沒有告訴孩子們,但這么多年過去了,那里確實已經大變樣。

香玉第一次去的時候走了一個多月,那是不知道路亂轉的結果。理清了路后,現在只需要大半一天能到達。當然,這是需要他們全力施展身法后的行進速度。

來到這處斷崖已是夕陽西斜,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沒人要求吃喝,以他們的功夫幾天不吃不也不會有事。

只有功力稍弱的秦可兒有些吃力,靠在譚星的身喘氣連連。心暗下決心,以后一定要勤練功夫。不為陣殺敵,只為能容顏永駐她也愿意。看看公婆他們的容顏,她練起功來有動力。

斷崖處多了不少屋子,其有兩名黑衣暗衛,年紀真不小了。見了譚墨等人連連躬身行禮。

“主人,有何吩咐?”

譚旭看到他們吃了一驚,“你們,你們不是幾年前受傷去世了嗎?”

其一名暗衛呵呵笑道:“大少爺,我們當時是差點死了,多虧了公主的神藥才活過來,主子便派我們到了這里。”

譚墨沒對他們多說,只道:“送我們下去。”

“是,主人請稍等。”

說完黑衣暗衛便來到一處搭在懸崖的屋子跟前,進去整理了一下便說道:“主人請!”

譚墨拉著兩個兒子進入屋子,說道:“我們分批下去。”

這是一個鐵籠子,架在有齒輪的架子,粗大的鐵鏈像繩子一樣垂下。這像一個簡陋的電梯,只不過是需要人力的電梯。

隨著嘎吱嘎吱的聲音響起,鐵籠子緩緩落下,越落越快,半個時辰后到底。

譚墨在下面敲了敲鐵籠子,這東西又收了去。

而譚墨爺仨則利用這段空閑跟兩個兒子說著眼前一人高不斷閃現光亮的洞窟的事。

等所有的人都下來后,天色大黑,月也亮了起來。谷底也有兩間房,眾人點起火把。

該說也都說了,譚旭和譚星知道他們無法阻止父母的離去。說實話,他們身懷傳說的靈鳥,有時也會感覺到自己有一天會離開這個世界。

但是沒想到父母離開自己的那一天會來得這么快。他們也是三十好幾的人了,想起這些眼淚止不住地流。

香玉不斷地給他們擦著淚,自己的眼的淚倒是先落了下來。兒子再大,都是他們的孩子,作娘的永遠不放心。

于是各種叮囑,各種囑咐說了一遍又一遍。

今晚是月圓之夜,月特別亮,又特別圓。

洞窟的光線似乎受到月光的牽引也變得大漲,好像知道香玉要走,似乎在說,它等候多時了。

“時辰不早了,我們走吧!”譚墨冷聲道。

再多不完話也不得不說再見,像那些普通人一樣,到了他們這個年紀說不定哪一刻撒手歸西了。難道這不是離別嗎?

突然,譚旭和譚星同時說道:“娘親,爹爹,你們走好。有朝一日我們會去找你們的,一定要保重。”

他們雖不知道那個世界是怎樣的世界,但是只要他們還活著,有重逢之時。

洞窟的光在漲過后竟然緩慢消退,譚墨急道:“好,我們等著,快走!”

來不及多說,香玉拉著譚墨的手,譚墨拉著楚天生,然后是花傾城,再然后是青竹,這么走進了神秘的洞窟。

為什么是香玉在前呢?譚墨做過試驗,他們曾經將手伸進去過,沒有任何反應。但只要香玉拿著東西往里扔,如兔子,轉眼間這兔子會不見蹤影。

所以這次必須是香玉在前,然后便一個個消失在光亮之。

“娘親,保重!”四人看著那緩緩消失的洞窟淚流滿面的祝福著。

香玉等人消失了,那個亮著光的洞窟也徹底關閉。這一異象結束后,谷底的溫度驟然下降。

譚旭等人按照父母的囑咐將谷內有用的藥草以最快的速度摘完,便戀戀不舍地了簡陋的升降梯回到懸崖方。

這里已經跟以前沒有區別,也不需要人看護了。等下次開放還不知道多少年后呢。

再說香玉等人進入這個洞窟后才知道這原來是時光之洞,或者說是時空節點更為確切。幾人為了不分散緊緊地手拉手。

香玉倒是沒覺得有哪里不舒服,沒過多久她便看到了現代的高樓大廈,想伸手抓過去。

但是卻被另一道更強勁地吸力把他們刻入那深不見底的世界。

在落入世界的那一刻香玉有些拉不住了。譚墨松開了楚天生用力把香玉抱在了懷里。

香玉發現楚天生也是這樣抱著花傾城的,剩下青竹則是自由落地。

“啊!”

“噗通!”

譚墨和香玉落到了湖里,從湖里伸出頭來看天。楚天生和花傾城被摔向了另一邊,而青竹卻是另另一邊。這樣他們分開了。

湖水清澈溫涼,香玉沒有特的感受,問道:“這是哪里?”

譚墨搖頭,“不知道。”

兩人從湖里出來,還未來得及烘干衣服發現了一只會飛老虎沖他們撲來,那氣息相當可怕。香玉果斷地拉譚墨進入了空間躲避。

在空間里,香玉看著譚墨咯咯地笑,“這里應該是我先祖說的世界吧。”

“是啊,在這里我們好像很弱小的樣子。”香玉又道,“怎么辦?”

譚墨一把將她拉到懷里,笑了,“那又如何?我們從頭再來是!”

“嗯,從頭再來!”

是啊,那又如何?大不了從頭再來!

農女醫香 https://prpcoin.com/info-3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