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盛寧前世無責任番外,第九章 回到首頁

盛寧前世無責任番外,第九章
重生八零俏佳妻盛寧前世無責任番外,第九章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媽媽,怎么海藍還沒到。”秦翠芬手里拿著端著雞尾酒杯,不耐煩的說:“她以前來的可是很勤快的。”

“不知道!”蘇韻雖然老了,但是保養的好看起來氣色不錯。

“她不來,等一會慈善晚宴誰捐款呀?”秦翠芬是個守財奴,她手里有錢,從蘇家弄了不少。可是每次有捐款,她都舍不得出專門從海藍身上弄。

孟平那么有錢,海藍多捐助一點也是對的。

作孽做多了,捐助點錢,也好買個心安。

“我出,你的那一份我幫你出了。”蘇韻心里有點煩躁,她剛剛打電話給孟平結果沒人接,打給助理吞吞吐吐的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現在海藍也沒來,總覺得要發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媽媽你對我真好。”秦翠芬放下酒杯坐到蘇韻面前,“媽媽我會一輩子孝順你的。”

“嗯嗯!”蘇韻把心里的那點擔憂拋開,拍了拍秦翠芬的手說:“你能有這份心就夠了,以后啊該捐款的就捐款,那點錢也沒人在乎。”

這個女兒什么都好,就是太小家子氣了。估計是從小農村長大,苦日子過多了現在像個守財奴。明明手里有錢,可無論是聚會還是慈善晚宴,她從來不出錢。

上個月去巴黎旅游也是,全程一分錢沒陶,全是她跟海藍拿的錢。

他們蘇家不說是什么豪門望族,但也從來沒缺過錢,對于金錢其實根本就不在乎。偏偏翠芬小氣的讓人費解。

“媽媽,您也知道我在農村的時候吃了那么多的苦……”秦翠芬說著又可憐兮兮的開始掉眼淚。

“好了,別傷心了,是我對不起你。我已經立下遺囑,以后我的資產全都給你。”

“真的?”秦翠芬激動不已,眼底那還有半點眼淚,“謝謝您。”

“對了,給海藍打個電話就等她了。”海藍這個兒媳婦是她一手挑的,無論是盛寧還是馮辛彤她都不喜歡,一個太妖媚上不了臺面,一個太強勢心眼太多。

海藍是她從小看著長大的,知根知底。

“好!”秦翠芬拿出手機撥打海藍的電話,卻響了半天沒人接。不死心的又打過去,還是沒人接,換成家里的電話,剛剛接通就被人掛斷。

“不好了!”秦翠芬臉色大變,想到自己從沈建國哪里調查出來的事情,手都開始抖了起來。

“怎么了?”

“媽媽,海藍肯定是出事了。”

“她能出什么事?”

“是……是孟平……不對,是盛寧……”秦翠芬說著,眼底迸發出惡毒的光芒,“你說這個女人怎么總是陰魂不散?死了還想不想讓我們好過。”

“盛寧放出來了?這么多年過去了,就算放出來也成不了氣候。”蘇韻壓根沒把盛寧放在眼里,“在監獄了待了那么多年,早就人不人鬼不鬼了吧?”

“她死了,葬禮是徐軍長親自操辦的,葬在八寶山。”

“什么?”蘇韻狠狠的一巴掌拍在茶幾上,怒不可遏的說:“她有什么資格?”一個下賤的婊子而已,憑什么葬在八寶山?徐啟剛是瘋了不成?”

“誰知道,孟平肯定是已經知道了,估計我們做的事情全部都要泄露。”

“泄露就泄露,我也是為了孟平好。”

“媽媽我支持你。”秦翠芬眼底閃過一絲得意。她還是有先見之明的,當初壞主意全都是她出的,但實際操作卻是蘇韻和海藍倆人。

哼哼哼……就算孟平調查起來,也跟她沒關系。不過建國的態度,卻讓她很難受。

“媽媽,我我沒想到我老公居然……”秦翠芬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我沒想到,建國他居然這么多年都沒忘記那個婊子。”

“真是該死。”蘇韻氣怒不已。

聚會結束,秦翠芬走出會所,站在車前卻沒上車。她心里總是在想著,剛剛打電話給海藍卻沒人接聽的事情。

不行!她必須要弄清楚海藍是否出事。如果真的出事了,她也好早做打算。

秦翠芬不死心,又拿出手機再次給海藍打電話。

****

孟家別墅

富麗堂皇的大廳里,手機和電話一直不停的響,穿戴一新的海藍跪在地上,看著電話想去接又沒勇氣。站在她對面的是猶如魔鬼般的孟平,看她的眼神像是死人。

“接電話啊!怎么不接呢!”孟平在沙發上坐下,給自己點燃一支雪茄優雅的抽著。

海藍瑟縮了一下,恐懼的看著他,想接又不敢接。

“我讓你接電話。”孟平突然發怒,一腳把海藍踹倒在上。這一腳正好是踹在肚子上,疼的海藍全身抽搐。

“你……你居然打我。”海藍不可置信的看著孟平。雖然倆人結婚這么多年沒什么感情,而且一直是分居狀態各玩各的。但是孟平至少在外人面前是給她面子的,錢隨便她花,也從來沒打過她罵過她。

她以為他們之間就算沒愛情,但親情至少是有的。

“我打你?”孟平抖落煙灰,勾起一抹陰冷至極的冷笑。在他的這個笑容下,海藍再也不敢說什么。

夫妻這么多年,孟平是什么樣的人,她心里最清楚。

殺妻的事情他能不能干的出來?結果當然是能。這個發現讓她覺得悲哀,本以為弄走了眼中釘肉中刺的盛寧,她就可以高枕無憂了,結果全都是她的沾沾自喜。

惱人的電話還在不停歇的響著,孟平的視線掃過,海藍渾身一抖手忙腳亂的拿過手機接聽。

電話一接通,里面響起秦翠芬咋咋呼呼的聲音,“海藍你怎么了?你怎么現在才接電話?”

“我……我沒事。”海藍想說什么,但是在孟平的眼神下,她什么都不敢說,“你這么我是有什么事嗎?”

孟平伸手把電話按下免提和錄音。

海藍驚恐的看著他,全身都在發抖,心里的恐懼逐漸蔓延,結婚這么多年她此刻才見識到孟平的厲害之處。

她敢發誓,自己只要說錯一個字就會被擰斷脖子。

顯然,電話另外一端的秦翠芬還沒發現端倪,繼續抱怨道:“今天的聚會你怎么不來?我們有事情跟你說。”

孟平無聲的用口型道:“讓她說。”

海藍死死的攥著手機,肚子上的疼痛一抽一抽的,“我今天肚子疼不舒服就沒去,你有什么事情在電話里說就行了。”

“你真的沒事?”

“真沒事。”

“盛寧的事情你知道嗎?她死了就死了,怎么還能勾搭上徐軍長,真是該死。”秦翠芬降低了音量,但是開了免提的手機聲音依然大的很,“就她那種賤人,也配葬在八寶山,我真看不出來一輩子都正直無私的徐啟剛居然為了她破例。”

重生八零俏佳妻 https://prpcoin.com/info-42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