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盛寧前世無責任番外,第十章 回到首頁

盛寧前世無責任番外,第十章
重生八零俏佳妻盛寧前世無責任番外,第十章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秦翠芬說完,才發現海藍有點不對,呼吸的聲音實在太重了。她疑惑的蹙眉,“你好好休息吧!我掛了。”這種時候她已經意識到

“等等……”熟悉的男人聲音透過電話傳來,秦翠芬拿著手中的手機差點拿不穩掉在地上。

“孟平?”

“是我!你等著我去找你。”說完電話被啪的一聲掛斷。

這下秦翠芬也不走了,轉身快速的跑回去,氣喘吁吁的找到蘇韻,引得蘇韻不高興的蹙眉。

“你沒事跑這么快干嘛?都多大的人了,怎么還是這么不注意形象?”蘇韻有些不高興,以她們的身份是不能做出粗魯的舉動。

“媽,海藍出事了,她出事了。”

“你具體說說。”

“我剛剛給海藍打電話,結果里面卻有孟平的聲音,孟平說他會來找我的,怎么辦?到底我們怎么辦?”當年暗害了盛寧,她就一直害怕這個秘密被人知道,最害怕的是讓孟平知道。

“現在我們怎么辦?孟平已經全部知道了。”

蘇韻氣的一拍桌子,“我是他的母親,他還想把我怎么樣不成?”

“孟平就是個瘋子,他什么事情都干的出來。”秦翠芬算是最害怕孟平的人呢。

蘇韻想了想,嘆口氣說:“你先回去先討好一下沈建國,我去找蘇海。”

“對對對,找小舅舅,小舅舅一定有辦法的。”秦翠芬終于鎮定下來了,蘇海就是她們的主心骨,有他在,就算孟平發瘋也不能把她們怎么樣的。

“海藍我們也不能不管。”蘇韻嘆口氣,說完拿起電話給海雙節撥去。

******

孟家別墅里,自從掛斷電話就變得非常安靜,孟平漫不經心的把手中的雪茄在煙灰缸里按熄滅,冰冷的說:“說吧!說清楚就好。”

“說什么?”海藍還在做最后的掙扎,“我什么都不知道。”

“把當年你跟蘇韻還有秦翠芬蘇海等人聯手的事情給我說清楚。”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海藍忍著心中的恐懼,大著膽子說。

“不說是吧?”孟平起身繞過酒柜,從抽屜里拿出一把手槍,手腕翻轉間子彈穿透海藍的膝蓋骨。

尖銳的槍聲傳到了外面,守在外面的助理眉心猛跳。心中暗自祈禱,孟爺您可千萬要冷靜,海藍背后有海家撐腰,您就算再生氣也不能殺人啊!

“啊……”海藍凄慘的叫聲傳了出來。

助理想要進去,最后想想孟爺的脾氣只好忍下。

孟平的這一槍,直接把海藍的膝蓋給打碎了,如果不立刻治療那海藍以后就只能用一條腿走路了。

“你……你太狠毒了,我們海家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孟平拿著槍走到海藍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盡管不要放過我。”他現在心中有毀滅一切的沖動,別說秦家不會放過他。他現在海家,蘇家一個都不會放過。

就等著孟,海,蘇三家同歸于盡吧!

“你說不說?不說的話我們慢慢來。”說著他舉槍對準海藍的另外一邊膝蓋。

******

“孟平你這個瘋子……你為了一個上不得臺面的小三,居然想要殺你的妻子。你會身敗名裂的,你會萬劫不復的。”

“那正好,就讓三大家族全都萬劫不復吧!”

海藍被孟平眼中的瘋狂給嚇到了,她再也不敢隱瞞,仔仔細細的把當年怎么陷害盛寧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孟平的臉色越來越冷,心中一陣陣的抽痛,疼的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是盛寧自己活該,她就是個賤人,是個小三。她有什么好的?我真沒想到這么多年了,你居然還心心念念的想著那個小三,你……啊……”海藍的話還沒說完,另外一邊膝蓋被子彈瞬間擊碎,發出撕心裂肺的叫聲。

整個人再也撐不住,直接昏倒在地。

孟平把槍收起來,拎著自己的西裝外套決然的轉身出去,走到院子里的時候正好海深跟海雙節快步進來遇到個正著。

海雙節一把抓住孟平的衣服領子,憤怒的咆哮道:“你把藍藍怎么樣了?”

“放開。”孟平冷冷的說。

“你這個混蛋,你眼中還有我這個長輩嗎?”

“當然是沒有。”孟平陡然從拔出槍對準了海雙節的眉心,霎時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不可思議的看著孟平。

每個人都用看瘋子一樣的眼神看著孟平。

特別助理差點把眼珠子瞪下來,孟爺您可真敢。那是您老丈人啊!是首長,您居然敢拔槍,這日子是沒法過下去了。

“孟平你瘋了?放下槍。”海深也被嚇一跳,全世界也只有他這個混世魔王敢干出這種事情。

孟平冷笑,“你先放了我的領子,要不然我就開槍。”

海雙節慢慢松口孟平的領子,眼中有屈辱,有憤怒更多的是失望和痛心。早知道他當初就不應該心軟,把藍藍嫁給這種人。

孟平收起了槍陰陰的笑,“做好準備吧!”然后帶著特別助理離開。

他雖然沒說準備什么,但是話中的威脅含義已經非常清楚了。孟平沒有孩子,這么多年都沒讓海藍生下一兒半女,也許他早就為今天做準備了。

等到海藍跟海雙節沖進客廳,看到海藍倒在血泊中,倆人幾乎全身血液都冷了。

“藍藍你怎么樣?”

“廢了。”海深視線從已經變了形的膝蓋上掃過,然后把人抱起來沖出去,親自開車送到醫院。

放出海藍嫁給孟平他就是不同意的,明顯孟平從來都沒喜歡過海藍。可家里人同意,父親從不管這些事情,他也沒反對的資格。

落到今天這個地方,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孟平瘋了。

不到半天,關于這個消息傳遍了三大家族,就連已經退休的孟行之海云兵都被驚動了。然而所有人都找不到孟平,家里,公司他長去的會所,高爾夫球場等等全都不見孟平的蹤影。

出入境哪里也沒他的記錄。

不過找不到他的人,但是他的產業卻是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旗下好幾家集團股票被他一夜之間全部拋售,累計套現三百個億。

“他要這么一大筆錢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蘇韻氣惱的拍桌子,“就連行之的電話他都不接,這小子是真的太沒孝心了。”

蘇海手摩挲著下巴,分析道:“他這是想跟我們同歸于盡。”

“什……什么?”蘇韻一愣,猛然跌坐在沙發上,半天沒說出話來。

蘇海有片刻的出神,“姐,你后悔過嗎?”

蘇韻猛然轉頭,眼中有著嚴重的紅血絲,“后悔什么?”

“后悔算計盛寧。”蘇海當初并不愿意插手的,也是看在自己的親姐姐的面子上,才愿意幫人。不過他這輩子無論做任何事情都沒后悔過,可現在對于盛寧這件事情,他一個人的時候會破天荒的覺得后悔。

這不符合他做人做事的行為準則。

記得當初盛寧就是個小丫頭,雖然性格不討喜,可也只能說是懵懂無知而已。那么一個鮮活的生命,最后在他們的算計之下枯萎,蒼老病痛纏身。

他后悔了。

就這么一個人就算是再修煉一百年,也不值得他蘇海親自出手對付。這本來就不是一個公平的游戲,自己的段位比她高太多太多……

“我為什么后悔?我才不會后悔。”蘇韻不屑的冷笑,“那個賤人,她想要跟我女兒斗,就活該有這種下場。”

重生八零俏佳妻 https://prpcoin.com/info-42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