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盛寧前世無責任番外,第十四章 回到首頁

盛寧前世無責任番外,第十四章
重生八零俏佳妻盛寧前世無責任番外,第十四章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人……這人是真表妹?那秦翠芬呢?”蘇淮安不可思議的問,這太可怕了,他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當然是假的,是冒名頂替的。”蘇海冷笑一聲,“可恨的是,她頂替了真正屬于盛寧的身份,卻跟蘇韻聯起手來對付盛寧。”

蘇淮安倒吸一口冷氣,臉色一片鐵青,雙手憤怒的攥成拳頭,死死的握著。

“那怪我這么多年都不喜歡秦翠芬,就覺得她不像我們蘇家人。”

聽到侄子的話,蘇海臉上出現一抹羞愧,“是我眼瞎。”

“小叔叔這不能怪你。要怪就怪蘇韻好了,是她自己生的女孩,她都能人錯,當時是她回溧陽縣認女兒的,是她堅稱秦翠芬就是她的親生女兒。”

坦白說,蘇淮安對他這位姑姑這么很不滿,這么多年的不滿積攢下來,倆人的關系已經形同陌路。明明一大把年齡的人了,可偏偏把自己當成公主。

不僅僅孟家的人要寵著他,蘇家的人也要以她為核心。

“小叔叔你打算怎么報仇?”蘇淮安干脆利落的問,他們蘇家的人,脾氣再好,再溫文爾雅也會有仇必報。

“你等著吧!”蘇海眼中閃過一絲陰冷的光,“我要讓所有付出代價,他們一個都跑不了。”

蘇淮安打了個寒顫,堅定的點頭。

*****

此時的秦翠芬,聽了蘇淮安的電話,還沒來得及說自己暫時趕不過去,電話就被掛斷。她看著眼前越來越近的家門,和讓她大從心眼里厭惡的秦二嬸,最終還是決定進去。

這么多年來,她幾乎很少回來,跟親生父母當然要裝作陌路人,除了給錢給權之外,其他的對她來說,她只剩下厭惡。

這樣的家庭,這樣的父母又怎么配的上高貴的她?

“翠芬,你終于回來了。”秦二嬸激動的搓著手迎了上來。

秦翠芬讓自己的司機等在車上,下了車快步往里走。“你這么著急找我干什么?煩不煩?不知道我很忙嗎?”

沈建國鬧著要跟她離婚,態度堅定寧愿凈身出戶。她當然不會答應,本來軍婚就是受保護的,她又有蘇家撐腰,沈建國想離婚也不是那么容易。可就算是這樣,還是讓她焦頭爛額的都快煩死了,孟平也不正常。

一個個的,全都給她添堵。

想到就連孟行之一大把年齡還要跟蘇韻離婚,她就覺得是不是最近流年不利?

怎么……

難道是盛寧那個賤人臨時之前干了什么壞事?也不對啊!盛寧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翠芬啊!你爸快不行了,我想讓你見他最后一面。”

走在前面的秦翠芬猛然停住腳步,“我警告你,我是父親是秦有民,他只是我二叔。”

“是是是……”秦二嬸連忙道歉,“是我說錯了。”

“以后給我記清楚了。”

秦二嬸眼中閃過一絲不滿,還是低頭稱是。這個女兒她是白養了,枉費她想盡辦法幫她攀上蘇家,結果卻是個白眼狼,這么多年越來越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秦翠芬拎著昂貴的手提包,來到別墅里秦有德的房間。

一進門,里面就是一股老人味,讓她厭惡的用著捏著鼻子。

*********

“都不打掃嗎?保姆呢?”

“老年人,再打掃還是會這樣。”

秦翠芬耐心越來越少,走進去秦有德面容枯槁的靠坐在床上,見到她進來眼中卻沒有任何欣喜,只有無盡的悲哀跟痛心。

秦二嬸也緊跟著進來,身后的門被人無聲的關上,緊鎖。

“不好好的嗎?我還有事,以后沒大事別找我回來。”她忙死了,那有時間在這里跟人耽誤。

“秦翠芬,你沒良心。”眼看周圍沒有外人,秦二嬸雙手叉腰,指著秦翠芬的鼻子罵道:“你這個白眼狼,良心都被狗吃了?我可是你親媽,別忘了自己的身份。”

“你給我閉嘴。”秦翠芬絲毫的不退步,“就你這種人,也配當我媽?也不看看你這粗俗的樣子。”她上下打量著秦二嬸,嘴角勾起一抹嘲諷。

“我現在是秦有德跟蘇韻的女兒,別想朝我身上潑臟水。”

“你……你你這樣,我要揭露你。”親二嬸早就對秦翠芬不滿了。

“你去啊!有本事你去啊!”她才不相信她敢去呢!離開了她,能過這么好的日子?

秦二嬸一輩子潑辣,村里就沒人是跟她沒吵過架的,而且她年輕的時候吵架從來沒輸過。現在女兒是個白眼狼,她怎么可能咽的下這口氣。

“我讓你沒良心,我讓你缺德。”秦二嬸說著一把抓住秦翠芬的頭發就扭打了起來,你來我往,居然一時之間沒分出高下。

一個年輕卻穿著高跟鞋不太好發揮,一個年齡大了,但是手卻很黑,專門朝著下三路招呼。一直之間扭打,在地上滾來滾去。

秦有德的房間在二樓,有一整面的落地窗。秦翠芬原本就嫌棄房間里有味道,站的位置也是靠窗的,現在這么扭打正好倆人都貼著開著的落地窗前。

秦二嬸雖然手黑,可畢竟年齡大了,不是秦翠芬的對手。

倆人打的精彩,秦有德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而他的床頭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一個穿著西裝,帶著墨鏡的男人,正好整以暇的看著倆人打架。

手中拿著手機,把倆人精彩的片段拍下來。

“啊!”

秦翠芬猛的一推,秦二嬸直接從二樓掉了下去。整個人摔在一樓大門口,死不瞑目的瞪著眼睛,殷紅的鮮血正順著頭部的位置慢慢滲出,漸漸朝著四周蔓延開來。

秦翠芬死死的瞪大眼睛,捂著嘴半天沒回過神。

怎么?怎么可能?窗戶是什么時候打開的?為什么底下沒有護欄?

“秦翠芬,很精彩。”男人鼓掌。

她猛然回頭,這才發現房間里有人,剛才的一切都被錄了下來。“你……你是什么人?你把手機放下,剛剛……不是我,不是我……”

男人不管她的慌亂,笑著說:“想要我的手機?”

“嗯!”她狠狠的點頭,“請你把手機給我,你要什么都可以。”、

“真的?”

“是!求求你把手機給我,讓我做什么都行。”

“那行,你把他也扔下去,我就給你。”男人冷酷的指了指床上的秦有德。

重生八零俏佳妻 https://prpcoin.com/info-42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