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四百七十二章 絕處逢生 回到首頁

第四百七十二章 絕處逢生
庶難從命第四百七十二章 絕處逢生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容華等到薛明睿回來,讓廚房準備好飯菜,看著懷里的兒子容華問薛明睿“要不然侯爺去娘屋里吃。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莫不是生了孩子就顧不得他了。

“妾身不能和侯爺一起吃飯”容華抬起頭滿臉苦相“妾身要吃月子飯。”

薛明睿皺起眉頭“月子飯?”

容華道:“小米粥,雞蛋,連咸菜也沒有。”這頓才吃完,廚房又端來下奶的湯,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喝了湯水也沒有奶,只得將孩子交給奶媽來喂。

容華可憐巴巴的模樣,讓薛明睿臉上有了笑容“我給母親請了安,回來隨便吃一口就是。”

薛明睿回來好長時間了竟然都沒有給老夫人、夫人請安,容華急忙催促“侯爺快些去,別讓老夫人、夫人等急了。”

薛明睿伸手整理袖口,坐到容華身邊去看兒子“不著急,讓我先抱抱。”

容華忍俊不禁“侯爺哪里會抱孩子,娘說了,前一個月不讓侯爺抱呢。”在她心目中薛明睿該是個嚴父,督導兒子學文習武,難得這時候就會想要親近這樣的小家伙。

小小的孩子到處都是軟綿綿,看起來的確jiāo弱,他伸出手來碰都怕碰壞了。

“諉想個名字了。他們這一輩排“承,字,瑞、祥、志、泰是族里長輩送來帖子取的,你若是覺得都不好,我們再想別的。”

這些字的寓意都是好的,只是,容華道:“瑞和他父親同音,祥字許多勛貴家都鼻來用的,志和泰又有些死板。”

難得看她為一件事這樣用心,薛明睿想起一件事故意逗容華“山西巡道有三個兒子,取了“福、祿、壽,三字,現在大家見到他就要問起福祿壽,他不但不生氣還不以為然,現在朝官提起他都叫他福祿壽。”

能做到巡道不容易,被人奚落也不放在心上,做官成這樣也算十分灑脫。

兩個人話才說到這里,容華覺得手上一熱,不由地笑道:“我們的哥兒尿了。”

**聽了忙將小少爺接過去換尿布,薛明睿笑著和容華說起朝廷的事“我推舉九皇子為儲君起了效用”現在已經有御史參奏我。”

“妾身從沒看過誰被御史參奏還高興的。”容華微微一笑,從枕邊拿了只荷包給薛明睿換上,又輕捋了荷包上的穗子。

“皇上讓我保舉九皇子,我也只能如此。重提立儲之事必然引起各黨紛爭,這時候想要平安立儲沒有那么容易。這樣一來皇上不能順利立九皇子為儲君就不是我的錯。”

這是釜底抽薪。

阻礙皇上明立九皇子是薛明睿他們的目的。

薛明睿拉起容華的手”“我應該在家里陪著你和孩子。”

薛明睿已經盡量拿出所有的時間來陪她,這邊和她高興的說話,那邊不知道有多少事等著他去處理,想要出去,看到孩子又舍不得。

“侯爺放心,我們都會好好的。”容華聲音輕軟,伸手整理薛明睿的領子“侯爺吃些飯”去和老夫人、夫人說一聲就出去忙!”

薛明睿點點頭“讓丫頭進來陪你說說話,晚上將哥兒給rǔ母帶著,免得你不能休息。”

容華笑著“我知道。”

薛明睿又囑咐rǔ母一番,這才讓人拿了斗篷穿上出去。

容華靠在引枕上讓木槿拿了針線過來,主仆兩個開始做小鞋子小襪子。

薛家二房那邊,任靜初才吃了東西不一會兒就xiōng口憋悶彎下腰吐起來。

青穹忙去拿水給任靜初漱口。

任靜初折騰的面目蒼白,脫力地躺在軟榻上。

青穹道:“這樣下去怎么得了,明日奴婢去回了大奶奶,請郎中進府給三奶奶診治。”

任靜初搖了搖頭“她不會有那樣好的心腸,就連保胎藥都停了,更別說其他。”當年她還可憐錢氏娘家不得靠在府里受氣,她有好東西都留給錢氏一份,但凡吃燕窩必定讓小廚房送盹盅給錢氏,如今她才看到錢氏的真面目,她真是后悔不會認人,將祖母給的所有銀錢都拿了出去,落得現在無依無靠仰人鼻息生活。

青穹出去倒痰盂,忽然驚喜著回來“奶奶,三爺讓人捎了東西回來,要見三奶奶呢。”

任靜初撐起了身子,幾乎不能相信“是真的薛明靂真的讓人帶了東西給我?”說到這里又怔住泄了氣,臉上浮起一絲難看的笑容“薛明靂是聽說我了娘家的事,要休了我!”如今她娘家這般會誤了薛明靂的前程,薛明靂一定急于甩脫她。

聽得任靜初這樣說,青穹的笑容也僵在臉上“……奶奶肚子里懷著三爺的孩子,三爺定不會這樣。。奶奶沒瞧見少夫人生了小少爺多少人去賀喜,都說少夫人有福氣”不等青穹說完話“那是她,她是鄉君又是武穆侯夫人,我就算生了男孩兒也不會有人來賀喜。”經歷了這么多事,她是一點都不抱希望。

青穹道:“還是請人進來再說。”

任靜初點頭。

屋子里沒有屏風,青穹只得落下紗簾,然后請小廝進來。

任靜初通過紗簾看到來人向她請安,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攥在一起,心跳如鼓,若是薛明靂真的和她和離,她該怎么辦?回去金華府,祖母已經沒了,族里的人一定不會善待她,這些日子她已經看透了人情冷暖,只要沒有了地位和銀錢,就連下人都會欺負她。她常聽院子里的小丫鬟嚼舌頭,哪家的奶奶被人休了回到娘家上了吊,哪家的奶奶進了家庵落了,那些閑言碎語都是說給她聽的,就連下人都知道總有一天她會被薛明靂趕出薛家。

任靜初正胡亂想著小廝已經道:“三爺說三奶奶懷著身孕辛苦,讓小的那些銀錢回來給奶奶補身子。”

青穹一字一句聽過去,雙手忍不住jī動地顫抖。三爺不是要休了奶奶。

小廝將手里的包裹遞過去,青穹上前接了然后送進簾子里給任靜初看。

打開包裹里面是一些銀兩和一封書信,看到書信任靜初幾乎不能喘息,哆嗦著將信打開來看,幾乎一目十行,看到最后眼淚也掉下來。

耳小廝道:“小的還要趕回去,奶奶有沒有話要小的轉告三爺?”任靜初張著嘴不知道說什么才好,只是默默地流眼淚,半晌才道:“你讓三爺保重身子,將來平安回京。”小廝應下,行了禮然后退出去。

青穹忙著卷起紗簾,走到任靜初身邊,拿起帕子來給任靜初擦眼淚“奶奶這是怎么了?三爺信里說了什么?”

任靜初止不住抽噎“薛明靂讓我不要太難過,養好孩子等他回來。”青穹驚喜道:“這是好事啊。”是好事,任靜初緊攥著信,她從來沒想到薛明靂會這樣待她,字里行間都是對她的同情和安慰,沒有提任何要和休棄她的話,而是告訴她他的傣祿雖然不多,她省著huā也足夠了。這是她娘家出事之后,她第一次受到關切,本來冷透的心忽然有了暖意。

青穹出去端了水給任靜初凈臉,柔軟的帕子上任靜初的臉頰“奶奶心里也要有個思量,那小廝先去的武穆侯府,還是少夫人讓管家親自將人送來的。”

怪不得之前家里沒有半點動靜,原來小廝不是直接找到新宅。

青穹低聲道:“也多虧如此,否則這事經過了大奶奶還不知道要怎么樣。”說著謹慎地看向周圍。

錢氏不會那么容易讓她拿到東西。

任靜初去看包袱里的銀子,從前她不會看在眼里的銀錢,現在卻是她全部的指望。任靜初mō向腹部,她一定會養好孩子,等薛明靂回來。

青穹道:“等到三爺回來,奶奶一定能要回我們自己的東西。”現在她已經不抱有這樣的希望,任靜初拿起薛明靂的信含著眼淚又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

任靜初這一晚睡的格外踏實,清早睜開眼睛,看著穿著一身蔥綠的青穹端了水盆進來,不知怎么的她心里豁然亮堂了許多。天氣真的開始回暖了。

容華正看身邊熟睡的孩子,木槿進屋道:“春堯來給少夫人請安了。”容華微微一笑“還說春堯,現在是隆大奶奶。”

春堯在外面屋里聽得里面的聲音不由地紅了臉。

木槿將春堯領進屋,春堯上前給容華行了禮“奴婢給小少爺做了衣服和鞋子,不知道少夫人能不能用得著。”說著將東西拿給容華看。

“你的針線好,東西做的也細致,、,容華笑了笑“過幾日哥兒就能穿了。”

木槿端來錦杌讓春堯坐了,春堯和容華閑話家常,春堯話說到中途聲音微澀“我的老子、娘又要認我了。”………,………,………,………,………,……………………@。

讀書就上 938小說 網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請分享

庶難從命

庶難從命 https://prpcoin.com/info-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