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永昌 回到首頁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永昌
開天錄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永昌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巫鐵舍身,鎮壓諸神之日,于姆大陸,被奉為‘降魔歷’元年元日。

降魔歷元年,蚩尤拜入武國,奉老鐵為師,為武國前鋒營大帥。

姬弘德,引麾下圣人境強者,悍然投靠諸神。

牧領大軍,奉姬弘德為統領。諸神高層一通亂戰,智慧神族一藏匿極深之太古神圣驚現,以強橫實力一統諸神。牧領大軍、諸神大軍聯手,與人族浴血廝殺。

人族兩分,姆大陸之上,武國轄七成疆域,與姬弘德所屬諸神、人族聯軍戰火連綿。

降魔歷一萬八千年,白鷴入混元。

再三千年,裴鳳、朱鹮破入混元。

又六千年,巫金、巫銀、巫銅,乃至巫戰、媧姆,及巫族九十八位長老,闖入混元。

人族反攻,姬弘德引諸神聯軍退卻。

姬弘德麾下人族戰士大部反正,只有一批頑固親近諸神者,隨姬弘德及諸神聯軍

降魔歷兩萬七千年,人族一統,盡為武國子民。

裴鳳下旨,定人族血脈名為‘炎黃’,定族名為‘華夏’,奉羲皇、媧皇為人祖,定三皇五帝為人族先賢圣皇。

于是期間,姆大陸盡情吞噬鴻蒙混沌潮汐,每百年,姆大陸體積膨脹一倍!

兩萬余年,姆大陸之體積,已然膨脹至不可思議的程度!

姆大陸瘋狂生長,天地底蘊變得極其雄厚。

汪洋大海,方可孕化神龍。

于是,降魔歷四萬九千七百九十三年六月,裴鳳叩拜天地,得天地加持,得億萬人族黎民潛心祈禱,一步破開天關,領悟大道衍生之妙,終成不朽。

又三年,白鷴入不朽。

再六年,在裴鳳、白鷴呵斥下,大醉的朱鹮,于湖面撈月,引動天地大道波動,以有史以來最怪異之狀態,稀里糊涂破入不朽。

降魔歷四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

昔日羲谷之地,人族十八位不朽者,一字排開,站在高空。

裴鳳、白鷴、朱鹮。

巫戰、媧姆、巫金、巫銀、巫銅。

老鐵、夏侯無名、蚩尤。

巫大山、巫大海、巫大河,及巫鐵另外四位子女。

十八位不朽者,通體閃爍著幽微的大道之光,靜靜的站在高空。他們要么是巫鐵的妻、子,要么是他的父母、兄弟,要么是老鐵、夏侯無名這般和他交情深厚之人。

唯有一個蚩尤,代表了九黎部,代表了昔日的人族百姓的高層。

天地不公?

或者很公平!

巫鐵以自身合天地,于絕境中扭轉頹勢,將人族和姆大陸從那徹底淪陷的深淵中強行超拔出來。這等結果,當為理所應當、順天應人之事。

十八位不朽者。

三千八百混元。

十萬余圣人境。

其他準圣、尊級強者無數。

各色靈寶高高懸浮在天空,一座規模可怕的大陣,籠罩了天地四野。

裴鳳一裘黑衣黑甲,手持一柄魔焰繚繞的長槍,重重的一槍轟在了靈光繚繞的海面上。

虛空震蕩。

無數條紫色、金色的大道鎖鏈縱橫交錯,悄然浮現在空中。

紫色、金色的大道鎖鏈交錯之處,一座座高有萬丈,比起近五萬年前要巨大了許多的虛空神龕悄然浮現。一尊尊由巫鐵凝聚的大道分身靜靜的盤坐在那巨大的神龕中,無聲無息,猶如僵尸。

“醒來!”裴鳳大喝了一聲。

白鷴、朱鹮雙手緊握,一道道不可思議的造化之力沖天而起,迅速籠罩了整個姆大陸。

姆大陸的天地意志動了。

海洋掀起了滔天巨浪,恐怖的氣息一波波的從大地深處涌出。

巫鐵分散于天地之間的意識,猶如一只只微弱的螢火蟲,輕輕的從四面八方涌出。

姆大陸的每一滴水,每一粒沙,每一顆土,每一片葉,每一條枝條,每一片云霞中,都有極其輕微的幽光蕩漾出來。巫鐵的氣息,充塞天地。

雖然微弱,卻無處不在。

每一點幽光,都弱小得風吹可滅。

但是無數點這樣的幽光充塞天地,總量堪比恒河沙數,無數這樣的幽光匯聚起來,擁有的總能量,遠比近五萬年前,巫鐵散去身軀、以神魂合道時的先天元靈要強大了千倍、萬倍。

姆大陸在生長,和姆大陸融為一體的巫鐵的那一點先天元靈,也隨之在瘋狂的生長。

無數點幽光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中。

巫鐵細微的聲音化為一縷縷輕柔的風,在整個姆大陸每個人的耳朵邊響起。

“多久了?”

裴鳳、白鷴、朱鹮身體一顫。

其他人還沒來得及有任何表示,媧姆已經‘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很久了,很久了,小鐵……已經五萬年了……”

五萬年……對于曾經的人族百姓中的那些族長、長老,尤其是那些一次次輪回過的老怪物們來說,五萬年或許只是他們打個盹的時間。

但是對于巫鐵一家子來說……當年巫鐵合道之時,他也不過百歲。

五萬年,對巫鐵一家而言,太漫長了。

尤其是這五萬年內,有大半時間是戰火漫天,血腥滿地。漫長的五萬年,所有人都在拼命的五萬年!

讓如今的人族十八位不朽者,都不愿意回首的五萬年。

“呵,五萬年了啊!我一直能感受到你們……只是,迷迷糊糊的,想不到,就是五萬年了。”巫鐵的聲音很是輕柔,卻充滿了一種莫名的壓力。

那種感覺,就好像整個天地同時將你浸泡在其中。

就好像,你是一只小小的螞蟻,被一尊身高萬億里的巨人,輕輕的捏在了指尖。

哪怕你知道他不會傷害你,但是,你就是忍不住的覺得恐懼,感到害怕,然后身軀和神魂,同時承受了不可思議、毫無緣故的巨大壓力。

那是來自生命層次的碾壓。

無數弱小的幽光,開始向原本的羲谷大陸上空匯聚過來。

“我感受到了,很好,十八位不朽,這么多的混元……那么,他們也該受到懲罰了。”巫鐵的笑聲遠遠傳來:“但是,姆大陸的天地宇宙,當有國朝綱常梳理天地之事。”

“一如當日天庭之架設,當有天尊、天帝、天王、天官、諸天神靈統轄大道,維護天地運轉。”

“這虛空中,每一個神龕,就是一尊神位。”

“武國吏殿、禮殿,速速統計這些年來滿朝文武的功過臧否,按照功勞大小,封神,正位咯!”

姆大陸的四面八方,一道道無比精純的混沌之氣呼嘯而來,恐怖的潮汐波動震得姆大陸都在微微顫抖。眾人的頭頂上空,一尊龐大無匹的混沌之身在快速的凝聚,無數極其輕微的幽光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迅速融入這具龐大得幾乎有半個姆大陸大小的混沌之軀中。

曾經的天晶戰星,緩緩從海面下升騰而起。

四道強大了萬倍不止的兇煞劍光呼嘯著沖出,圍繞著天晶戰星飛速旋轉。

天晶戰星內,傳來了大地神祖虛弱的聲音:“武王,我們可以談談……我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談談!”

“談?談-你-老-母!”老鐵雙眼放光,雙手一搓,就是一道道混沌氣流奔涌而來,迅速在他手中凝成了一桿白慘慘、亮晶晶的虎頭長槍。

他嘶吼道:“兄弟們,殺!”

……

虛空中,大道震蕩,有無量神血如暴雨傾盆而下。

當年被巫鐵舍身鎮壓的諸神,于是日盡數隕落,無一幸存!

……

降魔歷五萬零十八年。

姆大陸外,無量鴻蒙混沌中,一顆天晶戰星,三十萬巨型戮神舟被一道道大道鎖鏈緊緊的連在一起。

巫鐵背著手,站在天晶戰星的表面,靜靜的眺望著前方無窮無盡的鴻蒙混沌。

裴鳳、白鷴、朱鹮、老鐵、夏侯無名、蚩尤、巫金、巫銀、巫銅,面帶微笑的站在巫鐵身后。

天晶戰星中,戮神舟內部,各種資源堆積如山,無數人族精銳摩拳擦掌,一個個興奮得面紅耳赤,不由得嘶聲念叨。

更有無數巨神兵蜷縮著身軀,用極端壓縮的方式,密密麻麻的塞滿了天晶戰星的內部空間,塞滿了戮神舟空閑的船艙空間。

盡享了十幾年的天倫之樂,巫鐵毅然決然,統兵出征。

前方,鴻蒙混沌中,一絲絲輕微的,只有巫鐵等人能看到的道標,堅定而頑強的在鴻蒙潮汐中熠熠生輝。

“姬弘德,做得不錯。背負了這些年的污名,但是他指明了前往諸神祖地的道路。”巫鐵低沉的說道:“加上晶九、烏頭他們指路,我們定能直搗黃龍!這才是真正的直搗黃龍!”

“我們,不會任憑諸神休養生息之后,在未來若干年,又來侵犯、攻擊我們。”

“無論他們的祖地中,還有多少像之前的三位至尊神祖一般,在沉睡,在休養的不朽至尊,我們此去……就是為我人族謀一個萬世太平!”

“寧可我們頂在前面,和他們浴血奮戰,也不要讓他們大兵壓境,在我們世世代代生存的土地上放肆屠戮。”

“天道有輪回,他們當年賜予我們禍,我們如今,還回去!”

四道兇殘至極的混沌劍光沖天而起,團團護住了規模龐大恐怖的艦隊,然后劍光一閃,偌大的艦隊一頭扎入了茫茫的鴻蒙。

地面上,巫戰、媧姆帶著巫大山等人,靜靜的眺望著天空。

大地下面,當年巫鐵居住過的巫家小石堡周邊,絡繹不絕有人族子民千辛萬苦趕來,在小石堡周邊焚香禮拜。

媧島上,媧皇廟外,一座座巨大的石碑上,歷代媧族老主母的名字、經歷,篆刻得清清楚楚。每塊石碑前的大鼎中香火繚繞,虔誠的信仰之力幾乎凝成了實質。

一塊塊曾經飽受創傷的命場、戰場、獵場大陸上,一塊塊姆大陸這些年新生長出的大陸上,無數人族子民繁衍生息,自得其樂。

城池中,村鎮里,一座座寬敞明亮的樓舍內,一個個白頭老翁手持戒尺,搖頭晃腦的帶著大群蒙童背書識字。

‘人之初,性本善’……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趙錢孫李,周吳鄭王’……

旭日東升,普照大地。

煙火繚繞處,人族得永昌。

《開天錄》,暫告一段落!

開天錄 https://prpcoin.com/info-53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