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372:咒法 回到首頁

1372:咒法
隨風飄1372:咒法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他暗暗心驚,如果不是小仙子及時阻止了他,他恐怕早已按照這個女人的計劃把那股霸道的黑暗之力送入安娜的身體里,到那時,死在他面前的很可能就是安娜……

一想到安娜,他趕緊轉身跑向神殿,這時,剛好安娜也扶著墻走了出來。

他將撲過來的少女抱住,任她在自己懷中哭泣著。安娜背上的那對潔白翅膀隨著她的哭泣而輕輕地顫動著,就像是天使的羽毛。

事情已經結束。小仙子也從他的身體里飛了出來,搖動著她的魔法棒。

他抱著安娜回過頭,看著身邊的蘇麗和愛瑪。雖然找回了安娜,只是,他的心里并沒有太多的開心,殞風與他之間畢竟曾經發生過不少事情,她就這樣慘死,讓梅吉的心里多少有些難過。

黑煙彌漫在夜空,熱氣滾滾地撲來。

“安娜,殞風對你做了什么?”梅吉看著安娜背上的潔白翅膀。擔心她受到了傷害。

安娜伏在他的身上,一陣羞紅,她剛才只是不顧一切地撲過來,卻忘了她和她的梅吉大哥都還沒穿衣服。她害羞地貼著梅吉的身體:“沒、沒什么,她只是讓我碰觸了藏在這里的藍sè行星碎片。翅、翅膀就出來了……”

只是這樣?梅吉疑惑地看著她。

“可是,”安娜突然哭了出來。“她殺了阿碧絲姐姐……”

“我知道,我知道!”梅吉心疼地抱著她。

阿碧絲果然是殞風害死的么?他心里苦笑著。說到底,他還是玩不過殞風,殞風先是用話語誘導他,讓他開始懷疑她是否真的與寒蟬和阿碧絲的死有關,甚至懷疑是愛瑪和得麗阿德絲在騙他。緊接著,她又用淚水消融掉他的敵意,再用身體勾引他。而他就這樣傻傻地走進她的圈套,如果不是有小仙子和蘇麗、愛瑪她們幫忙,他現在很可能就跟安娜死在一起了。

他看著殞風的尸體,不解地問:“她到底是要做什么?”

“她似乎想用你的身體橋梁,讓變異了的黑暗神力與安娜體內的藍sè行星碎片結合在一起。”小仙子說道,“但是這樣做到底會有什么后果,我也不是很明白。而且,那股被她改造過的黑暗神力竟然霸道到連她自己的身體都無法容納,真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不過,我們還是先離開這里再說吧。”

“等一下,”梅吉放開安娜并拍了拍她的臀部,“在這等我。”

他撿起衣服一邊穿一邊跑進神殿,過了一會兒又跑了出來:“果然在這里。”

他的手中多了一個水晶球,這是原屬于寒蟬的“水紋禁斷”。

“還有‘龍之右瞳’,”他搖了搖頭,“寒蟬的這兩個東西都被殞風搶來了,不過,我也不知道‘龍之右瞳’長什么樣,里面也沒再看到別的什么東西。”

“我想,”小仙子說道,“龍之右瞳應該是在她的身體里。”

梅吉滯了一滯。他想到了寒蟬被剖開的胸口,只覺得一陣惡心。

“算了,那就不要了。”無論如何,他也不想對殞風的尸體做這種事。而且,他也不覺得這些所謂的世界之石有什么用處。釣島上的那個眼魔之王身體里藏著“龍之左眼”。結果還是被他和威爾等人殺了,寒蟬身體里藏著“龍之右瞳”,照樣逃不過殞風的咒法,此可知,這種傳說中具有“神秘用處”的東西,唯一的用處恐怕就是讓擁有它們的人死得更快些。

“我們現在就……”他還沒說完,臉sè卻突然變了。

不只是他,連蘇麗和愛瑪也緊張了起來。

小仙子落在他的肩上,遲疑地打量著周圍。只有安娜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不解地站在梅吉旁邊。還有小女巫卡琳,仍然在蘇麗的黑馬上昏迷未醒。

雖然周圍的景象看上去沒有什么異常,但梅吉的心里已莫名地生出了寒意。他無法說出這種恐懼的來源是什么,只是強烈地感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對勁。

殞風的尸體仍然躺在地上。并沒有什么異常,烈火已經席卷了近半個天使森林,但對他們來說,再大的火災也傷害不到他們。

可仍然有什么地方不太對勁。

這時,一個人影仿佛從虛無中走了出來,站在了殞風的尸體旁。那是一個皮膚灰白的老人,身體瘦得就像只剩下了一副骨架,更讓梅吉驚異的是,老人的腳根就沒有接觸到地面,他只是整個人懸在那里。

“是你?!”小仙子卻叫了出來。

“他是誰?”梅吉驚疑地問。雖然這個老家伙還什么也沒做。但梅吉已經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大。

小仙子還沒有回答,那個老人已經張開了口。他的嘴閉合得很生硬,發出的聲音卻沉穩有力:“好久不見了……小雪!”

梅吉突然間明白了對方是誰,這個老人就是小仙子以前的魔法契約者……博得安來斯。

他是一個巫妖!

小仙子看著博得安來斯:“你什么會在這里?”

“我是來找‘龍之右瞳’的,”巫妖慢慢地舉起他的魔法杖,“同時還要殺了這里的所有人!”

梅吉瞪著這個老家伙,卻沒有顯得太過驚慌。雖然他相信對方確實一如小仙子多次形容的那般強大,但就算如此,梅吉也不相信他能夠同時面對他和蘇麗、愛瑪。

但是緊接著,他便知道自己錯了。

他看到眼前的景象突然間開始扭曲。剛剛還騰起的火焰瞬間又回歸到原處,空氣中飄散的灰燼一會兒慢得出奇,一會兒卻又快得驚人。他懷疑是自己的jīng神出現的恍惚,于是舉起手,但這個舉手的動作也讓他覺得時快時慢。怪異莫名。

愛瑪也發現了情況不對,骨鞭一劃。直襲向巫妖,但是巫妖的身體卻驟然消失,就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

梅吉看到愛瑪的身體就像是滯在了空中,就仿佛被定在了那里。

“時間波動!”小仙子的聲音焦急闖入了梅吉的腦海中。

事實上,就算她不醒,梅吉也已經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他們周圍的時間正在扭曲,而這是“時間停止”的前奏。

那個巫妖真的已經還原出了這個已經消失了數百年的傳奇魔法。

同時,他也深深地明白,當他們周圍的時間停止波動的時候,也就是他們死去的時候。他們不會感到疼痛,甚至連眨眼的工夫都不會有,那是一個神奇的魔法,時間對于他們來說只是過了一瞬,但對于那個巫妖來說,卻充足得足夠殺死這里的所有人。

馬上帶所有人逃離這里!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辦法。

他快速施法,想要打開一道傳送門。但是傳送門并沒有出現,毫無疑問,那個巫妖早已在這里布下了無形的空間枷鎖,而他們竟然沒有一個人發現。

“怎么辦?”他趕緊向小仙子問道。

“用另一個魔法!”小仙子再次闖進他的身體里。

一段他從未學過的咒語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他冷靜下來,雙手時快時慢地比劃著。蘇麗與愛瑪也知道梅吉現在所施展的法術是他們唯一的希望,緊張地守在他的身邊。

一道光柱直沖而來,將空間撕開了裂縫,裂痕擴散,恰恰在時間停止波動的那一瞬間,將他們罩在其中……

天空中涌動著黑sè的霧氣。大地是暗紅sè的。熔漿在河道里緩慢地流動。無數的骸骨在里面掙扎,想要爬上岸。這些熔漿匯成的河流雖然看上去并不寬廣,但對它們來說卻是無涯的,不管它們怎樣努力,都無法觸及那明明近在咫尺的河岸。

暗紅的大地撕裂著一條條傷口,黑壓壓的甲殼蟲從一條裂縫里爬出,又涌進了另一條,尸骨堆成的山丘如同黑sè的淋巴結,在不斷地鼓脹之后,再猛然爆開。巨大的食尸蛆蟲從里面鉆出。蛻化成丑陋的紅sè血蛾。

這里是魔域血池,暗神沙斯丁曾經的神域。

在那些熔漿的源頭,有一座高聳的灰sè山崖,骷髏戰士組成的軍隊密密麻麻地鋪在山腳。率領它們的是那些無頭騎士。幾只骨龍在它們的頭頂盤旋,還有不少吸血幽靈在骨龍的周圍幻動著身影。

在山崖的頂部,坐落著一座城堡。

此時,不死君王拜爾正坐在他的寶座上。

雖然被稱不死君王,統率著不知多少的死靈,但拜爾卻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人類。他用手背撐著自己的下額,懶散地斜靠著,臺階下,幾名幽靈女子正在他的面前表演著歌舞。

雖然已經在這個世上活了近千年,但他的外表仍然顯得年青而英俊。嘴角的淡淡微笑顯露著他的自信,同時也征服了這些幽靈女子的心。她們的歌聲愈發地甜蜜,舞得也更加快活。

一個皮膚灰白的老人走了進來……或者說是飄了進來。

那些女子立時停止了歌舞,并散在兩旁。她們看著老人的眼神充滿了厭惡和不屑。

拜爾輕輕地揮了下手,那些女子立時退去。

他看著老人,微笑著:“我說了多少次了,你實在應該用魔法改善一下你的相貌,這樣她們就會對你更好一些。那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么?”

當然不是,這個皮膚灰白的老人是一個巫妖,雖然對于他來說。哪怕只剩下一個頭骨也仍然能夠輕輕松松地活著,對施法也沒有半分影響,但只要他愿意,通過魔法把他自己變得像拜爾一樣年輕,也僅僅是舉手投足的事。

他只是懶得這么做。因在他看來,這種事毫無意義。

拜爾當然也只是隨便說說。并不期望對方真的會去做。對于他來說,就算是無意義的話,他也不介意浪費時間說出來,反正這個世上就沒有幾樣東西是有意義的,時間也從來就是拿來浪費的。

巫妖沉默著,雖然他的反應早就在拜爾的意料之中,但拜爾仍然覺得很無趣。

如果這個世上還有什么事比跟一個巫妖交談更沒意思的,那恐怕就是跟骷髏戰士交談了。骷髏戰士只會聽從命令而沒有自我意識,跟它們交談和跟石頭交談完全沒有區別。

不過,被暗神沙斯丁關押的那兩三百年里,拜爾除了跟他自己制造出的骷髏戰士說話,就再也沒有別的事可做了。如果換了是別人,恐怕早就已經jīng神崩潰。

他卻只是覺得那段rì子“比較沒意思”。

“那么?”他看著巫妖,“你已經將那幾個世界之石都找到了?”

巫妖還是沒有說話,他只是伸出手,在面前劃了一橫。四個閃著光芒的“世界之石”在他與拜爾之間出現。一個眼睛,一個瞳孔,一個鱗片,還有一個虛實不定的東西。它們忽大忽小,散著神秘的光暈。

龍之左睛,龍之右瞳,龍之逆鱗,龍之夢境……

拜爾稍稍坐好,然后伸出右手,在他自己左手的無名指上一拗,折斷了一根指節。他把那根指節扔在那四個世界之石之間,指節立時發出同樣的光暈。

龍之指骨!

五塊世界之石開始共振,并騰起一陣又一陣的青sè光柱。

青sè光柱沖破了魔域血池那灰暗的天空,并不斷地擴散開來,最終從魔域與塵世之間的通道沖了出去。

“現在終于開始有點意思了,”拜爾微瞇著眼,淡淡地說道,“希望這個世界不要讓我失望才好……”

……

當太陽失去蹤影,天空變得青瀠瀠一片的時候,蘇菲亞正乘著火鳳凰率領軍隊進攻伯勞之城摩格利爾。

火鳳凰挾著烈焰撞在了城門上,堅固的城門轟地一聲炸裂開來。神遣之心騎士團在克拉波爾的帶領下沖進了城內,與連廷侯爵的軍隊進行巷戰。殘酷的巷戰并不是蘇菲亞所希望的,除非將整個伯勞之城付之一炬,否則的話,火鳳凰在這樣的戰場上難以發揮作用,而街頭巷尾一寸不讓的爭奪,對神遣之心騎士團的消耗也非常大。

但這卻是盡快平息王國內亂的唯一選擇。連廷侯爵與卡斯曼.艾因胡利是所有領主里野心最大的,如果花時間與他們進行所謂的“和談”,就算得到他們的口頭效忠,仍然需要去防他們隨時的背叛,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拒絕他們那些虛偽的政治游戲,以雷霆之勢擊潰他們的軍隊,同時也迫使那些小領主再也不敢妄動。這樣做的風險雖然大些,卻能夠最直截了當地結束王國的戰爭,避免留下后患。

了對付擁有火鳳凰以及越來越得人心的蘇菲亞公主,卡斯曼.艾因胡利甚至偷偷聯絡斯而,想要藉出賣費爾王國的土地來得到斯而的支持。但這次艾因胡利伯爵顯然失算了,德萊頓將軍不但沒有如他邀請的派出幽影血龍和軍隊夾擊蘇菲亞,反而讓暗夜jīng靈組成的魔夜騎士團逼近萊哈倫郡,迫使艾因胡利伯爵無法再去支援連廷侯爵。

克拉波爾已經在郊野將連廷侯爵的主力擊潰,但連廷侯爵卻將剩余的兵力撤回去固守摩格利爾,蘇菲亞當然不能采用極端的方式,讓城內那些無辜的平民與連廷侯爵一同陪葬,只好攻破城門,讓她的軍隊與敵人進行殘酷的巷戰。

可就是在這個時候,太陽卻突然間消失了,不知從何而來的青sè冷光覆蓋了整個天空,地面上的騎士與士兵都停止了戰斗,茫然地看著天空中的異象,連那些因害怕戰爭而躲在屋子里的平民都忍不住走了出來,心驚膽戰地看著天空。

蘇菲亞也是一臉的凝重,太陽當然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消失,而這顯然也不是rì蝕。她讓火鳳凰飛到高處,眺望遠方,然而極目所見,都是這種青sè的冷光。這種冷光并不會讓她感到寒冷,也沒有讓她的身體生出異樣。

但她的心卻止不住地往下沉。

如果太陽不再出現,對什么樣的生物最有利?

不死生物!

只要陽光一直照shè,吸血鬼和卡瑞絲這種不死生物就無法在白天出現,而無頭騎士和骷髏戰士這類死靈雖然不會被陽光直接毀滅,戰斗力卻也會因陽光的照shè而大減弱。

這遮去太陽的冷光,是否是不死者拜爾和他的死靈軍團踏上這片土地的前奏?如果拜爾真的能夠做到如此驚人的地步,那又有誰能夠阻止他毀滅世界的腳步?

她讓火鳳凰直落而下,降到克拉波爾的頭上。

“殿下!”克拉波爾抬起頭來,等待著她的命令。與其他人比起來,克拉波爾顯得異常的平靜,仿佛這突如其來的青光不過是有如rì月交替般的正常現象。

“繼續進攻!”蘇菲亞公主冷冷地下令。

克拉波爾只是點了點頭,馬上便高舉長劍下令繼續戰斗。騎士的自制力和多年的訓練在這一刻顯示出了作用,他們最先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勢不可擋地殺向那些還在看著天空的敵人。(未完待續。。)

>vid/<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請分享

隨風飄 https://prpcoin.com/info-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