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373:黑色的霧氣 回到首頁

1373:黑色的霧氣
隨風飄1373:黑色的霧氣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斷”對付他們?就像小仙子曾說過的,“水紋禁斷”這種神器,在寒蟬手中或許無法完全發揮威力,但對于能夠使用強力咒法的殞風來說,肯定是如虎添翼的。

可是殞風卻至始至終都沒有去用它。

當然,這也可以解釋成是她沒有想到梅吉竟然會脫出她的控制,太過大意,又或者是她也沒有找出發揮其威力的辦法。

但梅吉還是覺得。這樣的解釋太過牽強。

只是,反正殞風已經死了,再怎么猜測她的想法都毫無用處。

他通過意念在異次元里擴展出一個空間,并不斷地添磚加瓦。“水紋禁斷”從他的手中消失,位移到異次元空間的zhōng yāng,成恒定的支點。于擁有“水紋禁斷”,再加上他的能力早已遠非在黃金圣殿初次掌握迷宮術時可以相比,這一次做起來并沒有遇到什么困難,甚至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唯一的問題僅僅在于這個魔法迷宮的構架,他對建筑了解得不多。也不知道該把這個“別墅”建成什么樣子才會讓人住著舒服。好在這種事以后還可以進行修改,因此,他只是大體上仿照黃金圣殿的樣子進行設計。

當他感覺應該差不多的時候,便停了下來,打開一個空間入口自己跳了進去。以前那個被愛瑪說成“被關在里面比躺在棺材里還難受”的小型魔法迷宮因缺少支點。所以他自己是進不去的,那會導致魔法迷宮因失去他的魔力支撐而崩潰。但現在于有了“水紋禁斷”,他再也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進入魔法迷宮后,他走在過道上,憑著自己的感覺不斷進行修改,卻仍然覺得不是很滿意。于是,他打算去把蘇麗和愛瑪她們帶進來,讓她們給點意見,這樣,弄好后她們就可以直接住進來了。

然而,就在他準備離開時,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像是明明覺得自己身邊多出了什么,卻又不明所以。他疑惑地打開一個個房間往里看去,但這其實是毫無意義的,這個魔法迷宮是他自己造出來的,沒有他的同意,根不可能有誰能夠進來。

或者說,至少理論上是不應該有誰能夠進來。

但是,他真的看到了一個人。

那是一個少女!

就在迷宮zhōng yāng的水晶球旁邊,一個奇怪的少女正茫然地站在那兒。她的頭發是烏黑的,眼眸也是黑sè的,她穿著一件藍sè上衣和及膝短裙,衣裙的樣式梅吉從未見過,領子翻開,胸前褶著絲帶,看上去像是某種制服。

梅吉確信自己從未見過這個少女,而與此同時,他更想知道這個少女是怎么進來的。

“你是誰?”梅吉瞪著她。

少女被他嚇了一跳,失措地看著他。

“你是誰,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梅吉并不打算輕易地被她柔弱的外表所欺騙,他猜想,這個黑發少女多半是個厲害的魔法師,否則沒有理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地闖入他剛剛制造出來的魔法迷宮。

“我、我叫柳水心。”少女看上去簡直要哭出來。“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會在這里。”

不知道自己什么會跑到這里面來?鬼才會相信她的話。

梅吉狠狠地瞪著她。腦海中偷偷地浮出一段咒語,緊接著手快速一指。

一道強勁的閃電直接竄向這個奇怪的少女……

所以,星帝級別以下的存在在他們面前,是完全無法調皮的,星域大帝擁有絕對的權威和生死奪殺力量。這也是什么一個星域中出現了星帝級別后,所有其他生靈都是無法抗衡,唯有膜拜、臣服的緣故。

而廢神殘魂的一念之間又是何等的“短暫縹緲”,他的神識波動速度卻是一般三品星帝的百倍。所以,剛才他一念殺機,便能瞬斃雇傭他的老板。對方滿品清陽大帝修,躲逃都沒有來得及!

依白衣殘魂這中強大之極的神識和修力量,再加上控制雖然質量無法和真正神器相比的、但也算是“次級神器”的斬虹劍(失去神火的神力加持神器自然也要隨著掉品),他在真言、半神巫妖克加德、女邪帝玉嬌龍還有酷酷的孤蓬邪帝四大超強boss聯手面前。也是毫無畏懼,并且心生不屑和鄙夷。

“廢神老子都被我斬殺無數,殺得手軟了,爾等不過是區區三品小星帝,滅你們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大戰一起,殘魂心里就是這樣想的。

可是,隨著那男女邪帝玉嬌龍和孤蓬,以及來歷不明的魔帝真言的強悍表現,他卻是有些困惑訝異了:“孤蓬和玉嬌龍這兩個家伙來是先天真神,現在雖然轉世重來但有點料。也不怎么奇怪。可是,這三品魔帝卻是算那根蔥,竟然敢正面截擋神斬虹殺劍的兇芒!”

殘魂開始的心思,是沖過去斬殺那躲在后面的猥瑣膽小卻又是在十分麻煩的巫妖克加德,以斬虹殺劍一出,定可逼得那巫妖半神即使不喪命也只有逃走的分,卻沒有想到面前這個魔云和血光滾滾包裹中的魔帝真言這么彪悍,對方憑一把魔光刺眼的巨大蕩魔斬硬是擋住他的攻擊!

斬虹劍猶如神鬼出沒一般的速度,竟然都無法沖破霸氣縱橫的魔域大帝的攔截,連連和魔氣森森的蕩魔斬撞擊在一起。撞擊出大蓬大蓬燦爛的星芒碎光!

“小子,你從哪里蹦出來的,敢壞神的好事,趁早退下,說不定我還能饒你一命!”心中越發震驚的白衣殘魂。不sè厲內荏地沖滾滾魔云中的模糊身影喝道。

這不過兩念的工夫,廢神殘魂的四大分身已經分別被女邪帝玉嬌龍四大分身、從帝尸湖飛起的孤蓬的四大分身、還有魔帝真言的三大超強分身一一瓜分包圍。顯得險象環生,不得一貫兇悍冷血的他在不屑看輕敵人了!

“哈哈,你這兇神卻是太過于小瞧人了,今天帝看你來撂在這里了!”真言哪里會被這廢神一聲詐唬嚇走,反正渾身魔云血光大漲,蕩魔斬猶豫魔云血光中的矯健黑龍,死死抗住廢神殘魂一人一劍的兇悍攻擊。

巫妖克加德臉sè越發蒼白虛弱,黑漆漆的法杖又發出一道虛弱詛咒光芒,讓廢神殘魂身影一頓的同時,一道“凝視石化”的巫妖遙望趁機擊中猶如一顆白光刺眼大星的廢神身上,殘魂肌膚和白袍,頓時轉變成一種灰sè枯槁的石化sè澤!

“不妙!”殘魂心中有些慌亂。

盡管他知道半神級別的虛弱和石化術法,只能讓他微微頓住那么一刻,但在面前這出奇生猛的魔域大帝真言面前,殘魂知道這一刻可能就能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嗡一團混沌血紅星光突然竄入廢神的眼簾,血紅星芒中有一團朦朧不清的魔鴉的生物,正是一直伺機待動的血魔鴉,抓住廢神被半神yīn住的剎那出擊,直朝殘魂白sè神袍下的心臟位置啄去!

“我靠,這是什么魔物?難道是傳說中的先天魔神獸么,應該破不開我神袍的防御結界吧”此時此刻殘魂是心中冰涼,唯有僥幸幻想這血魔鴉無法破開自己神袍防護了,不過,這可能嗎?

一碰白芒和血光在廢神的胸口噴濺而起,隨后金黃sè的廢神之血像地底涌泉標shè而出。殘魂那原兇光神芒激爍的雙眼頓時黯淡下去!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先天魔神獸會聽從區區一介三品魔帝的命令”廢神困惑、后悔、遺憾和不甘的最后呻吟,猶如夜空中一縷漸漸熄滅的微弱星光。

“好樣的,回去給你記個大功!”見這詭秘神奇的血魔鴉果然一擊建功,被斬虹劍砍削得帝血淋漓狼狽不堪的真言不大喜,卻招惹來血魔鴉的一頓白眼。

血魔鴉那團混沌血芒鼓脹一下,將那顆廢神之心吞沒在濃烈的血光之中,自顧自飛落在大感沒面子的真言肩膀上,又閉目休息區了。不過,真言能看得出。血魔鴉剛才還是被廢神殘魂神袍上強大的力量反噬震傷,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過來了!

尊一掛,殘魂四大分身竟然沒有馬上逃遁,只是原兇獰暴戾的分身們神情一下變得失魂落魄。反抗力大減,在三大邪魔大帝以及半神巫妖的攻擊下,不多久便全部被殲滅或者拘禁!

想來白衣殘魂這絕世兇神也知道,他尊一掛,就難以再翻身了。四大分身雖然還在,但是在這廢神虛空卻是根無法藏匿,即使暫時脫逃,過不了多久,也會被那些聞訊而來的廢神星帝們殺戮毀滅,畢竟。他得罪太多強大的敵人了!

他最大的不甘和遺憾就是:強大的自己,怎么會被一個來歷不明的三品魔帝用一頭剛進入幼生期的血魔神獸暗算了!

真言將廢神殘魂的尊神尸和另外一具分身神尸丟入藏寶袋,這才jīng神煥發地向那男女邪帝寒暄搭訕。

那男女邪帝玉嬌龍和孤蓬神情有些歡愉又有些悵然,神sè比較復雜。孤蓬擊斃了殘魂的兩大分身,已經將神尸收起,那一身火紅帝袍美麗xìng感的女邪帝玉嬌龍,則正面sè猶豫躊躇地望著血云中被幾頭兇形惡相天鬼死死控制的最后一個廢神分身,不知在猶豫什么!

“嘿,美女,倒是你最好心。知道這場大戰我克加德居功至偉,想把這神尸讓給我吧,感謝感謝啊!”

一身灰黑袍子的巫妖克加德手持法杖,急急忙忙撐著藐視之盾趕了過來,眼珠子滴溜溜轉。看到戰利品早被幾個邪魔大帝瓜分空了的他,看到女邪帝控制死的那具分身。自然是喜出望外,腆厚著臉皮嘻嘻笑就想分了那最后的戰利品。

“你這小半神,湊什么熱鬧,一邊去!”

一聲有些不屑的冷哼從xìng感女邪帝口中飄出,頓時讓巫妖半神克加德楞在那里,臉sè一陣青紅變幻,尷尬郁悶不已。

“美女,你竟然看不起半神?雖然你們這三個邪魔星dì dū是變態,實力強橫,可是好歹我克加德階位還比你們高一點好不,剛才不是我的虛弱和石化之光,恐怕你們還無法對付這白衣殘魂吧!”堂堂半神竟然被區區星帝藐視,你說惡靈之主的克加德能不憤怒和郁悶么。

克加德憋紅了臉在那里大聲說話,卻不料那女邪帝干脆看都不再看他一眼,背過身去,仿佛自言自語說了句什么,“不過從一具力量幾乎流失殆盡的神尸中搜刮到可憐的一點神xìng,以能進入大道之境,也不過是最垃圾羸弱的小神靈”

這一句輕哼,倒是讓意yù長篇大論去爭得自己尊嚴和利益的巫妖克加德,一下子噶然無語了,老克羞紅著老臉,手腳都不知道放到哪里去好了。

“太沒面子了,可是我容易我不?我自己的力量捕獵一個最落魄的廢神,也極其不容易差點將老命丟了好不,你們這些變態邪帝魔帝,用得著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擊我么?這殘魂是神力中等偏上的家伙,這神尸給我鉆研煉化上萬年,可是能大大增強我的神xìng了啊!”

郁悶又羞慚的巫妖克加德只好把可憐的眼神看向一邊看熱鬧的兄弟真言了,巫妖的眼神不但能石化人還會說話:哥們,你手腳快弄到兩具神尸,總的分給老哥一點好處吧!

“哈哈,這位兄臺這位美眉,莫非還有點于心不忍擊斃這殘魂最后一點魂識不成?剛才這家伙可是對我們抱著必殺的心態的啊,我邪惡一道,豈有于心不忍之說?”真言打個哈哈,無視克加德的悲哀的眼神,朝那孤蓬和玉嬌龍兩強大邪帝說道。

“這位魔帝兄臺,修驚人啊,剛才倒是幸虧你們幫忙出手,否則這殘魂還難以對付。嗯,這殘魂我與玉嬌龍其實相識很久了,就這樣徹底湮滅他最后一點魂識,卻是有些不忍啊。他xìng其實也算很極端,只是被我那位老大打擊多了,才慢慢變得這樣怨天尤人,憤懣暴躁!”那男邪帝孤蓬臉上微微一笑,朝真言和克加德感謝行了一禮,態度倒是比較友善。

“玉姐,不如就打散殘魂的形體,留他一點靈xìng帶入你的萬邪星域,給他一個重來的機會吧。”孤蓬邪帝想了想,替猶豫不定神情冷淡的美女邪帝美眉了個建議。

“嗯,也只有這樣。不過,孤蓬你剛才收起了兩分神尸,這殘魂以前可是劍宗神殿高級神祗之一,你等下的分一具出來給我!”

女邪帝語氣依然是淡淡的,她手中血火飛舞的方天畫戟倏地刺出,血光之下,被幾頭口水四流的天鬼控制住的最后一個殘魂的分身頓時化漫天星芒血點消失。女邪帝玉嬌龍玉手在漫天星芒中捻了一抹最亮的光點,想必那就是可憐的兇神殘魂最后的一點xìng靈了。

她這才朝真言點了點頭稱謝,“你魔識和天賦都非常不錯,恐怕你不止三大分身吧。嗯,我和孤蓬煉化成二十件邪器后,打算去朝圣大道采集清陽之火,到時你也跟我們一起去吧,你應該很有可能一次xìng就成功,踏入所謂的永恒不滅境界!”

這玉嬌龍神情始終是淡然冷漠的,具有一種天生的上位者氣勢,只有掃過真言這位潛力無限的魔帝俊秀的臉龐時,眼中才閃現一縷復雜神秘的光芒。

她這邀請真言一道,去闖過廢神游蕩的區域,進入朝天圣道采集清陽純靈之火的舉動,卻是連旁邊的男邪帝孤蓬也有些訝異,似乎對她這難得的“友好熱情”有些出于意料。

可是,即便和著女邪帝相識了無數念頭的孤蓬也不會明白對方的心思。女邪帝玉嬌龍在自己心中蕩起一個寂寞又緬懷的嘆息:這真言,倒是那當初我認識的他多么的想象啊!

聽到一起去采集純靈之火,那邊的真言是欣喜不已。他早踏入三品魔帝之境有些rì子了,一身星力rì益雄渾,早就對朝天圣道虎視眈眈了,要不是顧忌自己獨身一個無法應付強大廢神,他恐怕早就溜進朝天圣道去了!

眼下,有這玉嬌龍和孤蓬這兩大實力修似乎都不在自己之下的邪帝聯手,真言倒是信心大增:三大高手,再加上克加德這猥瑣男,怎么著也可以去闖一闖的吧!察覺到真言這位才剛認識卻有些熟悉感覺的魔帝的情緒,女邪帝玉嬌龍淡然的瞟了一眼史上最年輕的魔帝一眼,那冰霜垂掛一般的臉龐,似乎有一縷縹緲的微笑,像剎那間的chūn風,看得真言以及那孤蓬和克加德眼中不是微微一亮。

冰霜中的一瞬chūn風,這個微笑,是心中純粹真xìng情的流露,展示的風情,讓人有些眩暈,有些飄飄然。

“真言,你也不要太興奮,前往朝天圣道兇險厄難重重,尤其是我等乃是屬于邪惡陣營。如今邪惡陣營早已沒落,而所謂的光明與正義清陽領域聯盟,前所未有之強大,我們想采集純靈清無視孤蓬和克加德他們驚艷訝異的神情.(未完待續。。)

>vid/<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請分享

隨風飄 https://prpcoin.com/info-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