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807章【長征路】點題,必看! 回到首頁

807章【長征路】點題,必看!
極品天王807章【長征路】點題,必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807章【長征路】點題,必看!

PS:建議大家聽《十送紅軍》看這一章。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

……

中午時分,桂北,湘江上空被黑云籠罩,電閃雷鳴,大雨磅礴,冰冷的雨水傾灑而下,宛如一道瀑布。

由于連續下雨的緣故,湘江水暴漲,滾滾如潮。

大雨中,一道身影沿著湘江岸邊行走著。

他戴著一頂竹織的大斗笠,穿著一件用棕樹毛編織成的蓑衣,腳下是一雙草鞋。

大雨中能見度極低,外加那人戴著斗笠,讓人無法看清他的長相,只能隱約看到他的身影。

是陳帆。

在上面借著他的手,揮出屠刀斬向燕家梯隊的同時,盧森一行人和翱翔集團談妥具體合作事項后離開了東海,而他獨自一人帶著陳老太爺的骨灰,抵達瑞金,從瑞金開始了長征路,于今天抵達了桂北。

大雨中,不知道走了多久,陳帆停了下來,站在一處巖石上,看著腳下的江水滾滾而流,不禁想起將近八十年前,在這條江流上所發生的戰役。

湘江戰役。

這是紅軍在長征開始后的第一場大戰。

“老太爺,當年你們在這里憑借拎著腦袋當尿壺和敵人拼命的精神,在死傷慘重的情況下,沖破了敵人精心設置的第四道封鎖線,渡過了湘江,徹底粉碎了敵人妄圖全殲中.央.紅.軍于湘江以東的陰謀,贏得了戰略上的勝利,為中國G史上發生的第一次偉大轉折提供了契機。”

望著腳下滾滾而逝的江水,陳帆仿佛能夠想象到當年那一戰的慘烈一般,表情變得極為肅穆。

“老太爺,這一戰,你的弟兄損失慘重,很多人將命丟在了這里,八十年過去了,想必他們都很想見你吧?少字”

陳帆說著,摘下斗笠,然后從后背包中拿出陳老太爺的骨灰,抓起一把,灑在了江水之中。

做完這一切,陳帆將陳老太爺的骨灰盒重新裝進背包里,然后站直身子,對著滾滾江水,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隨后……他重新戴上斗笠,重新啟行,開始向著西南方向前行。

十月底的時候,那場重要的會議圓滿結束,燕家梯隊遭受重創,其中燕家三代、二代大部分成員被中.紀.委帶走,燕慶來未能衛冕九人組,以身體不適為由,住進醫院,副XX魏明暫時代替燕慶來主持工作。

對于這一切,陳帆并不知情,不過……這個結果早在他歐洲之行結束后便注定了

十一月初,已進入了冬天,天氣轉冷,他來到了位于西南的遵義。

他依然頭戴斗笠,身披蓑衣,腳穿草鞋,像是從難民窟中走出的難民。

草鞋原本很結實,不過……陳帆在之前十幾天的時間里,只有少部分時間一邊沿著長征路走,一邊思考,一邊想象著那支紅色.軍.隊走這條紅色地帶時的情形,其余時間他都是健步如飛,憑借恐怖的速度趕路。

若不是如此,他也不會在短短的時間內趕到遵義。

中午的時候,遵義會址有不少游客慕名而來。

當他們看到陳帆一身怪異打扮地抵達會址的時候,均是用一種看向白癡的目光看向陳帆,那感覺仿佛將陳帆當成了從瘋人院跑出來的神經病。

面對那些異樣的目光,陳帆沒有理會,他像是被石化了一般,靜靜地站在會址門前,看著門匾上“遵義會議會址”六個大字。

“老太爺,這里是你們當初召開那個改變dang和紅軍的會議的地方,我記得您七十歲的時候還來過一次,是不是感覺很熟悉呢?”看著,看著,陳帆伸手,拿出背包里的骨灰盒。

“啊……”

不遠處,幾名游客本來在圍觀陳帆,愕然看到陳帆拿出骨灰盒,頓時嚇得尖叫一聲,紛紛散開。

對此,陳帆沒有理會,也沒有灑下骨灰,而是重新將骨灰盒裝進背包里,然后對著會址大門敬禮。

做完這一切,他轉身,大步離開。

自始至終,他沒有看那些把他當成神經病的游客一眼。

出了遵義城,陳帆抬頭望天,看了一眼紅彤彤的太陽,微微瞇了下眼睛,腳下陡然發力,如同一陣旋風一般消失,開始北上。

“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

隨后的日子里,陳帆沿著長征路,度過赤水、金沙江、大渡河,穿過盧溝橋,來到了不可逾越的大金山腳下。

一路上,他每到一個地方,都會灑下陳老太爺的骨灰,并且敬禮。

當陳帆來到雪山腳下的時候,已徹底進入冬天,天寒地凍,天空中飄落著雪花,寒風吹過,宛如冰刀刮在臉上一般生疼。

陳帆站在山腳下,放眼望去,連綿的群山白雪皚皚,一片銀色,雪連天,天連雪,全是雪的世界。

看到這一切,陳帆終于明白為什么人們一提起長征,首先想到的便是翻雪山,在他看來,不要說以當年那些先烈的體質,就是以他神榜第一高手的體質,在沒有充裕糧食和準備的前提下,想翻越雪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老太爺,大金山被當地老百姓叫做神仙山。當年他們告訴你和你的弟兄:只有神仙才能登越大金山。如果你能在山上張開嘴,山神就會把你掐死。總之,大金山是一座不可思議的山,鳥兒都飛不過去,人最好是別靠近它。但無畏的你們卻偏偏要與命運抗爭”

陳帆將手伸到背后,摸了一下陳老太爺的骨灰盒,心存敬意的同時,也升起了一股豪氣:“老太爺,你和你的弟兄能夠翻越雪山,創造奇跡,您的后代也可以的”

話音落下,陳帆深深吐出一口熱氣,穿著從四川新買的草鞋,開始征服雪山。

對于如今已經邁入化勁的陳帆而言,他不但能夠對自己的身體操控自如,而且還能控制勁氣,將勁氣布滿全身,毛孔收縮,讓寒氣無法如體,若不是如此,以他的行頭,在如此寒冷的天氣下,恐怕都無法承受。

感受著腳下傳來的冰冷、生硬的感覺,陳帆對于那些先烈們當年與命運抗爭的勇氣更加的欽佩了。

爬山起初還算順利,到了后來,陳帆發現自己進入了冰雪世界,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白皚皚的積雪刺得他眼睛生疼。

好在他當初在龍牙的時候接受過雪地訓練,倒也算適應。

饒是如此,陳帆也不禁覺得前方的路越來越難走,準確地說,前方根本沒有路,地面上全部凍成冰,人走在上面,稍不小心便會摔倒,而且有可能直接跌下雪山,尸骨無存。

“老太爺啊老太爺,我終于明白,你和你的兄弟為什么能夠在長征之后,以少勝多,趕走日本鬼子不說,還成功建立了新中國的原因了。”陳帆再次拿出陳老太爺的骨灰盒,唏噓不已:“你們連這樣惡劣的環境都能戰勝,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不能戰勝的呢?”

“先烈們,陳家后代帶著你們的弟兄來看你們了”

陳帆運足勁,對著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雪山大吼一聲,然后抓著陳老太爺的骨灰灑下,骨灰瞬間被寒風吹走,夾雜著雪花飄落在白皚皚的雪山上。

再次將骨灰盒裝進背包里,陳帆又從背包中拿出凍硬的壓縮餅干,簡單地補充了一下能量,然后繼續前進。

不知道過了多少天,當陳帆成功翻越雪山后,他整個人瘦了好幾圈,斗笠和蓑衣上全部是冰疙瘩,腳下的草鞋變成了白色,腳上有幾處凍傷。

原本陳帆可以將勁氣遍布雙腳,外加一直趕路,雙腳在運動,不會被凍傷,不過……他在翻越雪山的過程中,被冰刃劃破了雙腳,導致雙腳被凍傷。

翻越雪山幾日之后,陳帆來到了一個村莊。

這時的陳帆,頭發亂糟糟的不說,皮膚干枯,頭上的斗笠、身上的蓑衣、腳下的草鞋均是破爛不堪,整個人就像是野人一般。

“啊,鬼啊……”

村子口,不少孩子在玩耍,愕然看到像是野人一般的陳帆出現,紛紛嚇得四處亂逃。

唯有一名上了年紀的老人沒有跑開,而是用一種奇怪的目光打量著陳帆。

“年輕人,你從哪里來?”

片刻后,老人率先開口問道。

“老大爺,我按照我家老太爺的遺囑,要帶著他老人家的骨灰走一遍長征路。”陳帆平靜地說道:“我剛剛翻越大雪山。”

長征路?

愕然聽到這三個字,老人像是聽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瞪圓了眼睛,語氣顫抖道:“你……你說你一個人沿著長征路來到了這里?而且剛剛翻越完雪山??”

陳帆點了點頭。

“小伙子,你在開玩笑吧?少字?”

縱然見陳帆點頭確認,可是老人卻依然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

在他看來,那條紅色地帶是人類歷史上的奇跡,那條路,再也沒有人可以完完整整地走完它

他不相信眼前的陳帆,可以獨自一人走完前面那些路

只是——

當他的話音落下的時候,他忽然發現剛才還站在他面前的陳帆陡然消失了,就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我不會大白天遇到鬼了吧?少字”

老人呆在原地,使勁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后,疑神疑鬼道。

老人的自言自語陳帆是注定聽不到了,他用最快的速度離開了村子,朝著長征路最后的天險——草地挺近。

大草地位于康藏交界地區的高地上,一望無垠,廣袤達數百英里,全是沒有路的沼澤地帶。

十二月底的時候,陳帆來到了大草地。

站在草地上,他發現除了無邊無際的野草外,沒有別的東西,而野草下面則是渾水深達數英尺的沼澤。死草堆上又長出了大片野草,誰也說不上是不是幾百年來就如此。大樹小樹一概沒有,看不到鳥類飛翔,聽不到蟲聲唧唧,甚至連一塊石頭都找不到。

這里什么東西都沒有,只有無邊無際的野草,野草上覆蓋著白皚皚的積雪。

看到眼前的景象,陳帆絲毫不覺得過草地比翻越山容易。

盡管前方道路艱險,充滿危險,可是……陳帆沒有絲毫的退縮,他再次拿出了陳老太爺的骨灰盒。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

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后盡開顏。”

一望無際、充滿危險的草地上,那個曾經被稱為龍之銳牙的男人,那個如今站在地下世界巔峰,跺跺腳便可以令得世界顫栗的男人,為了那個躺進八寶山老人的遺囑,大聲吼著《長征》的詩歌,繼續他的長征路。

夕陽下,他灑著老人的骨灰,漸行漸遠。

……

……

PS:點題的一章,寫得很吃力。

……

807章【長征路】點題,必看!

807章【長征路】點題,必看!,到網址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請分享

極品天王 https://prpcoin.com/info-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