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286章 你們完事了沒有? 回到首頁

第1286章 你們完事了沒有?
秦玉關葉暮雪第1286章 你們完事了沒有?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好!”阿蓮娜一咬牙,眼中亮光一閃,手腕猛地一沉,刺尖見紅,血從胡滅唐的胸膛上淌出,可他還是一動不動,甚至連姿勢都沒有改變。

“那我可真殺了?”阿蓮娜的手在發抖,眼中的水霧蒙上。

“下手吧,早死早托生。”胡滅唐笑笑回頭,露出一口的白牙:“其實呢,我活的很累,也許死是我唯一的解脫。能夠死在自己深的女人手中,這也許是最好的結果了。”

“那你就早點去托生好了!”阿蓮娜呆了片刻,唰的一下抽x回軍刺,手腕翻動中軍刺向后一拉,隨即掛著一抹寒光的,沖著胡滅唐的腦門就扎了下去。

胡滅唐閉上了眼,這一刻他忽然覺得自己很輕松,輕松的就像是以前在官方隊伍時訓練完畢躺在那硬邦邦的單人床上,鼻子里發出一聲愜意的呻x吟后就會睡去那樣。

死,其實很容易,解脫其實更簡單,就像是累了去睡覺那樣自然。唉,早知道死是這么一種舒服的事,那我以前干嘛那么拼命掙扎……我還沒有死?胡滅唐慢慢的睜開眼,卻見阿蓮娜左手揪著自己的衣領,反握軍刺的右手停頓,臉頰上卻掛滿了淚水。他有些奇怪的眨了一下眼:“你,怎么還沒有動手?”

胡滅唐這句話剛說完,阿蓮娜就用力扔掉軍刺、猛地一把摟住他的脖子、冰冷的嘴唇狠狠的吻在他臉上的動作,來回答了他這個問題。“我、我不要你死,我要你好好……好好的活著,活著保護我,不需要別人替你做這些!”

阿蓮娜瘋狂的吻著胡滅唐,雙手粗暴的撕開他的睡袍,就像是一只發x情的豹子,嘶聲的低叫著、縱x情的呻x吟著,壓抑的哭泣著……

今晚,天上沒有星,一輪尖鉤似的月亮掛在天邊,慘白的月色,搗鼓的天地間都顯得那么冷清清。

劉夜明就坐在罕伯爾賓館門前不遠處的路邊一輛吉普車上,跨在車窗的左手中捏著一顆煙。他來到伊拉克已經五天了。在這五天中,他始終在暗地里關注著罕伯爾油田的動向。

阿巴斯,那個家里有著一個非常賢惠妻子和一個可兒子的伊拉克男人,此刻就坐在吉普車的副駕駛上,忐忑不安的望著這個年輕人。雖然這個年輕人說話時很和氣,但憑借他多年在混亂社會中得出的生存經驗來,這個年輕人,絕對是個面慈心狠的主,完全可以和胡先生秦先生有的一拼。

為了自己那賢惠的妻子不在他死后陪著別的男人睡,為了自己那聰明伶俐的兒子不去叫別的男人老爸,阿巴斯只好在接受了他一萬美元后,被迫答應了他的條件。

其實,這個年輕人用給他錢、威脅他家人安全的手段來讓他做的事,并不是什么十惡不赦的大壞事。只是讓阿巴斯幫著他摸清罕伯爾油田的一些事情而已。

今晚,是跟著他第三次出來了,不知道他要求自己帶他來這兒做什么?難道他是那些越南人派來暗殺胡先生的?就在阿巴斯心情忐忑的胡思亂想時,那個年輕人扔掉煙頭,從口袋里掏出一沓綠色的美元大額鈔票,扔在他懷里:“好了,這兒沒你的事了,你可以回家了。記住,以后再見到我后,要裝作不認識我的樣子。”

“好好好,”阿巴斯接住那一些鈔票,連聲的說好。他才不會傻到不聽這個一下就奪了他的槍、再一下就用槍口頂住他腦門的年輕人話呢!有錢可拿,也沒有做出任何危害胡先生秦先生的事,這樣的好事往哪兒找啊?甚至,他在快速跳下吉普車往家跑時,心里還想:要是再有個人來用這種手段威脅自己,那該多好啊……

等阿巴斯跑沒了人影后,劉夜明才推門下車走進了賓館大廳。

胡滅唐身邊的人,現在都被他派到了油田上,所以這兒除了他和阿蓮娜外,并沒有任何吸血蝙蝠的人在這兒站崗放哨。

至于那幾個賓館那些值夜班的員工,在到劉夜明進來時,一開始還用警惕的目光著他。只不過在他很友好的笑了一下后,就不再去關注他了。就像亞洲人阿拉伯人總是覺得他們長得差不多那樣,他們在亞洲人時,也分不清誰和誰的相貌有什么區別。有個員工,甚至還對劉夜明笑笑,叫了他一句秦先生。

‘秦先生’劉夜明笑著沖他們點了點頭,然后邁步走上了樓梯。

胡滅唐和秦玉關在賓館中住哪個房間,阿巴斯已經告訴了劉夜明,所以他直接就來到了胡滅唐的客房門口。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后,劉夜明舉起手,剛想敲門,卻隱隱從好像可能其實就是真的沒關嚴的門縫中,聽到一些挺抵死纏綿的聲音。這個聲音讓他眉頭一皺,停下了敲門的手:難道胡滅唐招x妓了?

劉夜明是在阿蓮娜進了賓館后才來的,所以他不知道此刻在房間里的那個女人是她。但不管他知不知道現在那個在里面呻x吟的女人是誰,現在都不能進去的。要知道撞破人家好事,萬一造成人家陽x痿早x泄啥的,那可是要折壽的……

劉夜明后退了幾步,倚在走廊的墻壁上吸了兩顆煙后,覺得里面也快差不多了,這才先咳嗽了一聲,快步走到門前舉手敲門,很有禮貌的問:“胡滅唐,你們完事了沒有?我現在可不可以進去了?”

人這一輩子,誰都會有失去理智瘋狂一次的機會,就像是佛家常說的善與惡總是在一念之間。

當纏綿的喘息聲慢慢的恢復平靜,空氣中不再有那些異樣的曖昧氣息后,阿蓮娜忽然覺得心里很后悔,更彷徨。她不知道剛才自己怎么了,明明是一個殺掉胡滅唐的絕好機會,可她卻放過了,并用女人最真摯的情感來對待他。

我這算是在做什么?是不是瘋了?一把推開身上的胡滅唐后,阿蓮娜翻身從沙發上爬起,頭都不敢抬起的,急匆匆的穿上衣服,走到洗手間打開水龍頭,用冰冷的水淋著頭,希望自己可以冷靜下來。

秦玉關葉暮雪 https://prpcoin.com/info-67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