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295章 為您服務 回到首頁

第1295章 為您服務
秦玉關葉暮雪第1295章 為您服務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當天晚上八點,通過巴士拉的衛星電視臺,英國駐巴士拉維和官方隊伍的最高負責人,麥克爾中校發表了電視講話。

面對來自世界各地的新聞媒體,麥克爾中校就兩個越南人試圖綁x架英安娜公主的不法行為,對越方提出了強烈的譴責,并聲稱越方要對此事完全負責。同時,他又衷心的對華夏方面表示感謝。正是罕伯爾油田的秦玉關總經理,恰好遇到了綁走安娜公主的那輛車子,經過一番斗智斗勇的激戰后,秦總手下的保鏢,成功的擊斃那兩名叫阮平來、阮平運的兩名越南劫匪,這才救出了身心遭受極大傷害的安娜公主。

最后,麥克爾中校代表正向伊拉克趕來的菲利普斯公爵,向秦總經理發出了熱情的會面邀請……

“這小子,總算是在伊拉克站穩腳跟了。”拿起遙控器將電視關上后,一臉欣慰的李天秀摸起電話:“喂,月明嗎,你率團去伊拉克進行商業考察的訪問任務,明天就會批下來。你們一行人將乘坐包機,于十五號上午九點左右到達巴士拉。同時,你這次的出國訪問,還又增加了一個任務,那就是和菲利普斯親王進行一次非正式的會晤。唉,月明啊,這次你無論如何也要抓住機會,只要協助秦玉關抓牢油田,那就是大功一件啊。”

“好的,我知道了。嗯,嗯,爸爸,再見。”扣掉老爺子的電話后,李月明抬頭著窗外:秦玉關,你這個流氓到底還有哪些能量,是我不知道的呢?不但可以遙控指揮吸血蝙蝠,現在竟然又和英王室掛上了鉤……

十月十五號早上,巴士拉的烏姆卡斯爾港口,秦玉關目送著那艘裝滿原油的希臘油輪駛離港口后,這才長長的舒了口氣,走回停在港口貨場的車里,掏出一盒煙扔給坐在后排的胡滅唐:“胡滅唐,你真的決定了,要把罕伯爾油田以五百萬美元的超低價格轉讓給我?”

“除了這次在華夏為了自保殺人之外,我什么時候和你撒過謊了?再說了,就算是我不給你這些,等我死后也會落在你手中。既然結局已經注定,那我為什么不做的大方些?”胡滅唐點上一顆煙,眼神有些復雜的望了一眼坐在駕駛座的阿蓮娜,淡淡的說:“另外,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

“什么秘密?”秦玉關停住點煙的動作。

“我從博夫將軍留下來的秘密檔案中得知,當初在勘探罕伯爾油田的時候,勘探人員就發現,罕伯爾油田和北魯邁拉油田之間,其實是一脈相連的。”在到阿蓮娜身子有個不明顯的顫抖動作后,胡滅唐低下頭:“按說這個油田其實就應該叫北魯邁拉油田。呵呵,只不過當時正逢薩達姆執政,為了得到俄羅斯方面的支持對抗美英等國,薩達姆官方就默許了這口油井的存在。雖說薩達姆現在已經不在了,但那份合約。”

胡滅唐說到這兒,從懷里掏出一個大牛皮紙信封:“卻是受伊拉克法律保護的,只要你在以后的日子注意和當局搞好關系,他們就算是明知道你偷盜伊拉克的資源,也只能無可奈何的。當然了,和那些錢喜歡旅游的伊拉克官老爺打交道,一味的奉承是不行的,適當的給予他們一些黑色的壓力,還是必須的。這些,我相信你很明白。”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知道該怎么做。”秦玉關伸手接過那個牛皮紙信封,稍微沉默了片刻問:“你要離開伊拉克了?”

“嗯,這兒本身就不討我喜歡,”胡滅唐頓了頓:“其實,我也知道,我這種人去哪個地方也不會討人喜歡的。秦玉關,我還有些事沒做完,再給我最多一年的時間,不管到時候我在哪兒,不用你來找我,我就會找你們做個了斷的。呵,這算是我們之間的最后一個約定,一年之約。”

一年之約?

“聽阿蓮娜說,你已經把控制吸血蝙蝠的那些手段,都移交給她了,”秦玉關把牛皮紙信封裝到口袋,瞟了緊咬著嘴唇的阿蓮娜一眼,說:“嗯,這也算是個另類的功成身退吧,畢竟你的性格和我差不多,不喜歡操太多的心。好,我答應你,給你一年時間,在這一年中我保證,華夏方面不會有任何人找你麻煩。但前提是不許做危害華夏的事,如果你違反這個條件的話,那這一年之期就自動作廢。”

“我現在已經沒興趣再去華夏,”胡滅唐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后推門下車,走到副駕駛的車窗前,再次了阿蓮娜一眼:“記住你曾經答應過我的話。”說完轉身就走。

“嗨!你是不是要去欣疆那邊?”秦玉關高聲喊問。

胡滅唐腳步一頓,但沒有說話,只是舉起右手,背對著秦玉關做了個只有他們兩個人才懂的動作,隨后就向公路那邊走去。

片刻后,阿蓮娜驀然轉頭,望著胡滅唐遠去的背影,忽然覺得這個男人其實很孤單……

由華夏李月明省長帶領的華夏考察團,于十月十五號上午九點,準時乘坐包機抵達了巴士拉機場。

接機的除了巴士拉府主哈菲茲等地方官方官員外,還有從首都巴格達專程趕來的石油部長沙赫斯塔尼,以及罕伯爾油田的總經理秦玉關先生。更是出人意料的是,英國駐伊拉克的高級特使杰利密?格林斯托克先生,竟然也出現在了前來接華夏代表團的人群中,這讓聚集在機場的各國新聞媒體記者,很自然的就浮想聯翩,從而猜測和英國是盟友的美國,會有什么反應,也更加對這次來伊拉克的華夏代表團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當李月明省長走下飛機后,這些記者就舉起了手里的相機,爭先恐后的拍起了照片。

美麗大方而帶有東方傳統含蘊的李月明,親切而又不失嚴謹的和每一位接機者都熱情的握手,當來到站在最后的秦玉關面前時,她先是猶豫了一下,接著就伸出了手。在噼里啪啦的拍照聲中,她微笑著說:“秦總,謝謝你親自來接我。”

“呵呵,李省長,這是我應該做的,畢竟咱們才是一家人嘛。”秦玉關客氣著回答。

某人這句話中的‘一家人’這三個字,聽在李月明的耳朵里后,讓她無緣無故的想起了一些少兒不宜的事,忍不住的白了他一眼,動作有些僵硬的抽回了手。

我沒有說錯話啊,她怎么好像有點不高興了呢?秦玉關有些納悶的了眼李月明,還沒有琢磨過哪兒不對勁,就聽到一個非常非常好聽的女聲,隨著一只雪白粉嫩的小手伸過來說:“秦總,最近你可辛苦了。”

秦玉關抬頭,就見葉暮雪正巧笑嫣然的站在面前,那雙大眼睛里含著有些輕佻的柔情,讓他心里一蕩,連忙緊緊握住她的手,低聲說:“為您服務,永不辛苦,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葉董,今晚我先為您服務一下怎么樣?”

秦玉關葉暮雪 https://prpcoin.com/info-67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