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回 燕歸巢 回到首頁

第一回 燕歸巢
和親公主回來了第一回 燕歸巢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啟動新域名 輸入地址:Μ在一場纏綿的春雨中,李靈幽回到了她闊別十四年的京都。

數月之前,十萬大涼軍攻破羌國王庭,兇如猛虎的攝政王當著李靈幽的面,一刀砍掉了老可汗的頭顱,讓她這位和親十四載的大涼公主,一夕之間成為了亡國的寡婦。

鸞車上悅耳的金鈴聲喚回了李靈幽的思緒,她聽到車外有無數百姓夾道歡呼,清楚那不是為了她,而是為了得勝歸來的大涼軍,但是和記憶中相似的情景,還是讓她忍不住感慨。

“我出嫁那一日,京都的街上也是這么熱鬧,大家都高興瘋了。”

因為兵臨城下的羌國大軍終于撤退了,死里逃生,得保家國,能不樂嗎?

一頭卷發的年輕侍女阿娜爾跪坐在李靈幽腿邊,一邊為她修剪指甲,一邊好奇地問道:“可敦,我聽說大涼先帝有三個妹妹,為什么偏偏派您去和親?是因為您生得最美嗎?”

李靈幽莞爾一笑,輕輕點頭:“是啊。”

十四年前的大涼第一美人,能不美嗎?

秋水為神玉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也只有這樣的傾國之色,才能憑著城樓上那一曲飛仙舞,迷倒了羌國老可汗,不惜撤兵也要得到她。

阿娜爾用一種隱晦而痛惜的眼神望著李靈幽的臉龐,低喃道:“要是您生得平凡一些就好了,那樣嫁給老可汗的就是別人了。”

李靈幽笑容淡去,眼中盡是滄桑:“換作別人,怕是等不到今日。”

和親十四栽,嫁給年紀足以做她祖父的男人,身處在糜亂不堪的羌國王庭中,在群狼環伺下,每時每刻都是煎熬。

她有無數次想要了斷此生,卻無法割舍身為大涼公主的使命,只能丟棄了公主的尊嚴,一日復一日地茍且偷生......

李靈幽又記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心口一陣絞痛,蹙起了眉頭,低聲咳嗽起來,臉頰也泛起了一抹病態的潮紅。

阿娜爾見狀,趕忙掏出懷中玉瓶,倒出一粒鮮紅的藥丸喂進李靈幽口中。

鸞車就在這時候停下了,車外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沉悶又寡淡:“公主,到了。”

李靈幽就著阿娜爾的手喝了一口水,把藥丸吞服下去,撫著胸口順了順氣,遞給阿娜爾一個安撫的眼神,這才把手遞給她,讓她扶著自己下車。

……

雨停了。

永思公主的鸞車停在宮門前,身披甲胄的攝政王站在車前恭候,雄偉的身姿躬出一道不可思議的弧度,身后的將士們紛紛側目。

李靈幽在阿娜爾的攙扶下探身而出,便聽周遭響起一陣吸氣聲。

攝政王目光低垂,只能看到她一身縞素,還有她纖瘦的腰肢,卻看不到她的面容,直到一只瑩白如玉的手遞到他面前,伴著一縷攝人的幽香。

他有一剎那的恍惚,想要牽住這只手,牢牢地握緊它。

“扶我下來。”李靈幽清越的嗓音喚醒了他。

他忍住了那些荒唐又可恥的沖動,抬起手臂,冷硬的鎧甲穩穩地托住了李靈幽柔軟的手掌,沒有分毫僭越。

“微臣恭迎公主回宮。”

李靈幽淡淡地掃了一眼這位蓄著絡腮胡,面目模糊的異姓王侯,沒在意他不合時宜的自稱,抬眼望著面前這座讓她魂牽夢縈的皇宮,腳踩上大涼的土地,終于有一種噩夢結束的真實感。

她沒有死在遙遠的異國他鄉,她活著回來了。

***

攝政王和李靈幽一進宮就分開了,一個去宣政殿面圣,一個去紫宸殿拜見太后。

李靈幽乘坐著肩輿在禁宮里穿行,阿娜爾緊跟在她身側。

幽靜又狹長的宮道似乎走不到頭,李靈幽卻很享受,她不記得有多久沒有這樣輕松自在了。

肩輿來到紫宸殿外,早有人候在這里望眼欲穿,不等肩輿落下,便撲上前去,哭著跪地稽首:“殿下,您終于回來了。”

阿娜爾緊張地擋在李靈幽前面,李靈幽定睛看著跪在地上的宮女,不確定地出聲:“是忍冬嗎?”

忍冬用力點頭,抹著眼淚,露出一張不再年輕的臉。

李靈幽微笑著打趣:“你變樣子了,我差點認不出你。”

她離京那年,忍冬才剛十三歲,是她身邊年紀最小的宮女,也因此被她留在了宮中,只帶了另外三個宮女陪嫁。

李靈幽在心里默念她們的名字,望春,苦夏,思秋......

忍冬仰起頭,癡癡地望著李靈幽:“可殿下一點兒都沒變,奴婢一眼就認出您來了,殿下,望春姐姐她們......都還好嗎?”

李靈幽目光暗淡下來,不知道該如何告訴忍冬,她所惦念的那些姐姐們,都已經香消玉殞了。

忍冬看著李靈幽的神情,忽然意識到了什么,臉色一白,緊抿住嘴唇,又落下兩行淚。

“怪我沒有保護好她們。”李靈幽低語。

忍冬用力搖頭,想說什么,紫宸殿中又走出一名大宮女,先朝李靈幽行了一禮,才出言催促:“永思公主快請進吧,太后都等急了。”

忍冬連忙擦干眼淚,快步來到肩輿前,伸手攙扶李靈幽下地,阿娜爾見忍冬搶了她的先,孩子氣地瞪了忍冬一眼,緊跟在李靈幽身后,進了紫宸殿。

……

紫宸殿上坐著兩位太后。年長的那一位嫻靜溫柔,身穿深青色翟衣,梳著兩博鬢,是先帝正宮榮太后。年輕的那一位明艷端方,身穿玄底織金翟衣,滿頭珠翠,是小皇帝的生母殷太后。

兩位太后望著殿門,看到一襲素白款款而來的纖弱女子,不約而同地呆住了。

李靈幽沒有向兩人行禮,只是安安靜靜地停在她們面前,任由她們端詳,她知道她們在詫異什么,無非是她這張臉,不似她們想象般的衰老。

榮太后最先回過神,立即起身上前,一把攥住了李靈幽的手,哽咽道:“永思,你回來了,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李靈幽目光落在榮太后鬢角的銀絲上,輕喚了一聲:“嫂嫂。”

榮太后連連應聲,將她攬進懷里,李靈幽靠在她肩頭,目光轉向陌生的殷太后。

她離京那年,宮中還沒有這號人物,皇兄不戀女色,與皇嫂十分恩愛,他們年長她十多歲,對她百般疼愛,于她更像是父母。

殷太后對上李靈幽的目光,只是大方地朝她笑笑,并不打斷她和榮太后敘舊。

榮太后哭訴:“你皇兄三年前駕崩了,沒能盼到你最后一面,他彌留之際還念叨著你的名字,問我你會不會怪他……”

李靈幽撫著榮太后的后背,柔聲安慰:“嫂嫂別哭,日后我去祭拜哥哥時,自會當面告訴他,我不怪他。”

榮太后好不容易止住了淚水,拉著李靈幽坐在一處,同她介紹起殷太后:“這也是你嫂嫂,在你和親第二年進的宮,同你一樣年歲,比你還小兩個月。”

這話說地不大客氣,殷太后卻不介意,玩笑般開口:“何止哀家比永思公主小,連御王也小她兩歲呢。”

李靈幽目光閃了閃,殷太后口中的御王不是別人,正是領兵滅了羌國,護送她回京的那位異姓王,也是眼前這位殷太后的親兄弟。

外戚封王且攝政,于大涼皇室并非什么好事,可實屬無奈之舉。她遠在羌國王庭時,就不少耳聞御王兇名,此人橫空出世,十年間先后收復了燕云十六州,又接連滅了大涼西南的六詔國,大涼西北的毗羅國,最后一舉攻克了羌國。

若非有這位驍勇善戰的御王,殷太后恐怕還坐不上這太后之位。

李靈幽:“說到御王,還要多謝他護送我回京,不然我也見不到兩位嫂嫂。”

榮太后握著李靈幽的手忽然用力,殷太后正色道:“公主為君,御王為臣,護送你本是分內之事。”

李靈幽笑笑不語,她可不會把殷太后的話當真,如今整個大涼,敢讓御王俯首稱臣的,也只有小皇帝一人而已。

“不知我何時能見到陛下?”李靈幽還沒見過小皇帝的面。她和親第四年,小皇帝才出生,她和親第十一年,皇兄駕崩,小皇帝七歲繼位,今年將滿十歲。

榮太后沒有應承李靈幽,而是看向了殷太后。

殷太后為難道:“御王大勝歸朝,陛下要犒賞三軍,還要跟群臣商議如何安頓羌國子民,這一時半刻怕是抽不出空來見你。”

榮太后面上浮起一絲冷笑,被李靈幽捕捉到了,她早想到兩位太后之間不和,眼下顯露出的只是冰山一角。

殷太后這番話說得冠冕堂皇,李靈幽卻聽出了她是在推托,小皇帝尚未親政,朝中諸事皆由御王代理,再忙也不至于抽不出空來見她一面,不過是因為殷太后不想讓她們姑侄親近罷了。

李靈幽心如明鏡,倒不強求,又同榮太后聊了幾句這些年京都的變化,便露出體力不支的樣子,掩著嘴打了個哈欠。

殷太后見狀提議:“公主累了吧,不如先在宮中休息一晚,明日再回公主府。”

身為先祖皇帝最寵愛的女兒,先帝最疼愛的妹妹,李靈幽九歲那年,就在宮外擁有了她的府邸,可她長到十六歲僅在公主府住過一夜,因為父皇和皇兄舍不得她,她便一直留在皇宮。

今時今日不一樣,父皇和皇兄都離去了,這宮里已不再是她的家。

李靈幽心中悵然,點頭答應了殷太后今晚住在宮中。

榮太后欲言又止,瞥見殿門前那一對擺放了許多年的牡丹花瓶,終究沒有開口。

李靈幽好似沒察覺榮太后眼中的愧疚,帶著阿娜爾和忍冬告退。

:瀏覽器模式如果不顯示章節內容,點擊刷新,找到底部設置菜單,進入設置菜單里點擊退出暢讀模式即可高速免費,所有瀏覽器暢讀模式都會影響顯式盡量退出暢讀模式,體驗更好!^首^發~我的書城網【催更】【求書】【請在評論里留言】:瀏覽器模式如果不顯示章節內容,點擊刷新,找到底部設置菜單,進入設置菜單里點擊退出暢讀模式即可高速免費,所有瀏覽器暢讀模式都會影響顯式盡量退出暢讀模式,體驗更好,,

和親公主回來了 https://prpcoin.com/info-90832/